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冷漠发指生绝望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桀桀……”

    纸妖腾起在空中,双手平伸,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嗖!嗖!……”

    几张猩红的纸片,带着凄厉的声音,疾射而来。

    义云赶紧侧身一避,不想那几张纸片原地一转,直接射向那还在拍照的少女和青年。

    “啊!”

    一声惨叫,叠合了女高音和男低音;那几张猩红的纸片立时就将两人的脑袋射爆,溅出一地的脑浆污血。

    “咔嚓!”

    少女的手犹自按动了手机的快门,来了一个最后的自拍,然后跌倒在地。

    “都该死!都该死!”

    纸妖狞笑着,呼啸而去。

    义云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唾了一口:“尼玛,这下连多少人点赞都不知道了!”

    紧追着纸妖一路而行,很快就到了一片都市的乱葬岗。

    几条啃吃尸体后,变得眼睛都发绿的恶狗,扭动肥壮的身体紧追在义云身后;这些狗和那些流浪狗不同,经常在这里啃吃人肉,变得胆大至极,见了人一点都不怕,还一副要扑上来啃吃的架势。

    都市中有太多死后没有葬身之地的人:工地事故后的打工者、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穷困潦倒的流浪汉、一些被雇凶勒杀后的无名尸体……

    对于这些人的生死,都市的统治者是绝对懒得过问的,所以才有了这一片乱葬岗的存在,其实若说真实的情形,这里应该是人类的垃圾场。

    纸妖腾升在一处。

    “嗷嗷……”

    几条恶狗被她射出的猩红纸片杀掉,那里是一床破烂的席子。

    义云走了过去,那纸妖不再逃走。

    “桀桀……看,这就是还有一点良心的人,最后的下场,你也想这样吗?”纸妖回转过身看向义云,她平伸的双手一抬,那个包裹着的烂席子就分开:里面的尸体,脑袋已经被野狗啃掉半个,但是那被树枝插爆的眼睛,犹直彰显着他的身份。

    是那个见义勇为,跳到河里救人的青年。

    义云眉头一皱。

    果然,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青年比起那些围观的人,还心存着良知;但是对于他的行为,得到的是什么?

    先被树枝插爆眼睛,本来还有一点可能被救活,却直接被救护人员因为没钱而遗弃;甚至后来赶到的办案人员,也是直接将他拖到乱葬岗扔掉了事。

    纸妖的脸上,已经就那种魔线描绘在白纸上的笑容,她声音干涩至极:“看,那里霓虹灯光闪烁,宛如人间仙境,但是存在的表里,是多么的肮脏龌蹉。都该死!都该死!”

    这样的情形,让义云心里也有些纠结。

    “呼!”

    纸妖又一腾,就见她身后再次冒出很多小纸人,这些纸人好似夏日的蚊虫,腾空而起,发出嗡嗡的声音,然后迅速的朝四面八方飞去。

    “你想干什么?”义云看向纸妖。

    那纸妖扭动身姿,脸上哗啦啦的被扯下一块,露出里面的竹子支架:“我本是怨气集结的纸人,被人抛弃随河水漂流,是这人的血唤醒了我;他误以为我是人,而有一丝良知的跳下河来救我,却被树枝插瞎双眼;他本来只是受了重伤,还不至于身死,但是围观的人,没有一个愿意出手相救。呵呵,真是可怕啊。”

    纸妖语气苦涩:“就是救护队到了,在确认没有人支付医疗费用之时,也是立即离开,这样耽搁之下,让一个本来不会死的人,就死于自己的良心之下。

    后来到的城警,再问清事由之后,更是直接将他扔到了乱葬岗,他们担心这人的见义勇为被那些媒体夸大,进而说他们无作为;并且,这种普通人就不应该多管闲事。”

    听到纸妖口里说的话,义云心里也是有些发苦,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要救他。”

    纸妖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来,义云盯看着那具裹在烂草席中的尸体,那青年的脑袋已经被恶狗啃掉半个,整个尸体都在发臭,这样还能救?

    “哎,都成这样了,就算救,那整容费也得花不少吧。”义云嘀咕了一声。

    纸妖瞟了义云一眼,目光从他腰际的收妖葫芦一掠而过:“你帮我。”

    “尼玛!我要是能救这玩意,早开个诊所捞黑钱去了,一三五人流、二四六手术增长加粗,附带卖点高价假药毒死人,有事护士搞,没事搞护士!”义云不满咆哮:“我还能干这什么鸟妖怪事务员?”

    纸妖冒了一头黑线,仍旧用那种酸涩的声音说:“我是怨灵寄体的纸妖,你要是不帮我救他,我就不停的杀人,杀光都市所有的人;并且就算你把我打成碎片,也不能收我!”

    “杀人,你杀不杀管我吊事!打成碎片也收不了你!”义云瞪圆:“尼玛,这么拽?”

    “当然,你其实只用帮我一件事,就可以救他。”

    义云有些不耐烦:“少说半截,有屁放完!”

    “烧我。”纸妖说完,就见三三两两的人梦游一般,走进了乱葬岗,那些人的额头上都贴着一张小小的纸人。

    “呼!”

    纸妖身形再一晃,地上腾起一团火来。纸妖站到火边,然后看向义云:“我马上会将寄在这上面的怨气抽出,而你就要将纸人一片片撕碎了烧毁,纸人烧尽,他就会醒来。”

    “就这么简单!把这玩意撕碎了一烧,就能起死回生?”义云脑袋嗡嗡的:尼玛,这又是什么狗血的套路!也太扯淡了吧!

    “桀桀……”纸人阴戾的一笑:“在你烧的过程中,我会从这些人的身上抽取他们仅存的良知,来融合,这才可以救人。”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啊。”义云走上前去,突然想到什么:“你怎么抽取良知。”

    “呼!”

    火腾的一下燃起来。

    纸人声音狰狞:“杀了他们。”

    “嘭!”

    一个人贴在额头的小纸人就轰然爆开,那人的脑袋顿时被炸掉,红的白的飞溅四处。

    “尼玛!这也太血腥了,你以为是搞电锯惊魂啊!”义云赶紧回转过头。

    “你还是快烧我吧,我这是抽取良知,只要良知够了,那个纸人就不会爆开,在这个区间,你要尽快将我烧掉!”纸妖声音冷漠:“义云,我要和你玩个游戏,就算这些人全部死光,他们仅存的良知也还不够万一,就像刚才这个,他的体内只有污血、杂碎、贪欲……却没有一丁点良知。”

    “现在,游戏开始。”

    “尼玛!”义云只能站过去,撕扯那个纸人扔进火堆中,身后就是嘭嘭嘭的爆炸声,义云想着那种脑浆迸裂的场景,有些作呕。

    纸人烧尽,身后的爆开声音嘎然一停。

    义云朝草席看去,那个包裹的青年,仍旧再那发臭,半边脑袋还是残缺不全。

    “呀!纸妖你忽悠我!”

    火中却传来一阵抽泣和绝望:“看来,良知在都市中是根本不存在了。”

    “哈哈……”

    一串冷笑后,那火堆陡然一下腾起火焰,将草席包裹的青年一下焚烧掉。

    然后一股黑烟进了义云腰际的收妖葫芦中。

    “这里,再无希望。”

    义云转身,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那些无头尸体,他不禁有一种错觉;这挤挤攘攘,看似喧嚣的都市中,满眼看去,都是一具具已经麻木的尸体在忙碌。

    冷漠。

    自私。

    义云走出两步,低头看见鞋上的污泥,他退了回去,在一具尸体穿着的鲜亮西装上擦了擦,然后淡然离开。。.。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