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人间莫愁(二)

    “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好名字!好名字!”方志兴虽然早就知道她的姓名,却也只能故作不知,毕竟如今李莫愁声名未彰,江湖上知道她闺名的还真不多。不过听到她让自己如此称呼,还有她的动作,方志兴却也听出了其中隐藏的一些含义。

    “不知莫愁这几年去了哪里?怎么惹到了五毒寨之人?”方志兴问道。对于她话中的其它含义,则避过不言。

    李莫愁见他相问,当下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说了出来。她这几年到是颇为简单,下了终南山后,因为受人调戏,还动手动脚,便将那家人尽数杀了,抢了对方庄子,住了下来。她将那里命名为赤霞庄,之后便一直勤修武艺,直到一年前,感觉再无所进,才出来行走。无意间到了湘西沅江之上,因故连毁六十三家货栈船行,就此惹出了五毒寨。双方斗了几场,李莫愁吃了小亏。她心中不忿,乘五毒寨遇到外敌入侵时,潜入其中,盗出了《五毒秘传》,然后便惹得对方穷追不舍,直到此处和方志兴相遇。

    方志兴取出一本书册,说道:“这就是《五毒秘传》吧?里面的功夫虽然有些精妙,但终非正道,难以达到至高境界。莫愁看看即可,不必深研。”说着向李莫愁递了过去。这《五毒秘传》上记载的五毒神掌和蛛索功夫等颇为精妙,还有许多剧毒的提取、配制和解药炼制配方,更有毒虫的培养、训练和五毒大阵之法。可以说是武林中难得的至宝。但在方志兴眼中,却仍是不值一提。他的武功不说是一代宗师,也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自然对这些武功招数并不看重,而对于毒术,不说功力深后可以用内功强逼,就是他如今的医术,也能将其尽数解了,自然对这个不屑一顾。当然,《五毒秘传》上的一些记载。对他也有些启发,算是触类旁通。

    李莫愁伸手接过,对于他不告自取之事。也不追究,反而微微一笑,自认为他是为自己治疗毒伤,不得不取了出来。

    “莫愁是因为当年之事伤心吧?其实大可不必。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又有谁能事事如意!”方志兴长叹一声,说道。他这却是感慨自己的上一世,那时他虽然出身名门,外人看来颇为如意,其实内心之中,又何曾真正快活?华山虽然威名素著,却已经没落,岌岌可危。甚至随时都有灭门危机,远不如外界看来那么风光。单是如此也就罢了。华山派内部也是不靖,还要不断为身边的人担心,可以说他上一世脑子里一直绷着一根弦……对于一个最终也不过二十三岁的人来说,实在是背负太多。这一世方志兴无牵无挂,就又随性许多,许多事也看的比较淡了。他拜入全真,求真了道,便是因为如此。全真四年通览典籍,对于方志兴来说,实在收获良多,是以如此感叹。

    “你……你都知道啦……”李莫愁听到此言,却脸色煞白,颤声说道。

    方志兴正感叹间,见她如此相问,便轻轻点了点头。想来是说的陆展元、何沅君之事,他自然早就知道了。

    李莫愁见此,身子摇摇晃晃,走入房中。方志兴见她这般模样,要去搀扶,却被她一把推开。不一会儿,他隐隐听到房中有哭声传来,还有几句歌谣“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音调凄婉,令人回肠百转,心中酸楚。

    方志兴闻言,心中也是暗悔,自己还是太过大意。没摸清李莫愁内心想法,竟然无意间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又将她伤了一层,如今再想劝解,可是难了。

    李莫愁在房间之中,痛哭不已,她本以为山村之中,平安喜乐,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伤心之事,谁知如今,却又被方志兴勾了起来,而且伤心更甚。想到当年和陆展元之事,忍不住悲歌出声。

    听到李莫愁哭声,方志兴也是忍不住想到了曲非烟,心中悲切不已。他和曲非烟之间,虽然感情并不算轰轰烈烈,却也非常人可比,如今天人两隔,互不知对方音信,如何不悲!

    洪凌波见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又讲了一段故事,仙子姐姐便突然回房痛哭,道士哥哥也留下眼泪,不由大感诧异,搞不清两人如何。到底是个十岁的小孩子,对这些什么都不懂。

    李莫愁哭了良久,到底毒伤初愈,身子虚弱,声音也越来越低。方志兴感觉到此,知道她大悲之下,可能伤了身体,也顾不得什么,闯进屋中,取出自己炼制的白云熊蛇丸,喂她服下,并运功助她化解药力。如此过了一会儿,李莫愁才渐渐睡去。

    直到次日,李莫愁方才醒转,方志兴再见到时,却觉得她脸色白了许多,不如以往红艳。而且神情也冷了下来,再不似昨日那般羞怯温柔的模样,对他也爱理不理,有事也都是通过洪凌波传话。

    方志兴也搞不懂李莫愁心中怎么想的,见她如此,也只是心中叹气,想着以后再行劝解,总不能让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赤练仙子”出现。

    如此又过了十几日,五毒寨中的人也没有寻过来,方志兴去探查一番,又多方询问,知道那些人已经南去,应该是回湘西了。想想也是,当日五毒寨那么多人设下埋伏,都拿不下自己两人,就是再追到了,又能如何?而且他们打探之后,定然知道方志兴是全真弟子。此地离重阳宫不过千里,若是惹来了全真教,他们怎么承受得起?想来李莫愁一直往北而走,也有借全真教避难的意思,毕竟五毒寨一路驱赶毒虫,若是到了全真教的范围。全真教定然不会不管。

