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排难解纷(二)

    杨过不禁皱眉,心想这话怎能在二武之前吐露,待要乱以他语,武修文已然起疑,说道:“大哥,这小子所说,未必是真。【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武敦儒不擅言辞,机敏却绝不亚于乃弟,朝父亲望了一眼,转向兄弟,点了点头。

    武三通见事情要糟,忙道:“别错会了意,我可没叫杨兄弟来劝你们。”武氏兄弟本来不过略有疑心,听了父亲这几句欲盖弥彰的话,登时想起杨过与程英、陆无双又不明不白,适才所言多半不确。武修文道:“大哥,咱们一齐回襄阳去,亲口向芙妹问个明白。”武敦儒道:“好!旁人花言巧语,咱们须不能上当。”武修文道:“爹爹,你也去襄阳罢。郭大侠黄帮主是你旧交,你见见他们去。”武三通道:“我……我……”满脸胀得通红,不知如何是好,要待摆出为父尊严对二子呵斥责骂,又怕他们当面唯唯答应,背着自己却又去拚个你死我活。

    杨过冷笑道:“武二哥,‘芙妹’两字,岂是你叫得的?从今而后,这两字非但不许你出口,连心中也不许想。”武修文怒道:“好啊,天下竟有如此蛮不讲理之人?‘芙妹’两字,我已叫了大半年,不但今天要叫,日后也要叫。芙妹,芙妹,我的芙妹……”突然啪的一下,左颊上给杨过结结实实打了一记耳光。却是他听到武修文不住大叫,心中赶到烦闷,忍不住打了武修文一巴掌。

    武修文跃开两步。横持长剑,低沉着嗓子道:“好,姓杨的。你是要找我们打架了。”武三通喝道:“文儿,好端端的打什么架?”杨过转过头去,正色道:“武老伯,你到底帮谁?”按着常理,武三通自是相帮儿子,但杨过这番出头,明明是为了阻止他兄弟俩自相残杀。不由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杨过道:“这样罢,你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我不会伤他们性命。料他们也伤不了我,你只管瞧热闹便是。”他年纪比武三通小得多,但说出话来,武三通却不由自主的听从。依言坐在石上。

    杨过拔出背上重剑。轰的一声巨响,将身旁一株大松树斩为两截。武氏兄弟见他背上那口平平无奇的钝剑竟有如此威力,不禁相顾失色。杨过随手将重剑插到地上,笑道:“此剑岂为对付两位而用?”顺手折了一根树枝,拉去枝叶,成为一根三尺来长的木棒,说道:“我说岳父岳母早已将芙妹许配给我,你们两位定不肯信。这样罢。我只用这根木棒,你们两位用剑齐上。你们既可用刚才使出的剑法。也可用你们朱师叔所传的一阳指,我却只用我岳母私下传授的武功,只要我用错了一招别门别派的功夫,便算我输了。”

    二武本来忌惮他武功了得,当日见他接连败了霍都、达尔巴,招数精奇,自己远远不如,但此时听他口口声声“岳父岳母”,似乎郭芙已当真嫁了他一般,心中如何不气?何况他傲慢托大,既说以一敌二,用木棒对利剑,还说限使黄蓉传授的武艺,两兄弟心想自己连占三项便宜,若再不胜,也是没脸再活在世上了。

    武敦儒终觉如此胜之不武,摇了摇头,刚想说话,武修文已抢着道:“好,这是你自高自大,可不是我兄弟要叨你的光。若你错用了一招全真派的武功,那便如何?”心想你这小子武功虽强,不过强在从全真派学得了上乘功夫,你在桃花岛不过待了几个月,又有什么了不起?是以用这番言语来挤兑于他。

    杨过道:“咱们此刻比武,不为往时旧怨,也不为今日新恨,乃是为芙妹而斗。倘若我输了,我只要再向她瞧上一眼,再跟她说一句话,我便是……便是猪狗不如的无耻之徒。但若你们输了呢?”他说到这几句话,心中略感不妥,但想起自己必然胜过武氏兄弟,仍是说了出来,逼得他兄弟俩非跟着说不可。

    事当此际,武修文只得道:“咱们兄弟俩输了,也永不再见芙妹之面。”杨过向武敦儒道:“你呢?”武敦儒怒道:“咱兄弟同心一意,岂有异言?”杨过笑道:“好,你今日输了,倘若不守信约,那便是猪狗不如的无耻之徒,是也不是?”武修文道:“不错。你也一样。看招罢!”说着长剑挺出,往杨过腿上刺去。武敦儒同时出剑,却挡在杨过左侧,只一招间,便成左右夹攻之势。

