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同修辟邪(1)

    岳方兴正要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忽然想到:这《辟邪剑谱》出自《葵花宝典》,是太监所创,我修炼阳气上浮,不知女子修炼怎么样,不如让曲非烟试一下。【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反正她如今功力还低,而且有自己在一旁护着,即使有事也没什么妨碍。

    当下岳方兴道:“是我新得的一篇法门,还没揣摩好,你要试一下吗?”

    曲非烟眨了眨眼睛,问道:“厉害不厉害?”

    岳方兴微笑道:“练这功夫的人有一个曾经打遍黑□道无敌手,还有一个号称天下第一,你说厉害不厉害!”他说的是林震南和东方不败,虽然东方不败练得是《葵花宝典》残篇,但《辟邪剑谱》本就出自葵花宝典,两者可以说并没有多大区别,特别是这练气功夫。

    曲非烟拍手惊叹道:“天下第一!这么厉害,大哥哥快交给我吧!”

    岳方兴道:“哪有那么好练的,我教你几道入门口诀,你先试试。”当下将《辟邪剑谱》练气口诀说了几句,又给她细细讲解。

    曲非烟记住揣摩一下,依言运功。岳方兴在一旁看护,以免出现什么意外状况。

    曲非烟刚刚盘膝坐下,运转功力,不一会儿就睁开眼来,说道:“好热啊!大哥哥,你这是什么功夫?我练不下去。”

    虽然只是一小会儿,但岳方兴已看出她脸色红扑扑的,额头还隐有汗迹,的确是身体发热的迹象,心想:男子属阳,女子属阴,这《葵花宝典》的创始人是太监,但仍是男子,功法是从阳脉走的,曲非烟练习身体发热也是正常,不如让她反过来从阴脉开始试试。

    当下岳方兴将口诀中涉及的经脉由阳脉改为阴脉,让曲非烟再行修炼。

    曲非烟听到口诀,略一对照,自然明白几分,问道:“大哥哥是不是拿我试验啊?你是怎么练的?”

    岳方兴有些尴尬:“这功夫我也没练成,只好都试一下了,你若是不愿也没关系,我再想想办法。”

    曲非烟嘻嘻一笑,也不追问,重又盘膝坐地,修习起来。

    岳方兴见他如此,心下微微感动,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信任她,更加小心地在一旁看护她运转真气。

    过了一会儿,岳方兴见曲非烟一直闭着眼,也没什么动静,心想:难道她这样还真修成了?不过看她脸色怎么越来越红了?莫非又出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岳方兴运起功力,向曲非烟传去,打算镇压她的真气,强行唤醒她。

    这时曲非烟忽然睁开眼来,红着脸小声道:“大哥哥,我还是练不下去。”这次她声音低了许多,浑不似以往模样。

    岳方兴心里奇怪,练不下去怎么还花了这么长时间?问道:“那你什么感受?”

    曲非烟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其实她刚才运转也不到一周天就停了下来,只是身体出了状况,让她不好意思。

    岳方兴有些奇怪,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发现她虽然脸红扑扑的,但额头却不热,反而有些凉,疑惑道:“不热啊!”

    曲非烟犹犹豫豫地支吾道:“我身上凉,但心里却热得很。”

    岳方兴想起自己的情况,顿时明白过来,明白她为什么不想说了,原来小姑娘是起了欲念,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怪不得一直不动,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

    曲非烟长年随着爷爷漂泊,经常出入各种三教九流的场所,妓□院自然也不例外(前些天她就把令狐冲送到了妓□院养伤),因此虽然年龄小,却也知晓男女之事,方才她甫一运功,就感觉到一股阴森真气随之产生,同时心中绮念繁生。她也算有些常识,知道情况不妙,立时脱离运功状态,却又不好意思醒来,就一直装着运功,直到见岳方兴伸手探来,才睁开眼来。

    曲非烟悄悄看岳方兴脸色,知道他明白自己所说,顿时大羞,面色更加红了,不时偷瞄岳方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岳方兴却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思索《辟邪剑谱》如何修习,从曲非烟的情况看,这《辟邪剑谱》反着练也是有效果的,不过修出的是截然相反的阴性真气,而且同样会起欲念和欲火。欲念倒是好解决,即使不能凝神守一,也可以用移魂**神游物外,但欲火却不同,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如果降不下去可能真会伤身,这样看来修习的关键就是消去这股欲火。

