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武林盟主(一)

    场中许多人都能看出的事,金轮法王心中当然更是清楚。【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眼看达尔巴越斗越显乏力,猛然大声喝道:“哈希欧内,派阿艾斯!”这一声直若雷霆,震的众人耳中嗡嗡作响,方志兴当下大声喝道:“过儿当心!”他不明其中意思,但想来也是金轮法王传授达尔巴的压箱底绝技。方才霍都与朱子柳相斗时已经比原书中出了一点意外,难保达尔巴也有类似方法,因此方志兴立刻大喝出声,提醒杨过在意。同时他暗暗提气,小心注视场中,刚才朱子柳和霍都比试已经出了意外,如今可不能重蹈覆辙。

    场中杨过正欲快速解决对方,听到金轮法王和师父的大喊,便对面达尔巴挥舞金刚杵急速挥了起来,心中惊疑之下,只得收剑守御。他按照方志兴所说用出各套剑法后,已经稳稳操纵了局面,正想解决掉这个对手,但在达尔巴奋不顾身的攻击下,一时却也难以招架。眼看达尔巴所用用的几乎都是两败俱伤的招式,杨过不愿和他硬拼,只得运起轻功不断躲避。

    达尔巴这几下奋起余力,当真极为猛烈。眼看杨过躲避,猛然间大喝一声,金刚杵急舞之间,竟而脱手而出,然后又双掌推杵,在后面加了把劲,向着杨过直击而去。这一下极为突然,众人都是大吃一惊。毕竟达尔巴兵器脱手之后,不能伤敌便要落败,如此打法,当真可谓是博命一击。金刚杵脱手之后。达尔巴才想起对面那人是自己大师兄转世,不住大声呼喝,提醒杨过小心在意。

    金刚杵如飞箭般平射而出。势道凌厉之极,呼呼之间,旁边的红烛已经尽数被杵风带灭。杨过见其来得快极,正要往旁边躲避,突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间到了厅角,一时无处可避。他心中顿时一惊,却并不慌乱。两腿不动,身子已经平地已直起数尺,又向前急窜而出。险险躲过了达尔巴掷来的金刚杵,又落到了达尔巴身前。而后他不再停留,长剑横挥,已然落在达尔巴颈上。这一下快如闪电。达尔巴迟疑之下。竟然丝毫没有躲避,感受到脖颈一凉,已然明白自己败了。

    旁观众人只道达尔巴这一招定要得手,郭靖心中着急之下,已自抢出要抓向金刚杵,猛见眼前红袍晃动,金轮法王发掌击来。郭靖见对方掌势奇速,急使一招“见龙在田”挡开。两人双掌相交。竟没半点声息,身子都晃了两晃。郭靖退后三步。金轮法王却稳站原地不动。他本力远较郭靖为大、功力也深,掌法武技却颇有不及。郭靖顺势退后,卸去敌人的猛劲,以免受伤。金轮国师却极为好胜,强自硬接了这一招,忍着胸口隐隐作痛,竟凝立不动。

    连郭靖与金轮法王这等高手也道杨过定要遇险,以致一个飞身相救,一个出手阻截,那知杨过竟有奇招,在金刚杵掷出之后的瞬间反败为胜,一个喜慰,一个叹息,都是极为诧异。唯有方志兴深知杨过轻功,对此毫不担心。当然,他手中紧扣石子,若是眼看杨过真的躲不过,也能以此击偏达尔巴的金刚杵,让它无法伤到杨过。

    此时金刚杵已经落到了厅角之上,只听得轰隆一声猛响,烟雾弥漫,砖土纷飞,大厅墙壁给他打破了一个大窿,金光也随之消失不见,显然已飞到了外间。这一击力道之大,当真骇人听闻。

    达尔巴金刚杵掷出之后,已经暗自后悔,正在观看这招结果如何,突然发现脖颈一凉,已经多出了一柄利剑。这下他对杨过顿时拜服之极,大叫道:“你赢了,你是我的大师兄!”说着身子一动,就要向下拜去。

    杨过不知达尔巴说的什么,不敢擅自收剑,宝剑随着他的身子而动,仍是稳稳搭在他的脖颈之上。直到耳边听到方志兴翻译,方才微微点头,收剑而立。他不会说蒙语,又不懂达尔巴的礼节,也只得如此作为。

    达尔巴心中只道这是大师兄的矜持,对此也没多想。金轮在一旁却不能让自己弟子如此丢人,当下厉声大喝,让达尔巴下去反省。两名蒙古武士急急而出,将达尔巴拉了回去。

    群雄见到达尔巴拜服在地,齐声欢呼,叫道:“我们胜了第二场!”“武林盟主是大宋高手!”“蒙古鞑子快快滚出去罢,别来中原现世啦!”如今两场下来中原一方一平一胜,就是再差也是平局,武林盟主之位,可以说已经到手了一半,众人当然忍不住欢呼。不过杨过到底如何避过达尔巴那一击,又是如何反败为胜,多数人却并未能看清楚,更有人说模模糊糊看到了两个影子,说杨过用的是妖法,都是议论纷纷。方才杨过紧急间用的轻功虽然没达到幻化身影的地步,却也极为迅捷,那边灯火又暗,是以给人了错觉。

