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金蚕蛊毒(七)

    这般情形,自是大出众人意料,那中年矮者本意是在救人,哪料到鲜于通竟然把掌门当做了挡箭牌,眼看刀锋将要落在掌门身上,不得不收刀后退。【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至于鲜于通,他虽然逼退了中年矮者的攻击,但周围一众华山弟子的兵器、暗器,却让他一时间无从抵挡,只得故技重施,拖着华山派掌门迎了上去,想要让众人投鼠忌器。

    来不及喝骂,一众手持兵器的华山弟子急忙拨挡已经发出的暗器,免得误伤了本派掌门。不过这些人功力有高有低,又哪能尽数挡下,甚至一些功力较低的弟子,收之不及之下,手中兵器仍是向前刺了过去。

    眼看华山掌门便要丧生在本派弟子之手,厅中华山弟子无不目眦欲裂,更有的闭上双眼,似是不愿见此惨景。此事一出,对华山派来说不但是损失重大,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不知有多少弟子心中决定要把鲜于通碎尸万段,唯有如此,才能稍稍弥补万一。

    鲜于通聪明机敏,哪会猜不到众人想法,以他本心而言,实不愿与华山派结下如此深仇大恨。但如今生死之际,容不得他想太多,纵然他想要护住自己师父,也是无能为力了。

    正当众人或惊惶、或悲愤、或怒喝、或痛心……准备接受华山派掌门惨死自己弟子之时,场中昏迷的华山派掌门却突兀一动,从鲜于通手中挣脱出来。只见他脚步不动、手臂不摆,似是旱地拔葱一般,猛然向上跃起,半空中一个转折,已然避过了攻来的兵器、暗器,跌到了旁边一个华山派弟子身上。

    这一下极为突兀,不但周围众人没有料到,便是被围在中心的鲜于通也是如此。华山派掌门早就晕倒过去,还被他扣住了身体要穴,便是平日里完好之时,也不见得能够使出这般招数,让鲜于通如何会有防备。“这老贼,恁般奸诈!”心中念头闪过,鲜于通来不及抵挡,便觉得身体一痛,那些本应落在华山掌门的兵器、暗器,已然尽数落在了他的身上。

    “哈哈……想要我死,你们你别想好过!”虽然中了不下十余把兵器、暗器,鲜于通一时3style_txt;却并没有死去,反而狂笑起来。周围众人来不及欢喜,便已想到了鲜于通谋害白远、威胁众人的毒药,纷纷呼喝起来,急忙向后退避。

    不过人群密集,一时间哪里退的过来。一些离的近的,鼻中已然闻到一阵甜香,登时头脑昏眩,只觉天旋地转,眼前金星乱舞,似要栽倒过去……

    “呵!”正当众人惊惶之时,厅中突地响起了一声轻喝,音量虽低,众人耳中却听得轻轻楚楚。而且随着声音,正气堂中似乎刮起一阵微风,那些甜香之气,也尽数消散一空。

    正讶异间,众人突然听到鲜于通发出“啊……啊……”的一声声长呼,夹杂着叫声道:“快……决杀了我……快打死我吧……”似是受到了极大痛苦,让他难以忍耐。

    “这……是怎么回事?”没有了甜香之气,鲜于通又倒地不起,众人也就不再后退,反而对鲜于通为何如此痛苦好奇起来。作为华山派寄予厚望的精英弟子,鲜于通虽然人品卑劣,武功意志却绝对非同一般,便是方才利刃加身,也未见他有一声痛呼,如今不顾形象的大叫,可见他实在已是痛极。

    “哼!看这次谁来救你!”见到鲜于通这般模样,胡青牛心中当真是痛快之极。当年鲜于通身中金蚕蛊毒时,情形与现在一般无二,被他以高明医术救了回来,如今再见到此景,胡青牛自是明白鲜于通又是中了此毒。只是这毒药出自鲜于通自己,又为何施到了自己身上,却让他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只是在心中暗暗揣测。

    “胡……胡先生,难道鲜于通是中了金蚕蛊毒?”一旁宋远桥听到胡青牛自语,问道。这毒药他虽然有所耳闻,却来没有得见,只得向胡青牛求证了。周围的北斗剑派和华山派众人,同样也是如此。

    胡青牛心中畅快,话语也多了起来,拱了拱手,大声道:“鲜于通如今所中,正是金蚕蛊毒,此毒无形无色,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蚕虫同时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无可形容。按照刚才所说,贵派白师兄便是死于此毒,诸位大可验证!”却是趁机激起众人愤恨,消除本教蒙受的冤屈。

    众人听得鲜于通惨叫,本来心中还有意思不忍,但想到白远便是死于此毒之下,自己等人也险些中毒,不由摒弃了一些恻隐之心。一些闻到甜香的,更是请胡青牛诊治,免得感染了此毒。胡青牛心情大好之下,自是来着不惧,为众人一一查看。(未完待续。)

    ...

    ...

推荐阅读:山神游戏仙缘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无量真仙 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