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武夷偶遇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武夷山中,一对璧人正在游荡,两人身着道袍,一紫一黄,男的丰神俊朗,女的如冰似玉,宛如神仙中人,正可谓相得益彰。

    “志兴,可是还在担心襄阳?”眼见男子眉宇间似有忧色,那身着杏黄道袍的女子说道。

    那紫色道袍的男子说道:“是啊,局势维艰,由不得人不担心。如今襄阳战事虽止,但到蒙古兵马再来时,只怕就难以守了。襄阳城再是坚城,守了二十年已是难事,可不能一直守下去。”说着他停下脚步,忍不住看向西北,正是襄阳方向。

    这男子正是方志兴,旁边女子,则是他的妻子李莫愁。时光: 3w.如梭,此时已经到了景定四年三月,距离蒙哥身亡一战,也已经过了三年有余。开庆元年十二月,忽必烈最终率军北返,于次年五月在开平称帝,建元中统。此时理宗皇帝又改了年号,是为景定元年,襄阳安抚使吕文焕在众人撺掇下,乘机上表北伐,获得朝廷许可。方志兴、洪七公等闻讯赶来相助,和郭靖等人率军进兵,却为兀良合台所阻,几人再摆二十八宿大阵,却被兀良合台识得厉害,避而不战,最终僵持下来。景定二年六月,潼川安抚副使刘整以泸州十五郡、户三十万投降蒙古,四川防线告急。理宗皇帝大怒,命俞兴讨伐刘整,败;又命京湖制置使吕文德进剿,襄阳兵马亦被抽调前去,北伐至此暂止。

    次年初。刘整不敌离去,泸州光复。二月。李璮献涟海三城,杀蒙古戍兵。自海州泛海还攻益都,进据济南。之后传檄河北,邀各地汉兵起事,然应者寥寥。此时忽必烈已大败阿里不哥,调兵南下,遣史天泽、阿术等围剿李璮,并阻回返襄阳后重又北伐的兵马。七月,李璮兵败被俘,为史天泽斩于军前。忽必烈疑心汉将与李璮暗有交通。罢汉地世侯,收拢兵权。襄阳大军粮尽,亦退回,一时大战暂歇。

    刘整反叛后,方志兴已知北伐彻底无望,再次黯然离去。后来听闻李璮起兵,复又与郭靖等人在襄阳呼应,盼着大胜后获得北地汉兵响应。只是可惜的是,襄阳兵马连番征战。疲惫之极,虽然小胜数场,却难有大的进展,山东李璮那边。也只是困守济南,最终被史天泽所擒。经过此战,众人认识到北地汉人已归心蒙古。纵然北伐偶有胜利,也难以如岳飞北伐那样获得天下响应。心灰意懒之下。方志兴不再做无谓之功,带领杨过、郭破虏等人回返赤霞山庄。然后和李莫愁一起,在江南各地传授太祖长拳和太祖棒法,以期这些百姓在蒙古兵马到来时有些抵抗之力。两人自荆湖南路始,数月过去,已走遍江南西路,来到了东面的福建路,途经武夷山,遂到此一游。

    眼看方志兴忧色未褪,李莫愁心疼不已,劝慰道:“你我虽不是出家之人,却都是修道之士,这些纷纷扰扰,还是不要太过挂怀了。相信有郭大侠在襄阳,一定会处理好的。”数十年来,方志兴虽然年岁日长,但由于内功深湛,又精于养生之道,面相一直不过二三十岁。但这几年忧心战事,却让他头上多了几根白发,面上也显出皱纹,让李莫愁着实心疼不已。

    不过提到“郭大侠”,方志兴眉头更是紧皱。北伐失败之后,方志兴心知襄阳已不可守,力劝郭靖、黄蓉带兵离去,到其它地方割据一方,坚持抗蒙大业。不过郭靖、黄蓉心意已决,誓与襄阳共存亡,对此并不答应。方志兴无奈之下,只能带走杨过、郭芙、郭襄、郭破虏等人,免得他们深陷其中。每当想起此事,他心中都是感慨不已。

    “郭大侠心志坚定,我不如也!唉……”方志兴长吁一声,说道。对于郭靖、黄蓉的一些做法,他虽然有些不赞同,但对两人信念,方志兴却是佩服不已。明知不可为,却能为其付出生命,当真让人生敬。

    李莫愁见他不住长吁短叹,心下有些懊恼,后悔自己不该提及此事,惹的方志兴感叹。转而想到另一件事,说道:“我看霞儿和破虏年纪都不小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让他们成婚呢?”