    金轮刚才和郭靖对了一招,并没看清杨过如何反败为胜,此时听到群雄所言,又想起杨过把达尔巴迷的神智颠倒,只怕对方会了妖法,口中喃喃念咒,叽哩咕噜,咭哩咯嘟,念的是密宗真言“降妖伏魔咒”,想要以此破去杨过妖法,让他无从用起。念完之后,手持金轮,向杨过问道:“少年,你师父是谁?”他虽然听到杨过是方志兴弟子,但眼见方志兴比杨过大不了几岁,心中却颇为不信。

    杨过在旁听得明白,心中也想同样逗弄这老和尚一番,听到金轮法王问话,摇摇手,不敢说话,只怕一分心便忘了硬生生记住的这大段蒙古话。然后依着字音,一字一字的念了起来,同样对金轮念了起来。

    他不明其中意思,方志兴却略微听懂了一点,知道这是密宗真言,也不理会法王问话,同样用心记忆。这些蒙古密宗咒语夹了不少梵语,可当真极为难记,好在方志兴能够分心三用,总算牢牢记了下来,留待以后体会。

    达尔巴在后面见师父手持金轮,正要与人动手,听到杨过口诵密完真言“降魔伏妖咒”,知道此是本门秘法,决不传外人,杨过若非大师兄转世,怎么会念此咒?情急之下,一跃而出,跪在师父面前叫道:“师父,他真是大师兄转世,你再收他入门罢!”金轮法王怒道:“胡说!你上了当还不知道。”达尔巴道:“是的啊,这事千真万确,决不能错。”金轮见他纠缠不清,一把抓起他背心往厅里掷去。达尔巴一个一百多斤重的身躯,在金轮一抓一掷之下,却轻飘飘的恍似无物。

    众人适才见达尔巴力斗杨过,膂力惊人,但金轮这么一掷,功力显然又远在其上,想起刚才郭靖和他对掌后退,心中又是担心起来。若是中原群雄中无人能胜过金轮,那可就颇为不妙了。毕竟三场下来双方仍是平局,中原群雄纵然还能推举出武林盟主,却也极为不美。

    方志兴见到金轮这一手,对他也高看了几分,金轮这一手动作,明显是领悟了举重若轻之道,放在当今武林之中,也算是颇为不凡了。不过若是拿这个与自己的举轻若重、轻重自如相比,拿可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了。虽然金**力更深,方志兴想杀掉他不大可能,但若单单胜过,实在不能说是太难。当然,若是洪七公、郭靖肯一起出手,那么留下金轮也大有可能。

    想到这里,方志兴微微一笑,向前迈出一步,向金轮法王说道:“贫道便是杨过的业师,不知国师有何指教!”他如今虽然不能算是清修的道士,但和人正式谈话时,仍是多自称“贫道”,如今面对蒙古密宗之人,自然更是如此。此时他代表的是全真教,当然极为在意。

    说完此话,方志兴便让杨过下场,自己则取了剑,面对金轮。他来时路上心思微动,已经有了在英雄大会有所作为想法,只是碍于此会是郭靖、黄蓉一力筹办,才不好夺了这压轴出场的位子,如今金轮法王出言询问,可谓正合心意,立即因此走了出来。

    黄蓉等人正要商议让郭靖上场对付金轮,眼看方志兴上前,也不好出言阻拦。金轮法王刚才的话有一定挑衅之意,方志兴就此上场他们也不好阻拦。只是众人没见过方志兴的武艺,心中却颇为担心了。

    金轮法王见到方志兴出场,心中也是一喜,他刚才和郭靖对了一掌,看似场面上好看,内里却是吃了小亏,知道了对方厉害。他向杨过询问师父是谁,其中便有避开郭靖的意思。眼看方志兴取剑出场,内心暗道得意,如此一来,他自然不用面对郭靖了。对面这个方志兴武功虽然不弱,年纪却实在太轻,金轮当然有信心方功力远远胜过对方。而去他手中金轮又专擅锁拿对手兵刃,若是面对此人,可以说是有了八成胜算。想到这里,他大声道:“贵方由你来应战这一场吗?”

    方志兴向后面洪七公、郭靖、黄蓉等人看了一眼,眼看洪七公点了点头,郭靖、黄蓉也无异议,沉声说道:“正是贫道,国师还请出招吧!”说着长剑一摆,做出个起手式,邀请金轮法王出手应战。(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无量真仙 游戏仙缘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