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大胜关前

    眼见众野马纵驰荒原,自由自在,杨过不自禁的也感心旷神怡,极目平野,奔马远去,只觉天地正宽,无拘无碍。【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正得意间,突听旁边方志兴叹道:“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胸中顿时一滞。他在方志兴教导下熟读诗书,这几句诗里的意思又如何不知,只是因为见识短浅,才一时没有想到这里。如今再想到这中原腹地都有野马奔腾,不但没有了自由自在的心情,反而同样感伤不已。

    如今杨过和方志兴所处之地,正是位于豫南,此地位于中原,只要战事一起,那是无论如何也脱离不了的。这地方还算平坦,本应人烟繁茂、阡陌纵横,但如今经过蒙古、宋、金连番大战后,却成了一片荒野,甚至还有野马奔腾其间,当真令人不胜感叹。想到此次郭靖召集天下英雄齐聚大胜关的目的,杨过对于师父常说的“大侠”二字,也有了新的认识。

    方志兴心中同样悸动不已,以往他刻意回避这个,又因为很少下山,对此也多视而不见。但此次为的是参加抗击蒙古南下军队的英雄大会,自然免不了要想到这个,再加上领悟刚柔至理后,又明白当刚则刚、应柔则柔,如今处于征战之时,可容不得自己一味退避了。想到自己所见和史籍中记载的蒙军暴行,他更是心中大恸,对于此次英雄大会,也隐隐有了想法。

    师徒二人正感慨间。杨过突然听到身后有马发声悲嘶,转过身来,只见一匹黄毛瘦马拖着一车山柴。沿大路缓缓走来。那马只瘦得胸口肋骨高高凸起,四条长腿肌肉尽消,宛似枯柴,毛皮零零落落,生满了癞子,满身泥污杂着无数血渍斑斑的鞭伤。一名莽汉坐在车上,嫌那马走得慢。不住手的挥鞭抽打。想来这马眼见同类有驰骋山野之乐,自己却劳神苦役,致发悲鸣。

    杨过小时候受人欺侮多了。心中又正感慨,见这瘦马如此苦楚,这一鞭鞭犹如打在自己身上一般,再也忍耐不住。双手叉腰。站在路中,怒喝:“兀那汉子,你鞭打这马干么?”

    那莽汉见一个身着蓝色劲装的少年拦路,旁边还有一个似是道士的紫袍之人,毫不在意,举起马鞭喝道:“快让路,不要小命了么?”说着鞭子挥落,又重重打在马背上。就要催它上前。

    杨过大见此怒,叫道:“你再打马。我就打你。”那莽汉哈哈大笑,挥鞭往杨过头上抽来。杨过夹手夺过,倒转马鞭,吧的一声,挥鞭在空中打了个圈子,卷住了莽汉头颈,一扯便拉下车来。正要打这莽汉一顿,却听方志兴喝道:“过儿,不可恃强凌弱!”若是这汉子是武林中人,杨过与他有了恩怨自然可以揍他一顿,但这人不过是普通人,他虽然要打杨过,却已经被跌了一跤,杨过再要打他,那可就有些过了。

    “师父,他如此虐待这马,当真不为人子,看我教训他一下!”杨过向方志兴道,说着又要向那莽汉打去。那瘦马模样虽丑,却似甚有灵性,见到此景,纵声欢嘶,伸头过来在杨过腿上挨挨擦擦,甚是亲热。

    方志兴伸手抓过马鞭,说道:“这马本就是他的,他要打要杀,又与他人何干。你如此作为,实在有些过了!”

    杨过闻言一怔,正欲辩解,又听方志兴向那莽汉说道:“这位兄台,你的这黄马不错,我们要买下来代步,不知可否行个方便?”他身上不缺金银,当然不愿强夺。而这马虽然品相不佳,根骨却是不错,只要好好调教一番,也可以说是一匹难得的良驹。若是以后真的参与征战,也能当做杨过的坐骑。

    那莽汉跌了一跤,当真疼痛的紧,见到杨过还要打他,心中更是害怕。不过他听到方志兴喝止,心气又鼓了起来,大叫道:“这马是我拉车所用,非一百两不卖!”这马其实最多也就值个十两二十两,他如此嚷嚷,显然是要讹两人一下。

