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二十八宿

    其时夜已三更,皓月当空,明星闪烁,照临下土,天上云淡风轻,一片平和,地面上却是十余万人在舍生忘死的恶战。【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这一场大战自清晨直杀到深夜,双方死伤均极惨重,兀自胜败不决。宋军占了地利,蒙古军却仗着人多。眼看局势焦灼,郭靖道:“方兄弟,你和蓉儿在此稍待,且看郭某冲杀一阵。”说着传令下去,调集靖康军准备。

    方志兴虽然有心出一份力,但他初来乍到,少经战阵,纵然武功高强,在这等大战中却不见得有什么作用。听到郭靖所言,说道:“郭大侠放心,有贫道在,襄阳城断无弃城逃跑之人!”说着看向吕文焕,显然意有所指。

    郭靖对此也有着防备,不过有了方志兴的保证,他心中更是放心。而黄蓉和郭靖一起在襄阳十数年,当然知道郭靖做何打算。她虽然心中有些担忧,却也没有说出什么,只是给郭靖整了整衣甲,让他放心出战。

    “郭大侠仁义无双,贫道不如也!”看着郭靖远去,方志兴叹道。他这些年隐居洞庭,虽然是因为计策不用,但说到底,也未尝没有逃避之意。比之郭靖这般迎难而上、坚韧不拔,可是差的太多∫∴了。

    方志兴贵为天下第一高手,若是往昔听到他自承不如,黄蓉心中自然免不了一阵欢喜。不过当此之时,她却恍若未闻,问道:“方兄弟,你智谋过人,可知如今之局何解?”

    “黄帮主说笑了。贫道未经战阵,哪里有什么见解。若有需要。还请黄帮主吩咐!”方志兴道。

    黄蓉道:“那就有劳方兄弟了,城中还有一支精兵。等会儿靖哥哥冲击蒙古大汗之时,还请方兄弟乘机杀出。若是能够伤到蒙古大汗,或者让其稍稍退却,此战或可暂时罢手。”

    方志兴也不推辞,就此领命而去。临走之时,他又看了吕文焕一眼,屈指微微一弹。未几,吕文焕困意上涌,竟而在城墙上睡了起来。见此。黄蓉心中更是放心,安排几个亲兵扶着吕文焕,自己代他发令。

    城下,蒙哥立于小丘之上,正在观看战局,忽听得前军齐声吶喊,一队宋军急驰而至,直冲向小丘。虽然人数极少,只有数百之数。战力却是极强,周围护驾亲兵纷纷放箭,也是阻挡不住。蒙哥居高临下,放眼望去。只见当先一名宋军将军手执双矛,骑了一匹高头大马,在战阵中左冲右突。威不可当,羽箭如雨点般向他射去。都让他一一拨开。蒙哥左手一挥,鼓声立止。回头问左右道:“此人如此勇猛,可知道他是谁么?”左首一个白发将军道:“启禀大汗,这人便是郭靖。当年成吉思汗封他为金刀驸马,远征西域,立功不小。”蒙哥失声道:“啊,原来是他!将军神勇,名不虚传!”

    蒙哥左右统率亲兵的众将听得大汗夸奖敌人,都心中不忿。四名将军齐声呼喝,手挺兵刃,冲了上去。

    郭靖见冲来四人身高马大,两个带着万夫长的白色头饰,两个带着千夫长的红色头饰,喊声如雷,纵马奔近身来,当即拍马迎上,长矛一起,啪的一声,将一名千夫长手中的大刀刀杆震断,跟着一矛透胸而入。两名万夫长双枪齐至,压住郭靖矛头。一名千夫长的蛇矛刺向郭靖小腹。四人使的都是长兵刃,急切间转不过来,郭靖长矛撒手,身子右斜,避过那千夫长的一矛,跟着双腕翻转,抓住两名万夫长的铁枪枪头,大喝一声,宛如在半空中起个霹雳,振臂回夺。那两名万夫长虽是蒙古军中有名的勇士,但怎禁得郭靖神力?登时手臂酸麻,两柄铁枪脱手。郭靖不及倒转枪头,就势送出,当当两声,两柄铁枪的枪杆撞在两人胸口。两名万夫长都披护胸铁甲,枪杆刺不入身,但给郭靖内力一震,立时狂喷鲜血,倒撞下马。

