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广陵止息

    “丁春秋的人传音搜魂不行,我要赶紧离开。【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阿碧,那边是什么地方,这太湖中怎么还会有星宿海的人”琴韵小筑,慕容复琴音落下,康广陵当即从中清醒过来,脸色一变,急急向阿碧说道。方才他正在教导阿碧抚琴,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琴声。这声音若有若无,却又直入耳中,其中旋律之妙,让他一下子沉迷进去。不过如今清醒过来,康广陵却顿时心中一惊,知道自己方才不知不觉之间,便已着了对方的道儿。想到师父曾经说起本门有一种传音搜魂的秘法,发出的声音能够让修炼本门内功的人在数十里外听到,他心中顿时大惊,只以为丁春秋还未离去,便要急着离开。

    康广陵对面,是一个瓜子脸、身着淡绿衣衫的秀丽女郎,也就是慕容复的侍女阿碧。她听康广陵突然说要离去,急忙起身道:“师父,怎么这么着急那里是参合庄所在方向,本家和星宿海向无交往,这太湖中除了曼陀山庄外,也不会有丁春秋的人,师父不用担心。”康广陵这些日子不断打探丁春秋的消息,虽然没有明说,阿碧自己却也猜到了一些,因此出言安慰。

    “参合庄”听到阿碧说那边是参合庄方向,康广陵微微一愣,起身离去的动作也止了下来。作为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世家,姑苏慕容断然不会和星宿派这等声名狼藉的门派扯在一起,正因为此,康广陵才敢放心留在阿碧这里。此时听到阿碧说那边是参合庄。他心中顿生疑惑,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你们庄里。可有人擅于抚琴”抚着胡须,康广陵皱眉向阿碧问道。

    “师父是在说刚才的琴音吗现在庄里除了我之外。只有公子擅于抚琴了,刚才那琴音,应该是公子所奏。几年没有听到,公子的琴艺进展了不少呢”眼里透着欢喜,阿碧道。慕容复的琴艺虽然大有改变,但她却仍是听出了端倪。

    “那琴音你也听到了”闻言,康广陵微微一愕,顾不得其它,又是急急问道。

    阿碧道:“是啊。师父您不也听到了吗”心中略有些奇怪,不知dingdiǎn小说,..o< s"a:2p 0 2p 0">s;<>康广陵为何这样问。

    “不是,不是”摇晃着脑袋,康广陵道。这才发觉了到底是哪里不对,又向阿碧问道:“参合庄离这里有多远,与这琴韵小筑最近的地方又是哪里”

    “啊”一声惊呼,似乎才发觉这diǎn,阿碧道:“参合庄离这里少说也有四五十里呢,阿朱姐姐的听香水榭离琴韵小筑最近。也有着四九三十六里,公子爷的琴音怎么能传到里”心中同样也疑惑起来。

    “厉害当真厉害南慕容,北乔峰,果然名不虚传”康广陵连声赞道。本来他以为抚琴之人用的是本门的传音搜魂。因此自己才能听到,没想到和阿碧交谈之下,才知道并非他一人听到琴音。他收阿碧做弟子。这些日子传授的只是音律琴艺,并无涉及其它。这琴音能至少让两人听到,显然用的并非是传音搜魂。更像是传说中凭借内力发出的千里传音。想到参合庄与这琴韵小筑的距离,康广陵纵然见多了高人,心中也仍是惊叹不已。这般年纪、这般功力,当真称得上骇人听闻。

    不过虽然推测出慕容复武功极高,康广陵心中的惊惧之意却是慢慢退去,反而回想起了刚才听到的琴音。他本就好琴成痴,适才不过是因为对丁春秋太过惧怕,才险些没了主意。如今听到奏琴的人可能是慕容复,顿时仔细回味起了音律,口中喃喃赞道:“好琴艺,好琴艺。这处高了一diǎn,似乎过于激昂这处低了一diǎn,却又并不消沉曲声慷慨激昂,却又透着一股豪迈豁达之意,当真是时间难得的妙曲。曲名又是叫什么呢”苦思冥想起来。

    眼见师父不再想着离去,反而有些发呆痴颠,阿碧也不奇怪,康广陵虽然年纪较长,为人却十分幼稚,有的人出于客气,尊称他一声“琴仙”,更多的人却还称呼他“琴癫”。此时此刻,他便陷入了痴颠之中。

    心想着师父一时不会醒转,阿碧正要离去,忽听康广陵“啪”的一声,击节赞叹道:“妙哉嵇生之音也。为是曲也,其当魏晋之际乎”摇头晃脑,引用着古人所言。

    听到康广陵话中的意思,阿碧惊讶道:“师父,这曲子难道是广陵散,您不是说它已经失传了吗”

    “失传”摇了摇脑袋,康广陵道:“如此神曲,又怎会真正失传了呢师父我的名字康广陵,可不就是从广陵散而来吗只是这人的曲谱,与我的大有不同之处,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碎碎念道:“可惜可惜这广陵散我所得不全,也不知道和你家公子的相比,哪一个才是正本,这一处这一处怎么有这么多的不同之处,不行,我要亲自去问一下,问他从哪里得到的这广陵散”说着他站起身来,招呼阿碧,让她带自己去参合庄。

    微有些迟疑,身为侍女,阿碧并不敢擅自带人入庄。只是这康广陵是她新拜的师父,直接回绝却又并不适宜。因此她想了一下,说道:“师父,咱们先去听香水榭暂居,到那里暂歇一晚,我再派人向里面通传一下,让庄里的人前来迎你”委婉说明并不能即刻入庄。

    康广陵痴颠之间,哪里会分辨许多,听到阿碧的话,反而奇怪道:“歇什么歇,天色又不太晚,咱们自己过去也就是了。走,走,快diǎn赶过去”不断催促起来。

    见此,阿碧也是无奈,只得带着康广陵上船。心中不断思索,想着如何让师父进入庄里,又不致冲撞了慕容公子,只是无论她如何作想,都觉得对这个痴颠师父无法讲通。

    “先却听香水榭看看,让阿朱姐姐想办法通传吧”心中宽慰地想着,阿碧划动小舟,和康广陵一起,慢慢向听香水榭划去。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无量真仙 游戏仙缘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梅夫人的生存日记神湮凡人弑仙记游龙图路人丁的修仙生...蛊惑大圣圣山无极末世重生之问仙为魔师表[系统]执神之手,将神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