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父子夜谈(4)

    “不知爹爹如今与左盟主相比如何?”岳方兴问道。【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岳不群敛去喜意,面色凝重,沉吟半晌,方道:“左盟主的才智我向来极佩服的,他整合出快慢十七路嵩山剑法,剑法早已大成,如今我虽然养吾剑法大成,但想来也只能守住而已。不过他嵩山派心法远不如我华山,左盟主虽长我些年岁,近些年又自创出一套内功,但威力如何却也难说,因此内功这一点,他最多与我相当。若真个交手,胜负实在难说。”

    岳方兴点头赞同,养吾剑法善守,自保无虞,但克敌制胜也难!而父亲岳不群虽然紫霞神功突破,又得易筋锻骨章之助功力更加深厚,但毕竟时日尚浅,没有进一步突破。而左冷禅比他大了十多岁,又自创出寒冰真气,功力着实不低,是实打实的正道三大高手之一,原书中连任我行这老魔头都吃了他的大亏。

    不过纵然如此,两人如今已是同一层次的高手,岳不群落败也难。岳方兴见父亲武功如此精进,心中更加自信,觉得自己多年来筹谋的复兴华山的计划也是时候说出来了,上前一步,问道:“敢问爹爹平生志向?”

    岳不群道:“哪有什么志向,只要保住我华山传承就好。”看了岳方兴一眼,说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出来,不要拐弯抹角的!犯了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还年轻,不要畏首畏尾。”

    岳方兴嘿嘿一笑,说道:“儿子这些年来一直思索如何复兴华山,如今也算有些浅见,还请爹爹指教!”

    岳方兴清了清嗓子,说道:“先从武林形势说起,正道之中少林向来为武林领袖,数百年来众所公认;少林之后,便是武当;其次是昆仑、峨嵋、崆峒诸派,我五岳剑派若分开来说,还要排在其后。只是我五岳剑派联盟行事,因此纵然与少林、武当相比,也不为弱,要不然当年也不会……”

    顿了一下,岳方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将这一段跳过:“五岳剑派中,嵩山派和少林寺比邻而居,一个在太室山,一个在少室山,两派之间素来有些龌龊,不过嵩山派实力弱小,因此少林也能容忍。不过自从五派联盟歼灭了魔教十大长老,虽然损失惨重,但在江湖中也是声势大震,嵩山派也很是得了些好处。本来若是如此也就罢了,但上次五岳会盟,左掌门得了盟主,一下子声势大增,这下两派关系就又复杂了。”

    “常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眼看嵩山派就要崛起,少林自然不能任其发展。而嵩山派呢?虽然左掌门当上盟主后这些年发展很快,但因少林这个庞大邻居,也多受掣肘,可以说两派定然无法共存。左盟主如今要合并五岳,想来也是感觉到形势紧迫,支撑不住压力,想要合五岳之力,与少林抗衡。”

    “但少林岂会不知左盟主的谋算,而武当等派想必也不愿武林中出现一个遍布东西南北中的大派,定然多加阻挠。不过如今魔教势大,邪道高手也多为其所控,少林、武当等派又都不想直面魔教,因此多半不会与嵩山派直接冲突,因此为了阻止左盟主的野心,他们必然会扶持五岳剑派内部反对并派的力量,让五岳合并之事自行流产。”

    话题一转,岳方兴又道:“再说我五岳剑派内部,泰山、衡山、恒山三派虽然目前实力都强于我华山,但泰山派天门道长还受到派中长辈掣肘,多有不便;衡山派莫大师伯常年流离在外,连本派都不能完全归心;恒山派定闲师太又是女流之辈,难以服众。三派之中实无可以抗衡左冷禅之人,而且正因为他们门派实力强大,焉知他们得势之后,会不会又打起五岳并派的主意?诚为可虑!”

    “而我华山则不然,爹爹武功才智均不在左盟主之下,华山又弟子稀少,无力合并五岳,自然无法威胁到少林、武当。因此只要爹爹稍微展露实力,显出对抗嵩山派的意图,那少林、武当等派多半会支持我华山派对抗嵩山派,以此阻止五岳并派,甚至推动爹爹当上五岳盟主。这样一来,我华山派就可趁机发展,积蓄实力,纵然不能成为少林、武当那样的大派,但使华山重新恢复当年盛况还是极有可能的。”

    岳不群一直听岳方兴所说,也不打断,踱步沉思良久,问道:“少林当年暗算我华山,如今又怎会和武当等派助华山对抗嵩山?万一我华山展露对抗嵩山的意图,它们坐看我等与嵩山争斗,那当如何是好?”

    岳方兴自然对此早有考虑,回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我华山本就为武林六大门派之一,又为五岳剑派盟主,少林出手暗算也不为怪,但如今华山衰微,嵩山势大,而且近在眼前,少林支持我华山也极有可能。何况左盟主欲合并五岳,是要以嵩山派为主,断了其它四派的传承,我华山派迟早要和他对立,如今不过是主动求存而已。而且泰山、衡山、恒山三派也不见得会同意五岳并派,若见左冷禅对我华山下手,多半会因唇亡齿寒相助我华山。”

    “唯一可虑的是左盟主见我等展露意图,可能先行对我华山下手,趁其它三派还未决定就先发制人。不过嵩山派想必不会倾巢而来,以爹爹如今的实力,再加上娘亲、大师兄和我,纵然不敌,应该也能自保。”

    岳不群缓缓抚须,觉得有些道理,但还是不能拿下主意:“此策虽好,但风险甚大,而且其它门派都不可靠,纵然联手,一旦有事也来不及救援。稍有不慎,我华山二十多年努力就可能毁于一旦,还是以后再说吧!”

    岳方兴心中叹息,他此策完全是根据原书中形势发展分析而来,可以说是思考多年,没想到开头就如此不顺。(http://.)。好在如今形势也不迫切,能得到这个结果也不错了,他此时说出来主要目的还是给父亲提个醒,让他知道嵩山派要动手了,又道:“就怕我华山不动,嵩山派却等不得,如今刘师叔虽然自己行事有亏,但左盟主肆意插手别派事务,殊为可虑,一旦成功,焉知他不会插手我华山内部纷争,再谋合并五岳。”

    “华山内部纷争?”岳不群听到这话,一时没有想到华山内部还有什么纷争,有些疑惑地道。

    岳方兴冷冷吐出两个字:“剑宗!”

    岳不群悚然一惊,想起一事:气剑之争时气宗准备充分,突然发难,剑宗则措手不及,并没有调集全部人手,此战之后气宗虽然获胜,但也元气大伤,无力追捕剑宗流落在外的弟子。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一直出现,但也不会无缘无故死去,多半还在世间,若是有五岳盟主支持,焉知他们没有重启气剑之争、夺回掌门的心思?

    想到这个可能,岳不群顿时心绪难平,今日他听到的虽多,但还是以此消息为最,也是最为紧要之事,一时心中千头万绪,再也容不下其它事情。见夜色已深,岳方兴仍在跟前,挥了挥手,让他自行休息。至于《辟邪剑谱》,如今多有不便,还是回华山再研习。

    岳方兴见目的达到,也没有其它要事,见父亲如此,躬身退出,回自己房间去了。

推荐阅读:山神游戏仙缘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无量真仙 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