    “成婚?霞儿和破虏,似乎还有些早吧?”方志兴愕然道。提到自己女儿,他也顾不得感叹什么了,作为一个并非出家的道士,对于自己妻子女儿,方志兴还是极为关心的。这些年郭破虏在赤霞山庄学艺,经常和方毓霞一起玩耍,虽然没有人刻意撮合,两人却渐渐有了情愫,特别是四年前面对金轮法王遇险后,更是进展飞快。方志兴离开襄阳时,已然和郭靖黄蓉一起为两人订下婚约,约定来日完婚,没想到李莫愁这么快就提起了。

    李莫愁撇了撇嘴,故作不悦道:“早什么早,霞儿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再不嫁人就成了大姑娘了,难道你还想让她和我一样晚婚不成。”说着她转过头去,似乎极为生气,对于两人当年蹉跎数年之事,她可是时有怨念。

    听到李莫愁提到当年往事,方志兴忍不住呵呵一笑,扶过妻子身体,说道:“好好,此次游历过后,我们便回去为霞儿和破虏主婚,这样你满意了吧?”仔细算算,郭破虏如今已经二十,而方毓霞更是二十有三。这年龄放在后世算不得什么,但在如今这个年代,两人却是已经算得上大龄未婚青年了,方志兴也不敢拖得太久。

    李莫愁听到这里,这才高兴起来,却又听方志兴喃喃道:“大宋已不可保,霞儿和破虏成婚后,把他们安排到哪呢?上次兀良合台便险些攻破潭州,总不能让他们继续留在赤霞山庄吧?”自己和李莫愁年纪已大,武功又高,倒还没有什么,方毓霞和郭破虏却都年轻,让他们以后在蒙古大军的铁蹄下提心吊胆,方志兴可舍不得。不过作为郭靖的儿子,一旦襄阳被破,郭破虏在中原定然步步维艰,方毓霞跟他在一起,非得受到连累不可。

    闻言,李莫愁也是担心起来。襄阳城自不必说,若是郭破虏随着郭靖守城,她定然不会同意女儿和郭破虏的婚事。而赤霞山庄布置虽好,却难以防住蒙古大军,方毓霞和郭破虏若生活在那,以后定然会遇到危险。她蹙眉凝思,想让方毓霞和郭破虏回古墓生活,却是内心不愿,而且也并不保险。想了一会儿,她脑海中浮现一个想法,说道:“有了,桃花岛是远在海外,蒙古鞑子定然鞭长莫及,霞儿和破虏到那里生活,定然无有疏虞。”作为郭靖、黄蓉的儿子,黄药师的外孙,郭破虏到桃花岛居住,谁也说不出什么。桃花岛远在海外,岛上又有阵法守护,可谓极为安全。

    听到“桃花岛”,方志兴眼前同样一亮。说道:“对,蒙古兵马陆上无敌,海上就差的远了。实在不行,可让霞儿和破虏到海外避居,也不失为一条退路。”不过想到后来崖山海战时,蒙古水师大胜,方志兴又不禁暗暗皱眉。如今蒙古水师虽弱,以后可不见弱了,桃花岛位于近海,可也不那么保险,作为一个小岛,即使有阵法守护,也抵不住数万大军。虽然蒙古一方不见得有决心这样做,却也不得不防。

    想到这里,方志兴转首东望,似乎看到了大海,又似乎看到了海对面的大岛,喃喃道:“泉州之东,有海岛曰流求。事有不谐,可往之。”相比面积狭小而又靠近大陆的桃花岛,流求岛可就胜过多了,此时岛上想必已经有了汉人,若是整合起来,以后再纠集一些不愿留在蒙古治下的民众,未尝不能练出一支兵马,那样即使蒙古水师去了,也难以讨得了好。

    想到兵马,方志兴眼前又是一亮,当初他劝郭靖、黄蓉带兵离开,用的理由便是到其它地方坚持抗蒙。当时他还想着到西南一些险要之地,如今看来,这流求却是更佳。蒙古大军连大理都能征服,并派遣兀良合台迂回攻略,四川、贵州等地,其实也难以守住。不过若是放到海岛上,形势却大有不同,若是用心经营的话,不说自保无虞,就是以此为基袭扰蒙古,也是有可能的,那样的话,抗蒙大业可就又有一条路径了。以此劝说郭靖、黄蓉,应该会有几分可能吧!

    “流求?那是什么地方?离这多远。”听到方志兴所言,李莫愁奇怪道。她几乎未曾出海,对于海岛也只听说过桃花岛等寥寥数个,自然更不知道流求了。

    “流求,在泉州之东,距泉州约有三百余里,地近千里,可谓东面第一大岛。此岛古称夷洲,也有说是三岛中的瀛洲,可谓神仙之地!”方志兴还未回答,便听到一个声音传来。两人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约莫六七十岁的道士,从山林中转了出来,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一派世外高人模样,却是同道之人。(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无量真仙 游戏仙缘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