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神入射雕

    宋宝庆三年(金正大四年),西夏国灭。【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是年七月十二日,成吉思汗病逝,有流星坠于青州,时人以为异事。

    自金国与蒙古大战,青州汉人便揭竿起事,以潍州人李全为首,占了不少地方,号称“忠义军”。蒙古听闻之后,深恐忠义军坐大,派兵前来剿灭。双方大战数场,李全被蒙古大军围困一年,无法得脱,最终投降,由此大战方歇。

    经过一番大战,青州城外,一片残垣断壁,死尸散布于地,无人收拾,真可谓赤地千里。

    突然,死尸中间,一个看似十一二岁的小孩儿慢慢坐了出来。只见他微微睁开双眼,望着这片惨景,又看看自己的小手小脚,呢喃道:“我这是……又穿越了?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幅情景?”

    此人正是岳方兴,他当日突破之时,不慎走火入魔,真气化神。心有不甘之下,奋力挥出一剑,之后便再无知觉。再次醒来,便见到了如今景象。

    过了一会儿,岳方兴已彻底清醒过来,他思索一番,却未察觉到身体的原主人留给他什么记忆,也摸不清如今到底是什么年代,又是状况。

    想着想着,岳方兴肚子“咕咕”叫了起来,腹中十分饥饿。他感受到此,奋力爬动,想要找些吃的,却觉身体毫无力气,而且这一动之下,前胸后背,都是疼痛之极。岳方兴低头一看,只见胸前有一道半尺长的口子。似是被刀砍伤,虽不深入,却还在渗着鲜血。

    岳方兴忍住疼痛。解下衣衫,想要包扎一下,又见衣服上有一个十分明显的马蹄印记,显然是被马踏了一下。他叹了一声:如此伤势,怪不得这具身体的前身会死去了。别说他一个小孩子,就是大人也承受不住啊!也不是是什么人,竟然对一个小孩下此毒手。

    感受到自己的体力不断流逝。岳方兴知道不能耽搁,必须尽快补充体力才行。他草草包扎一下,深吸一口气。奋力爬起,在周围尸体上摸索起来。他看得出其中几人带着包裹,可能会有些吃的。

    果然,岳方兴从其中摸到了几个饼子。又寻到了一些清水。他就着吃了下去。总算恢复了一些体力。

    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势,岳方兴皱了皱眉,如此伤势,仅靠自愈是不行的,必须要寻些药才好,否则累积之下,说不定便会造成难以治愈的暗伤,对于以后修习武功。可是大大不利。他上一世身死之时,已然察觉到了自己体内状况。这一世可不能重蹈覆辙。不过他如今情况,却是难以行动,还得恢复一下才是。

    岳方兴运劲点了几下,彻底封住伤口,然后运起吐纳之法,恢复精力。他如今虽然体内没有真气,却也可以用呼吸之法吐纳调养,恢复气力。

    过了一会儿,岳方兴已然恢复了许多,精神更加旺盛。突然,他似乎听到几声悉悉索索的声音。抬眼望去,只见一群野狗在死尸中扒着东西,还有几只对着他虎视眈眈。

    岳方兴见此情景,顿时心中一惊,没想到自己如今不但失了真气,连警觉也丢了不少,若非这些狗发出声音,只怕他还真有可能命丧狗口。眼见这几只野狗逼近过来,他取出几枚刚才翻到的铜钱,运劲屈指弹出。他此时劲力虽小,准头却很不错,这几下尽数打在那几条野狗的柔弱之处,将它们远远惊走。

    “此非久留之地,还是尽快离开为妙!”岳方兴心中想到,万一这群野狗一起扑来,他可难以抵挡。他找了一根断枪,当做手杖,拄着慢慢离开。

    到了旁边一处小树林中,岳方兴停了下来,在周围布下一些警戒,还简单设了几个陷阱。他并未远离,不但是因为自己气力不足,还担心他周围尸体被野狗吃掉。这些人看衣着、服饰,似乎是这具身体的亲人,他继承了这具身体,当然要将他们入土为安,也算略尽心意。

    岳方兴在此盘膝坐下,继续休息养神,恢复气力,还不时驱赶靠近那几具身体的野狗。过了小半日,他已经恢复了许多,感到腹中饥饿,便引了一条比较肥硕的野狗过来,用断枪打死,升起火堆,烤了起来。如今他身受重伤,正要吃些肉食来补。

    “师父,那边似乎有活人!”岳方兴烤了两条狗腿,正食用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抬眼望去,几个道士快步走了过来。

