第三十六章 父子夜谈(3)

    岳方兴闻此也是色变,他受原书影响,对刘正风有些同情,又想着要对抗嵩山派,救了刘正风不正好能结好衡山,更好地对抗嵩山,哪知五岳剑派与魔教之间的仇恨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但他谋划了许久,哪能就此放下:“难道我们要坐视刘师叔被嵩山派所杀,左冷禅威望更盛?那他要合并五岳还如何抵挡?”

    岳方兴心急之下,连左冷禅的名讳也叫了出来。他早就把嵩山派视作敌人,一直在心里直呼名号,如今说出口也没有察觉。

    岳不群斥道:“没大没小,左盟主的名讳岂是你这小辈随意呼喊的,若是被外人听见了,还不说我华山派弟子没有教养,何况这刘正风自找死路,左盟主如此行事是大义所在。”

    岳方兴还是有些不甘心:“那刘师叔的弟子、家人犯了什么错,也要一起丧命?”

    岳不群道:“胡说些什么!谁说要害他们的性命了?我五岳剑派是名门正派,岂能像魔教祸及家人,刘正风固然该死,他的弟子、家人若与此无关,当然不会有事。”

    岳方兴听了精神一震,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可我听说左盟主这次打算以刘师叔弟子、家人相挟,要他害了魔教长老。”

    岳不群沉吟道:“左盟主此举虽然有些过了,却是为我五岳剑派考虑,若是刘正风能迷途知返,我五岳剑派还能接纳他。而且焉知刘正风的弟子、家人中没有与魔教相交的,或许已被左盟主得知,你不是说那曲非烟经常进出刘府吗?她一个小女孩,自然是找同龄人玩的。”

    岳方兴打起精神,说道:“不然,刘师叔何等人物,绝不会背叛衡山派投靠魔教,否则就不会自己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那魔教长老纵然与他相交,也不过是两人之间的事,刘师叔的家人、弟子多半不知他的身份,如果就此丧命,岂不可惜?”

    岳不群见他如此不依不饶,斥道:“他们是否知情,你又如何得知?若是当真不知,难道我们在场的三派就任由他嵩山派为所欲为不成,到时自会阻止。”

    见岳方兴好像还要纠缠此事,岳不群说道:“好了!此事就这样定了,你放出剑谱难道就因为此?”

    岳方兴见父亲态度软化,本来还欲继续争辩,扩大成果,听到这话顿时没了底气,嗫嚅道:“儿子本来想着放出剑谱后,左盟主定然会派人前去争夺,急切之间定要会就近调遣人手,那样对付刘师叔的人可能就少了。如今看来,好像多此一举。”

    岳不群感觉有些好笑,气道:“难道就为此事?你可知会在江湖上惹出多大的风波?”

    岳方兴小声道:“这在原本的规划里也不算是小事了,而且只要我华山派小心行事,这次再大的风波又与我们何干,那些人要争夺剑谱是自己贪心,若有死伤也怪不得谁。”

    岳不群闻言,厉声道:“我一直道你心细,怎的一年多未见,就变得如此莽撞?还这般挑动江湖纷争,我平日里教你的东西都到哪里了?”

    岳方兴闻言心中警醒,仔细想想这次行事,确实有许多疏漏:是啊!我这是怎么了?这次针对刘正风之事的谋划,漏洞百出不说,还全然没考虑好后果?若非行事小心谨慎,说不定连自己都陷进去了。

    岳方兴仔细反省,才发现自己虽然一直认为融入了这个世界,但心底还是有一种冷眼旁观游戏人间的心态。毕竟重生之事实在太过玄奇,还是一个小说中的世界,他内心其实一直潜藏着一种不相信的心态,在华山时见的都是熟悉的人物,没有表现出来。但这次下山遇到了许多不熟悉的人,却不自觉的将他们当成了游戏中npc一类,并没将他们真正视为活生生的生命,不然上次放火就不会没有想万一火势控制不住周围人家又当如何?这些都是他本来应该考虑的,却全然没有理会。就是传林平之功夫和救下他父母,还有想要救刘正风,仔细想想也是对原书中他们遭遇的同情,抱了一种救世主的心态。

    这番细想之下,岳方兴顿时冷汗淋漓,没想到自己心态还有这问题,若非父亲提醒,一直抱着这种思想的话,说不定以后做的错事会更多,闹出更大的风波。而且万一遇到武功、智谋都高绝的人物,稍有差池还不被玩的连渣都不剩。看来以后不能仗着先知优势胡来了,不说自己的到来给事情带来的影响,就是一切不变,许多表面现象下隐藏的真相也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就说的清楚的,遇事一定要仔细分析才行。

    想通这一点,岳方兴又仔细思考此次得失,他这次思虑不周,已然引出了江湖风波,还险些为华山派带来大祸,不过幸而最终谋划还未展开,还来得及挽救。同时收获也不小,《辟邪剑谱》的内容在脑海中可不是假的。先知的优势虽然不是万能的,但同样巨大无比,不说别的,各种信息的掌握就无人可比。

    岳方兴脑海略清,又想道:奇怪啊!父亲这次怎么对此事如此敏感,还骂我挑动江湖纷争,他虽然被称为“君子剑”,以前也没这么在乎他人性命啊!

    猛然想起一事,岳方兴喜道:“恭喜爹爹领悟浩然之势,养吾剑法大成!”他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样才能说通父亲的变化。

    岳不群闻言轻抚胡须:“被你看出来啦!为父这两年略有所得,前段日子已经突破了最后一步。”这是他这些年来进展最大的方面,对此颇为自得。(http://.)。

    岳不群走到如今这一步,可以说是相当不易,当然能够自得。其实以他的天资来说,虽然还算不错——不然不会被收入华山派,却称不上什么天才——否则早就在气剑之争时被剑宗重点照顾了,能不能活下来还不好说。如今能够修成一身高深内功,还是因为遭逢大变后心性变得沉稳,能够静得下心的缘故。但受资质所限,内功达到一定境界就停滞不前了,这也是岳方兴那极不完善的易经十二式就能让对他产生很大作用的原因。

    本来事情也就如此了,但两年前岳方兴在古墓石室中得了九阴真经残篇,其中的易筋锻骨章却给他带来了又一次蜕变的机遇。想那黄裳四五十岁方才习武,经脉骨骼早已定型,却修出了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这易筋锻骨章可以说妙用非凡。岳不群修习此功之后,本身资质多有改善,紫霞神功虽未再做突破,却也又有进展,功力愈发深厚的同时控制愈加如意,不下于当世任何高手,他心中更有底气。这时令狐冲也又有突破,岳不群高兴之下,也算放下了多年来压在心上的大石,华山派传承总算没有在他手中断绝,如此放下压力之下,终于让他领悟了浩然之势,养吾剑法达到大成。

    岳方兴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内情,也猜得出来一些缘由,既为父亲这么多年来独自承受压力心酸,又为父亲的突破高兴。领悟了浩然之势,可以说内心定然认同浩然正气,总算彻底放下了原书中说他是伪君子的担忧,诚心诚意地贺喜道:“恭喜爹爹武功大进!”

推荐阅读: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山神游戏仙缘无量真仙 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