    不过方志兴心中也是暗自庆幸,他在《五毒秘传》上也看到了五毒大阵之法,知道其中厉害。思索之后,已然明白当日不过是一些山野毒虫,指挥并不如意,若是五毒寨真的带上自己精心培育的毒虫,他骤见之下,还真难以闯出。

    “道士哥哥,仙子姐姐说要走了。让我和你道别!”这日,洪凌波向方志兴道。

    方志兴略微一怔,旋即也明白过来。李莫愁伤势已经彻底痊愈,也是时候离去了。正想着,便见李莫愁背着行礼,从屋中走了出来。

    “凌波。你随我走吧!”李莫愁向洪凌波道。

    “仙子姐姐带我去哪里?”洪凌波问道。

    李莫愁道:“我带你回赤霞庄。那里山明水秀,屋子敞亮,可比这好多了!”

    “好啊!好啊!仙子姐姐我们快走吧!”洪凌波拍手道。她在此无牵无挂,反而受人欺负,如今随着李莫愁离去,倒也并不抗拒。

    “以后不要叫仙子姐姐,叫师父!”李莫愁看了她几眼,突然厉声说道。她这一声颇为严厉。顿时吓到了小姑娘。

    方志兴见到,说道:“凌波。向你师父磕三个头,这样才算拜师!”

    洪凌波闻言,顿时恭恭敬敬的向李莫愁磕了三个响头,就此正式成为了李莫愁的徒弟,古墓派第四代弟子。

    方志兴见此,向李莫愁道:“恭喜莫愁收得佳徒,在下身无长物,权且以此作贺!”说着递过一本书册,正是他这几日所录。里面不仅有易筋十二式之法,还有玄天指、弹指诀、九阴练气法门、慑魂音和移魂**、闭气秘诀、解穴秘诀等功夫,正是克制《五毒秘传》的功夫。

    方志兴知道原书中李莫愁提取出了赤练蛇毒素,并以之练成了五毒神掌中的一毒,命名为赤练神掌。他生怕李莫愁重蹈覆辙,成为了赤练仙子,是以将这些法门录了下来,传给李莫愁。他的弹指诀虽然不如黄老邪的弹指神通,但要是配合玄天指,却也不见得差了多少。至于易筋十二式和九阴练气法门,却是他知道李莫愁未得传古墓派的高深功夫,以此让她修炼此功,也免得她用《五毒秘传》中的毒功增进功力。而后面的慑魂音等功夫,相辅相成,是防止五毒寨又来找事,陷入了五毒大阵,因此方志兴也一并传给了李莫愁。其它九阴真经的外门功夫,方志兴则尽数未录,免得被人认了出来,惹来更大的风波。

    李莫愁听他如此说,让洪凌波伸手接过,然后才取了过来,翻开微微一看,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她心中微暖,嘴中却冷哼一声,说道:“你看了我的《五毒秘传》,如此也是应当。”

    方志兴微微一笑,并不争辩,回屋取出一柄拂尘,说道:“当日不慎毁了莫愁的兵器,如今总算补回来了!”向李莫愁递了过去。

    李莫愁见到,顿时知道是自己那把拂尘的柄,当日这柄拂尘的帚丝被方志兴用利剑削断,如今绑上了蛛丝,想来是他取钢柄后用得到的蛛索制成。她伸手接过,说道:“算你有心!”语气中却缓和下来。顿了顿,李莫愁又道:“你的蛛索用在了拂尘上,我便还你一根!”说着将自己得到的蛛索取出一根,向他抛了过来。

    方志兴伸手接住,却又递了过去,说道:“我擅长的是剑法,要这蛛索也是无用,莫愁还是自己留着吧!”

    李莫愁冷哼一声,说道:“给你你就接着,就是不用,拿着束腰也是好的。”说完觉得这话颇为**,顿时满脸通红,跺了跺脚,就要离去。

    方志兴见她如此,说道:“莫愁,等一下!”

    李莫愁闻言,顿时止住脚步。方志兴又从屋中取出了一些瓶瓶罐罐,包裹起来,递给李莫愁,说道:“莫愁,这是我炼制的一些疗伤和增进功力的丹药,你也留一些吧!那《五毒秘传》上的功夫,终非正道,千万不可再练!以后遇到不检点之人,用慑魂音教训即可。”方志兴心中担心,又叮嘱道。

    李莫愁伸手接过,默默无言。随后拉着洪凌波,径自离去。

    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方志兴叹息一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往终南山而去。这些日子以来,方志兴也早已察觉到了李莫愁对自己的一些情意。他如今十六七岁,血气方刚,又因锁住了一身纯阳之气,阳火正旺。整日里面对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要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想到自己这一世的追求和上一世的遭遇,却又静默玄功,压下了这种心思。自己已经祸害了一个女子,如何能再招惹他人。而且如今的李莫愁心里,陆展元始终更重一点,就是接受了他,两人间也仍有隔阂。是以他们虽然都猜到了对方心意,却终究没有表露出来。两人就是表白了,也过不了自己心中那一关,徒增尴尬而已。(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游戏仙缘山神无量真仙 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