    那千夫长甚是悍勇,虽见同伴三人丧命,仍挺矛来刺。郭靖横过左手铁枪隔开他蛇矛,右手铁枪砰的一声,重重击在他的头盔之上,只打得他脑盖碎裂。

    众亲兵见郭靖在剎那之间连毙四名勇将,无不胆寒,虽在大汗驾前,亦不敢上前与之争锋,只不住放箭。郭靖纵马欲待抢上小丘,但数百枝长矛密密层层的排在大汗身前,连抢数次,都不能近身,突然间胯下坐骑一声嘶鸣,前腿软倒,竟是胸口中箭。众蒙古亲兵大声欢呼,拥了上来。人丛中只见郭靖纵跃而起,挺枪刺死了一名百夫长,跳上了他的坐骑,枪挑掌劈,霎时间打死了十多名蒙古官兵。

    蒙哥见他横冲直撞,当者披靡,在百万军中来回冲杀,蒙古兵将虽多,竟奈何他不得,不由得皱起眉头,传令道:“是谁杀得郭靖,立赏黄金万两,官升三级!”重赏之下,蒙古官兵蜂拥向前。郭靖所带靖康军虽然精锐,人数却是过少,一时陷入重围,难有所进。

    眼见郭靖陷入阵中,黄蓉立刻发令,让方志兴带人接应。方志兴也不披甲,立时带了两千步兵冲了出去。只见他一手执刀,一手挺枪,每一招下,定有一人殒命,可谓所向披靡,向着蒙古大汗所在杀了过去。

    那边郭靖见情势危急,挥枪打开身旁几名敌兵,弯弓搭箭,疾向蒙哥射去。这一箭去势好不劲急,犹如奔雷闪电,直扑蒙哥。护驾的亲兵大惊,两名百夫长闪身挡在大汗面前,噗的一声,长箭穿过第一名百夫长,但去势未衰,又射入第二名百夫长前胸,将两人钉成了一串,在蒙哥身前直立不倒。

    蒙哥见了这等势头,不由得脸上变色。便在此时,方志兴也率人冲了过来。眼见方志兴这队人马势头极快,人数又是郭靖兵马的数倍。众亲兵不由变色,拥卫蒙哥退下了小丘。蒙古兵见大汗退后。阵势微乱。

    黄蓉在城头看得明白,下令道:“大家发喊。说蒙古大汗死了!”众军欢呼叫喊:“蒙古大汗死了,蒙古大汗死了!”襄阳军连年与蒙古兵相斗,聪明的都学说了几句蒙古话,这时便有人用蒙古话叫了起来。

    蒙古官兵听得喊声,都回头而望,见大汗的大纛正自倒退,大纛附近纷纭扰攘,混乱中那里能分真假,只道大汗真的殒命。登时军心大乱,士无斗志,纷纷后退。

    黄蓉下令追杀,大开北门。鲁有脚率丐帮弟子、沈清辰率全真弟子,并有三万精兵一起冲了出来。杨过率领的四千人虽然已损折了将近半数,余下的乘势追敌。蒙古官兵久经战阵,虽败不溃,精兵殿后,缓缓向北退却。宋兵倒也不能迫近。不过攻入襄阳的五千余蒙古精锐之师却无一活命。

    待得四门蒙古兵退尽,天色已然大明。这一场大战足足斗了十二个时辰,四野里黄沙浸血,死尸山积。断枪折戈、死马破旗。绵延十余里之遥。

    这一仗蒙古兵损折了四万余,襄阳守军也死伤二万多人,自蒙古兴兵南侵以来。以此仗最为惨烈。襄阳守军虽杀退了敌兵,但襄阳城中到处都闻哀声。母哭其子,妻哭其夫。

    回城之后。郭靖、朱子柳等人清点人马,心中也有些黯然。此战虽然得胜,襄阳城中的守军却折损了不少,其中半数以上,便是他们这些年所练的精兵。再看他的靖康军,不但折损了数十人,更是几乎各个带伤,可见其中惨烈。想到自己这些年的辛苦在一天一夜之间便去了两成还多,纵然见惯了大战,郭靖、朱子柳等人也是有些黯然。

    方志兴得知情况,也是面色微变。他此番来到襄阳,为的便是乘着此次机会反守为攻,若是襄阳城中的兵马损失过多,那样可就艰难了。想起郭襄还在金轮法王手中,只怕蒙古人不死心之下,来日必有一场大战。到了那时,可就更为艰难了。