    方志兴见到这人如此犯浑,也懒得和他讲价钱,随手扔下两片金叶子,便对杨过点了点头,让他拉过马匹。依照市价来看,这人买匹好马也足够了,拉车也更为灵便。

    杨过见此,立即拉断了这马拉车的挽索,拍拍马背,指着远处马群奔过后所留下的烟尘,说道:“你自己去罢,再也没人欺侮你了。”这马看着实在瘦弱,可不是适合代步的模样,而且他们师徒作为武林中人,又哪里需要马匹了。因此方志兴虽然说是代步,他却自己做主放了这马。

    那马前足人立,长嘶一声,向前直奔。哪知身子虚弱,又挨饿久了,突然疾驰,便即脱力,只奔出十余丈,前腿一软,跪倒在地。杨过见着不忍,跑过去托住马腹,喝一声:“起!”一下将马托了起来。

    那莽汉本来还想和方志兴讲价,见他如此神力,心中惊骇交加,只吓得连大车山柴也不敢要了,爬起身来,撒腿就跑,直奔到半里之外,这才大叫:“有强人啊!救命啊!”

    杨过觉得好笑,扯了些青草喂那瘦马。方志兴见此,说道:“这马你放了也难以独自存活,甚至多半会被人捕杀,还是到前面市镇再调理一下吧!”说着让杨过牵着缰绳慢慢走到市镇,买些料豆麦子喂马吃了个饱,又开方抓了些药草,给它调理身子。

    这马主要还是饿得,如今吃饱之后,第二日便已精神健旺,方志兴见此,让杨过骑了缓缓而行,他自己则运起奔马式,不紧不慢的吊在后面。他的奔马氏若全力发挥,并不弱于快马,而且也很少消耗真气,极为适合长途赶路。

    这匹癞马初时脚步蹒跚。不是失蹄,就是打蹶,后来却越走越好。而且它被方志兴调理一番。又食料充足,不但毛色发亮,精力也充沛起来,七八日后,竟而已步履如飞,甚至有时还闹着喝酒,在酒后更显迅捷。杨过见此。说不出的欢喜,这才知道师父所说根骨不错并非虚言,对它也更是喜爱起来。

    师徒二人一路向南。不一日已过了淮水,即将入鄂。此地离大胜关已近,路上不断有化子出没,而且不少都身负武功。颇为热闹。方志兴也不嫌这些人身上肮脏。亮出英雄帖,和他们一起往大胜关而去。杨过见这些人都不骑马,也是下马步行,和一行人有说有笑,就此向前行去。

    行到申牌时分,忽听空中雕鸣啾啾,两头白雕飞掠而过,向前扑了下去。方志兴和杨过心中都是一动。猜测郭靖或黄蓉已经到了。两人对视一眼,只听得一个化子说道:“黄帮主到啦。今晚九成要聚会。”又一个化子道:“不知郭大侠来是不来?”第一个化子道:“他夫妇俩秤不离铊,铊不离秤,自然是会一起来的。”一行人说说笑笑,迤逦向前行去。

    天色将暮,众人来到一座破旧的大庙前,只见两头白雕栖息在庙前一株大松树上,顿时有些惊疑:“莫非郭大侠、黄帮主在此歇息?”正要进去拜见,却看到一个少女穿著淡绿衫子,手托盘子从庙里快步而出,抓起盘中肉块,抛上去喂食白雕。她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颜若朝华。她服饰打扮也不如何华贵,只项颈中挂了一串明珠,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更如粉装玉琢一般。正是郭靖黄蓉的大女儿,名为郭芙是也。

    杨过只瞧了一眼,便即认出了对方身份,大叫道:“芙妹,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啦!”杨过小时候和郭芙在桃花岛一起玩了数月,虽然数年未见,却也有些熟悉。见到她正在喂那一对白雕,哪还认不出对方身份。以前杨过还对郭靖、黄蓉心中有些芥蒂,但是知道两家往事后,就更多的是亲人般的关怀了,特别是欧阳锋离去之后,这种感觉更是强烈,如今一见郭芙,登时叫出声来。

    郭芙闻言听到有人叫她“芙妹”,不由微微一怔,这称呼可是有好几年没有听到了。转过头来,见到一个英俊挺拔的少年,正在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不由疑惑道:“你是……杨大哥?”她和杨过数年未见,杨过又变化颇大,已经有些认不出来了,只是听到杨过称呼,才会如此猜测。

    “是啊!芙妹不认识我了吗?”杨过向她笑道,说着手指方志兴,向郭芙介绍道:“这是我师父,你小时候也是见过的!”又向方志兴介绍道:“师父,这是郭芙妹子,郭伯伯和黄伯母的女儿,当年您在嘉兴曾见过的!”