    如此陌生之地,形势不明,岳方兴不敢放松警惕,他小心站起身来,拄着断枪,看向几人。

    “小兄弟别怕,我们是全真教的道士。你是哪里人氏,可否需要我们帮助?”几人中一个较为年长的道士走了过来,向岳方兴道。看他言行,似乎是旁边几个年轻道士的师父。

    岳方兴摇了摇头,说道:“我刚刚醒来便在这里,头脑中却忘了许多事情。敢问道长如今是何时?此地又是何方?”他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往事,是以推脱不知。

    那道士见他如此,也不追问,说道:“如今是宝庆三年,此地乃青州城外。小兄弟如今在此,想必是受了兵祸吧?唉!如今金国倾颓,却又有蒙古兴起,想那李全也是一代豪杰,如今落得投降蒙古。唉!”那道人连叹数声,向岳方兴道。

    “小兄弟是受了伤吧,不如随我到附近观里一坐,也好治疗一番。”那道人又向岳方兴道。

    岳方兴听得金国、蒙古,又听到他说李全,知道如今是金灭蒙兴之时,全真教也是在此时兴起。他心中想起一个念头,正想再问,却怕平白惹人怀疑,见这道长说请他到附近观里居住,说道:“如此就有劳道长了!”又道:“我虽然记不得什么,但那几位似乎是我的亲人,还请道长帮忙安葬一下!”

    那道人闻言,也不推脱,当下安排几个弟子,将野狗驱散,又将那几人抬来,开始在旁边挖坑。他自己则伸出手来,为岳方兴查看伤势。

    岳方兴见这些人如此作为,心下暗赞:怪不得全真教能在这时兴盛,看眼前这道人的行为气度,当真让人心生好感。眼看对方伸出手来,要为自己把脉,岳方兴也不推脱,伸出手让对方查看。他看得出眼前道人身怀武艺,而且还颇为不俗,自己不过一小小孩童,又身受重伤,不值得他用什么心机。

    那人把脉静听一番,又看了看他的伤口,微微点头,说道:“小兄弟也练过武艺吧,你这伤并无大碍,只要调养一段时日,必可痊愈。”他看得出岳方兴伤势虽重,体内却恢复了生机,是以如此说道。

    岳方兴苦笑道:“我如今也就记得一些家传武艺了,倒是让道长见笑。”话锋一转,又问:“敢问道长尊号!”

    “贫道俗家姓范,道号玄通子,如今在上清万寿宫居住,听闻青州战乱,是以到了此地。”那道人微微一笑,说道。

    岳方兴听到这个名号,略感耳熟。他仔细回想一番,顿时知道了这人是谁,勉强躬身拜道:“原来是广宁真人门下,小子失敬!”他上一世在华山派,自然知道这位华山派祖师郝大通的高徒,不过这人一直在山东活动,并未去过华山,是以华山派也记载不多,岳方兴只是略有了解。这人虽然也算华山派祖师之一,他自然极为尊敬。

    玄通道长见他如此,急忙将他扶起,见他喘息连连,又为他渡过一股真气,助他恢复。又道:“可是想起了什么?”他知道自己名号,以为他想起了一些事情,是以问道。

    岳方兴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想起曾经听说过道长,其它还是有许多记不起来。”他不愿多谈此事,问道:“不知郝真人可否来了山东?”

    “家师近年来一直在终南山重阳宫,贫道也有数年未见恩师了。”玄通道长说道。又补充道:“自从四年前谭师伯被西毒欧阳锋打死,家师一直在苦修武艺,唉!”说着他又是连连叹气。

    岳方兴听到“西毒欧阳锋打死谭处端”,顿时知道了这是什么时候,他还欲再问,便见一个年轻道士跑了过来,举着一个旧钱袋道:“师父,你看!”

    玄通道长听到此言,却并不接过,而是让他递给递给岳方兴,又向他道:“看来小兄弟是姓方了?”那钱袋上面,绣着一个“方”字,歪歪扭扭,不成样子。

    岳方兴伸手从年轻道士手中接过,也是看到了这字,说道:“我姓……方,名兴!”他说着已经想起了前两世,微微叹了口气,心绪颇为复杂。如今又是一世,重新回复了方姓,当真是一个轮回。

    玄通道长见他又想起了一点,心中略感欣慰。见他似乎陷入回忆之中,也不打扰,就在一旁看着。又过了一会儿,那边已经挖好了大坑,玄通道长才叫醒方兴,让他再去祭拜一番。

    方兴也不知道这些人中究竟哪一具是这个身体的父母亲人,又或者全都不是,但他还是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祷念一番。然后他捧了一把土,洒到他们身上,才由几个全真弟子将他们埋葬。

    之后玄通道长又用长剑削了一块墓碑,刻上几个大字,以作标记。然后才让几个弟子扶着方兴,离了此地。(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游戏仙缘山神无量真仙 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