    岳方兴想了许久,对曲非烟道:“我又想到一个方法,你还愿意试吗?这次我们两个人一起来。”他思来想去,还是得阴阳调和才行,因此打算和曲非烟一同修习。

    曲非烟不知道在想什么,低声道:“你说什么我都愿意。”

    这话大有歧义,不过岳方兴沉浸于自己所思,也没有听出她话里的其它含义。他盘膝坐在曲非烟对面,伸出双手,说道:“伸出双手,和我双掌相对,待会儿我将真气传给你,你按照方才的口诀运转一周,然后传回来,若是运转不下去也不要硬撑,这次也只是试验。”

    曲非烟虽然不知道小脑袋中在想些什么,但也知道练功要紧,连连点头应是。

    当下两人双掌相对,岳方兴分出一股真气,按照《辟邪剑谱》上的法门在体内运行,压住心中绮念运转半周,然后透过双手将这股已经燥热的真气传给了曲非烟。

    曲非烟感受到手掌中传来一股燥热的真气,强忍着灼热之感,在体内运转。她本来想着要尽力做好,谁知真气方转动起来,她心中又起绮念,再也运行不下去,真气也开始散乱。她闷哼一声,已然受了冲击,若非岳方兴小心翼翼只分出了一小股,可能就受伤了。

    岳方兴感受到此,心中一惊,若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这小姑娘受伤,那自己罪过就大了,急忙停了下来,帮助曲非烟驱散方才那股燥热真气。

    好在这股真气很少,曲非烟自己就驱除了出来,没一会儿就恢复了。

    岳方兴有些无奈,看来这《辟邪剑谱》不是那么好修成的,只能以后再想办法了。

    曲非烟看岳方兴脸色,见他有些沮丧,心中不安,向他说道:“大哥哥,这不怪你,都怪我。”

    岳方兴道:“不怪你,是我的方法不对。”

    曲非烟虽然害羞,还是决定道出实情:“大哥哥,方才我是想到了你,真气就乱了。”

    岳方兴听到这话,微微一怔,旋即苦笑,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原来这小姑娘竟然想到了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到了什么场景,心中微微有些异样。

    不过岳方兴只是脑海中转了一转,旋即又思索起武功来:如此看来,这个方法倒还不能判定失败,上次失败可以说是实施不利所致。

    想到这里,岳方兴向曲非烟问道:“方才你自己运转口诀运转了多少,能把真气传给我吗?”

    曲非烟说了出来,这会也不害羞了,大大方方地道:“我也不知道,我一运转真气就想到你。”

    岳方兴这下有些为难了,看来自己这方法虽然有可能,但却无法试验了。(.)。

    曲非烟看他脸色为难,小心说道:“大哥哥,怎么样?”

    岳方兴将情况说了一下,又介绍了自己的想法,说道:“如今也不知道能否在你顺利体内运转半周再传出来,我传给你的真气你更不能运转一周,这样就没法子进行了。”

    曲非烟道:“我可以用你教我的移魂**神游物外啊,这样就不会想到你了。”

    岳方兴摇头道:“这点我也想过,但用移魂**无法感受自己身体的状况,什么时候超出身体承受的极限就不好说了,不仅有可能伤了经脉,还有可能破坏了你体内的平衡,万一烙下病根就不好了。”

    曲非烟道:“没事,我不怕,反正有大哥哥在,一定会护着我。”

    岳方兴苦笑道:“我那时自己都要小心平复心神,哪能一直护着你?”

    曲非烟听他如此说,想了一会儿,正色道:“大哥哥,我知道你爱护我,不过这功夫我们还是再试一下吧,不然我什么时候才能为爷爷报仇呢!”

    岳方兴虽然不肯,不过曲非烟不知为何一直缠着不放,心想若是自己快速平复心神的话,也能稍微照应她,最终答应下来,但也提醒曲非烟要小心注意,稍有不对就立即停止。

    当下两人平复心绪,双掌相对。曲非烟运起移魂**,神游物外,这次倒是很顺利,真气在她体内运转半周半周后传给了岳方兴。

推荐阅读:游戏仙缘山神无量真仙 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