    郭芙的面貌颇肖黄蓉,又在喂食一对白雕,方志兴当然认出了她的身份,闻言微微点头,说道:“郭大姑娘好,没想到当初的小女孩儿,如今都长这么大了,不知你父母近来可好。”他见到郭芙一人独行,心中也有些疑惑郭靖、黄蓉为何让她独自一人,毕竟如今的郭芙才不过十四岁,虽然丐帮弟子遍天下,但让她一人行走江湖,也实在太危险了点。想到这里,方志兴又疑惑郭芙身边为何没有武敦儒和武修文这两个跟屁虫,不过如今初见,却不好问出来了,是以也只是微微点头。

    “啊!你是方道长,李道长没来吗?”郭芙闻言顿时记起了方志兴,向他问道。她小时候在嘉兴曾经见过方志兴和李莫愁一面,虽然由于年纪小印象不深,但一经提示,还是能够想起来的。

    方志兴还未回答,杨过已经说道:“师娘有了孩儿,还要照顾师妹,所以就我和师父一起来了。”他见到郭芙,心中极为高兴,抢先说道。

    郭芙本就对杨过觉得颇为熟悉,想到父亲曾说过的杨过拜师方志兴之事,哪还没确认了杨过身份,向杨过问道:“杨大哥,你也是来参加英雄大会吗?”

    “是啊!师父让我来长长见识。芙妹,怎么你一个人过来了,郭伯伯和黄伯母没一起来吗?”杨过问道。

    “我爹娘已经到陆家庄了,我这是和柯公公一起来的。呶!柯公公来了!”说着郭芙向旁边奴了奴嘴,向杨过说道。

    众人听到三人对话,才知道他们方志兴两人和郭靖夫妇都是旧识,更知道了眼前女孩儿就是郭靖黄蓉的女儿。听到她所言,转头一看,只见一个手持铁杖的跛足老者铿铿行了过来,正是飞天蝙蝠柯镇恶。丐帮中人自然认得这位郭大侠的大师父,纷纷上前问好。

    方志兴早已察觉到此人到来,向前迎了上去,说道:“柯大侠安好,数年未见,您老可是越发健朗了!”当年方志兴在嘉兴也见过此人一面,是以如此说道。

    柯镇恶年纪虽大,耳目却极为灵便,听到方志兴所言,微微感到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这时郭芙说道:“柯公公,这是当年嘉兴和李道长一起的方道长,和他弟子一起来参加英雄大会的!”

    听到“嘉兴”二字,柯镇恶顿时想了起来,说道:“原来是方道长,唔!你弟子,是杨过那小崽子吗?他在哪里?”当年杨过离开桃花岛,虽然是黄蓉推动,却更多的是他的原因。柯镇恶后来从郭靖耳中听到杨过拜入方志兴门下,是以如此问道。

    杨过见到柯镇恶不知为何便心中一怯,在一旁静默不言,只盼柯镇恶没有发现自己。不过听到他叫出自己名字,却再也躲不下去了,只得向前走了两步,讪讪道:“柯老公公好!”再想说些它话,却又已经无言了。杨过知道他父亲和义父合谋害死柯镇恶的五位弟妹,见到他就不由有些发怯,担心他像在桃花岛一样,又要给自己来一杖。

    不过柯镇恶冷哼一声,却没理他,转而和方志兴攀谈起来。杨过见此心中一松,又是有些惆怅,就连故人重逢的喜悦,都是冲淡了许多。(未完待续。。)

    ps:  1.31

    感谢各位书友的订阅,感谢醉云呤月仙、秋17、门修斯、小附等书友的打赏,感谢不吃肉的虎、傲劍狂神、梦中的angel、幻月无锋、宝宝猫熊、有琴羽凝、梦中的angel等书友的月票,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



    ...

推荐阅读:山神游戏仙缘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无量真仙 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