    “可惜黄老前辈不在,否则的话,就能布成二十八宿大阵了!”方志兴想到将来的局面,心中叹道。这二十八宿大阵是当年黄药师见识了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阵后,结合四象、五行之变研创而成,既可用于武林中数十人的比斗,也可用于战阵。相比北斗大阵需要人人熟悉天罡北斗变化,这套二十八宿大阵只需要有五位绝顶高手带领数十位一流高手坐镇主持即可。

    有关二十八宿大阵的变化,方志兴早已在和黄药师交流时得到,对此也是熟知,但此时襄阳城中,只有方志兴、郭靖、杨过三人算是绝顶高手,沈清辰也足够独领一路,不过黄蓉、方毓霞、朱子柳等人,却都差了一些。而且一旦蒙古一方以郭襄性命威胁,方志兴必然要前去相救,那样的话,高手又少了一人,可就更为难办了。

    正想着,忽然有人来报,言说几个江湖人士来见。虽然极是疲惫,郭靖也顿时就要前去迎接,不过未走几步,众人便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靖儿,你们打的好大仗啊,竟然杀了这么多鞑子,真是痛快!哈哈!”

    闻言,方志兴、郭靖等人,俱是心中一喜。来人声音豪迈、中气充沛,不是洪七公又是谁人,众人顿时迎了出去。

    眼见除了洪七公之外,还有黄药师、一灯大师、周伯通、瑛姑、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等人,方志兴也是一阵惊愕,说道:“师叔祖,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三个女娃儿不放心杨小子,一直想要来襄阳看看。瑛姑也想看看霞儿,就一起来了。”周伯通挤眉弄眼,说道。

    “老衲这些时日一直在赤霞山庄,多有打扰。听说襄阳将有大战,特来尽绵薄之力!”一灯大师道。慈恩和金轮法王一番大战,本就受了重伤,虽然使用一灯大师转授的三宝如意术中的精气神爆发之法侥幸逃脱,却是伤上加伤。即使以一灯大师的一阳指,也只是勉强续命而已。眼看自己可能殒命,慈恩便央求一灯大师,带他去找瑛姑乞求原谅,是以两人便到了赤霞山庄。

    到了赤霞山庄之后,一灯大师便带慈恩前去乞求瑛姑原谅。虽然瑛姑早已和周伯通和好,但对当年丧子之时仍是难以忘怀,见到害死自己孩儿的凶手,自然没有好脸色。直到后来眼看慈恩将要殒命,又有周伯通、方毓霞等人劝说,才放下这段怨仇。由洪凌波施展针法、丹药,暂时维持住慈恩性命,等待方志兴回返医治。

    如此几人在赤霞山庄留了数月,却一直未见方志兴回返。反而由方毓霞、郭破虏等人,前去襄阳参加英雄大会。等到两人走后,瑛姑一直放心不下,后来听到襄阳即将大战的消息,更是担心起来,便和周伯通等人一起赶来。至于黄药师,却是程英在路途中偶然发现,也是一起过来。

    几人到了襄阳之后,眼看蒙古大军团团围困,只得在周围暂且停留,并且遇到洪七公。直到昨日今夜一场大战,蒙古人后退数十里,这才乘机进城。

    “几位前辈来的正好,贫道正想着布一下黄老前辈的二十八宿大战,却是有劳各位了。”方志兴道。

    “二十八宿大阵,布这阵法做什么?”黄药师奇道。这阵法是他所创,自然知道其中奥妙,听到方志兴想要用这阵法,心中极是好奇。

    黄蓉也知道二十八宿大阵,闻言,顿时猜到了方志兴的想法,黯然道:“襄儿被金轮法王擒住,方兄弟想布这套阵法,救出襄儿。”

    黄药师皱眉道:“襄儿被掳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初来乍到,对此还不知情。当年他和方志兴一起推演武功,其中一套就是传给了郭襄,作为传承自己武学之人,黄药师对郭襄也极是看重。

    闻言,方志兴将事情大概解释了一遍,说道:“蒙古人今日败退,必然还不甘心,可能会用襄儿扰乱襄阳军心。贫道想着襄阳兵马不足,若和蒙古人正面大战,必用阵法才可,是以才想到了这个大战。”

    黄药师道:“这阵法变化繁复,当年见识到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阵后,我潜心苦思,参以古人阵法,加为四倍,创下这二十八宿阵。我这阵法的本意只用于武林中数十人的打斗,并没想到用于千军万马的战阵。然略加变化,似乎倒也合用。”

    一灯道:“药兄五行奇门之术天下独步,这二十八宿大阵想来必是妙的,还请药兄示下。”(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无量真仙 游戏仙缘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