    杨过径向前跃,叫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你两兄弟联手,果然厉害。”武敦儒提剑又上,杨过举着木棒,只东闪西避,并不还手,说道:“‘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不可续!’这首诗你们听见过么?”武修文喝道:“你啰唆些什么?黄帮主私下传你的功夫,怎地不施展出来?”武敦儒一声不响,只催动剑力。

    杨过道:“好,小心着,我岳母亲手所授的精妙功夫这就来了!”说着木棒上翻下绊,使个打狗棒去中的“绊”字诀,左手手指伸出,虚点武敦儒穴道。武敦儒向后闪避,武修文“哎”的一声叫,已给木棒绊了一交。

    杨过虽然没有真正见过打狗棒法,却曾得传一套洪七公从中化出的打蛇棒法,又曾听到黄蓉授鲁有脚棒法口诀。他心知自己曾在英雄大会上用过打蛇棒法,武氏兄弟若是见到,定然能认得出来,是以只是运用打狗棒法口诀,随意化出了几招棒法。此时他武功既高,随手化出了几个招式,虽然不成体系,威力却是极大,二武又如何能挡?

    武敦儒见兄弟失利,长剑疾刺,急攻杨过。杨过道:“不错,同胞手足,有难同当。”木棒晃动,霎眼间竟已转到他身后,啪的一声,在他臀上抽了一下。他这木棒似乎转动甚慢,但所出之处全是对方竟料不及的部位,打狗棒法变幻无方,端的是鬼神莫测。武敦儒吃了这棒虽不疼痛,但显是输了一招,惧意暗生。

    武修文跃起身来,叫道:“这是打蛇棒法,那里是洪老帮主所授?我们在英雄大会上曾经瞧见的,你会这几招,算得什么?”杨过木棒伸出,啪的一下,又绊了他一交,这一次却教他向前直扑。武敦儒长剑横削,护住了兄弟。

    杨过待武修文爬起身来,笑道:“你曾经瞧见,看这可和那套棒法相同?这分明是我岳母威震天下的打狗棒法。连我的芙妹也不会,你们如何懂得?”他用的当然不是打狗棒法,但这几个招式却是从打狗棒法口诀中化来的招式,和打狗棒法极为相像,武氏兄弟只是草草见过几次黄蓉使用打狗棒法,又如何分得清其中分别。

    武修文见这棒法和打蛇棒法的狠辣果然大有不通,似乎和黄蓉所用有些相似,兀自强辩道:“这打狗棒法我们都没仔细见过?如何知道是与不是?何况这棒法唯丐帮帮主可使,你不是丐帮中人,更不是丐帮帮主,如何能用?你不知羞耻,徒惹旁人耻笑。”

    杨过哈哈大笑,木棒虚晃,啪啪两声,在二人背上各抽一记。武氏兄弟急忙后跃,满脸胀得通红。杨过笑道:“此刻既无对证,我虽用打狗棒法胜了,你们仍然心服口不服。好罢,我另使一门我岳母暗中所授的功夫,给你们见识见识。”他瞧瞧大武,又瞧瞧小武,问道:“我岳母的武功,是何人所授?”

    武修文怒道:“你再不要脸,岳母长岳母短的,咱们不跟你说话啦。”杨过一笑,道:“那又何必如此小气?好,我问你,黄帮主拜洪老帮主为师之前,武功传自何人?”武修文道:“黄帮主乃桃花岛黄岛主之女,武功是黄岛主嫡传,天下谁不知闻?”杨过道:“不错。你们是南帝门下,见识必然不凡,可知黄岛主的绝技是什么功夫?”武修文道:“黄岛主文才武略,无所不通,无所谓绝技不绝技。”杨过道:“这话倒也不错,不过以剑而论,黄岛主使的是什么剑法?”武修文道:“你何必明知故问?黄岛主玉箫剑法独步武林,名震天下,江湖上无人不知。”

    杨过道:“你们见过黄岛主没有?”武修文道:“黄岛主当然见过,当年他在嘉兴之时,曾经在我们面前夺走了一个小女孩儿,我们虽然年纪小,却还记得。”杨过道:“那他老人家的玉箫剑法,你们见过没有?”武修文冷笑道:“黄岛主武功卓绝,又来无影去无踪,我们小辈如何见过他的掌法剑术。但今年黄岛主生日,黄帮主设宴遥祝,宴后曾使过一次,展示岛主他老人家武功的神妙,咱兄弟俩与芙妹倒是亲眼得见的。那时杨兄不在襄阳,却是不知到哪里去了。”杨过笑道:“不错,但你却不知我岳母……好好,黄帮主暗中却把玉箫剑法传于我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游戏仙缘无量真仙 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