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狼妖挥拳满酒香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月光照到牛皋的身上,似乎给他裹上淡淡银甲。【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什么!武穆鄂王!你是说岳飞!”义云彻底激动了:“等等,既然提到这个,你的名字叫牛皋,难道你就是……”

    “不错,我就是辅文侯牛皋。”狼妖一笑:“与其说我是鹏举的手下,倒不如说鹏举是我的小师弟。”

    “尼玛!这什么情况!牛皋竟然是狼妖!”义云瞪圆了双眼。

    牛皋眼中泛动激荡的光芒,声音厚重:“当年鹏举上山砍柴,差点命丧虎口,是我那剑仙主人救了他;我的剑仙主人是紫狼修炼而成,他收下了我和师弟天狼子,念在我们都是同类,所以关系亲近,即是主仆,也是师徒。

    师傅见鹏举天资聪慧,就破例收鹏举为徒。鹏举极其聪明,什么法术一学就会,修为更是一日千里。天狼子见什么风头都被鹏举师弟给抢去,就处处和他作对,还屡次设下毒计害鹏举;师傅于是降下责罚,不想天狼子直接就叛离师门,只身下山。

    后来鹏举师弟下山为将,天狼子就挑起两国的纷争,师傅见此情形,就派我下山助师弟一臂之力。

    历经多少战役,其中最惨烈的当是诛仙镇一战,师弟只有几百老弱残军,却要对抗十万残暴之众,这时的天狼子已经是敌国国师,它指名道姓要小师弟应战。

    师弟为三军之首,只得迎战,但天狼子修为百年,师弟又怎会是他的对手,亏我及时赶到,我们三人各施法力,斗的是天昏地暗,日月不分,最后天狼子输了半招,我们两人虽然将他打败,却无法留住他,眼睁睁的看着跑了。

    敌军一时无首,这时各路大军汇合,师弟挥剑而下,杀的十万敌兵片甲不留,诛仙镇大捷。

    只可惜,后来师弟被奸臣所害,死于风波亭。我只能游走在这俗世之中,但天狼子仍在四处寻找我的下落,因此,我才误以为你是它派来的人。”

    “难怪你这样小心。”义云心想:“这种追杀,不休不止多少年……”

    “呼!”

    这时一个人影从那些死人堆里爬出来,翻身逃走。

    义云赶紧说:“有人跑了!”

    牛皋笑了笑:“我故意放他跑的,不然怎能一举捣毁他们的老巢。”

    “什么!你要去搞这些家伙的老巢?”义云不禁有些佩服眼前的狼妖来:“这样一头狼妖,不为祸都市,还一心肩负救济黑十字会和缉毒的双重正义,真是难得。”

    “小兄弟,你身手不错,未请教你姓名?”牛皋一双大眼盯看过来。

    “我叫义云。”义云说这话的时候,特意将胸膛往前一挺,也拿出几分豪气来。

    “不知义云小兄弟可有胆量跟我一起杀进他们老巢,烧了毒源。”牛皋陡然问出这句话。

    义云顿时萎了半截,不过受牛皋的眼神一激,胸膛再一挺:“有什么不敢的,杀点这些社会渣渣,烧点小毒品,我打发空闲时间经常这么玩。”

    “咔咔!”

    卡卡在他怀里狠狠咬了义云一口,这鸟人打发空闲时间都是撸和睡。

    牛皋顿时放声一笑,取出一个酒葫芦,仰头喝了一道,再抛给义云:“干此等大快人心之事怎能少了酒,来来来,我们俩喝一个。”

    都市的夜,被黑雾笼罩。

    一个废弃的旧工厂,一间依旧亮出灯光的房间里,一个男人坐在老板椅上,幽暗的灯光照下,这人满脸横肉,神情狰狞。

    他面前跪着一个黄毛青年,青年声音发颤:“那就是个怪物!开始是个人,后面就变成了一头青色的狼……”

    “狼!tmd,你是说一头狼搞走了我的货,搞走了我的钱!”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尖牙。

    “啊!”

    青年还要说点什么,只见他的眉心正中间多了一个窟窿,一道黄芒溅射而出。

    “轰!”

    一声爆响,门四分五裂的炸开,灰尘激扬,两个人影从中走出来:左边的人年龄稍大,额前有一撮白发;右边的年龄稍小,腰间插着碧绿的断笛。

    坐在老板椅上的男人并不惊慌,只是阴冷的一笑,然后一声嗷呜,瞬间化成另一个模样。一双丹凤眼,闪出点点寒光,高挺得鼻子薄薄的嘴唇,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

    男人:“师兄,好久不见,最近可别来无恙?这倒好,我遍寻你不到,你到送上门来!”

    “竟然是你!”牛皋有些吃惊:“天狼子,没想到你竟然就是毒源!”

    “哈哈!这可算是惊喜了!”男人说完身体突然凌空飞起,四周泛着妖异的红光,右手凌空画了一个红色的圆圈,闷声一吼:“御雷电!”

    霎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陡然淋下。

    “轰隆”

    惨烈的一声爆响后,一道闪电向牛皋左肩劈去。只见这条闪电好似一条迅速游动的长蛇,牛皋身子极速的往右转,躲过致命的一击,右臂却被斜斜的擦过,留下了一条浅浅的伤口。

    牛皋怒笑:“御雷电,好!你也试试我的乘风雷!”

    就见牛皋双拳散开,化拳为掌,双掌一斜,一时间,雨停了,风静了。所有的雨滴化成千万根金黄色的针,向天狼子射去。

    天狼子双手迅速支起一个巨大的红色保护罩,那雨滴如针一般尖锐,夹杂着牛皋的劲气,不断的射到其上,保护罩上渐渐的出现裂纹,裂纹越变越大。

    “嘭!”

    又是一声震响,风雨雷电都不见,只有漆黑的夜空。

    牛皋头顶的金光变的赤黄,浮出一双金黄色的锏,他一手拿住双锏,撑身向天狼子打去。天狼子亦是抽出一条泛着妖异红光的棍。

    锏棍相交,两种法器,两种法力,红芒金光。

    两人双脚陷入地中数尺。

    “哗啦!”

    两人同时凌空而起,做着相同的动作,双脚不停在空中游走,描画图符。两人都是双手向下弯曲,在往右一摆,突然成拳,极速的向对方击去,黄红两种法力相互撞击。

    “嘭!”

    一声闷响,两人缓缓落地,各自吐了一口鲜血,义云瞅准时机,取出断笛,向天狼子丹田后心刺去。

    天狼子感到身后的威胁,侧身一避;牛皋趁机挥动双锏,一下打在天狼子胸口。

    “嗷呜!”

    一声猛啸,男人就陡然化成一头浑身赤色的巨狼,牛皋这时也是一声狼啸,化成一头青狼。

    双狼对吼一声,就扑上去开始撕咬。

    义云赶紧游走在边上,想了想,就将那沾染了狼血的笛子放到嘴边,一首《将军令》立时就吹出来。

    赤狼顿时呈现浑身松软无力的状态,青狼扑上去,就是一顿狂咬,顿时将那头赤狼撕成碎片。

    废旧的工厂,一片狼藉,满地都是劲气撕裂开的深沟。

    牛皋和义云疲惫的坐在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水塔上。

    “哎,义云小兄弟,看你腰际的是收妖葫芦?”牛皋取出酒葫芦畅快的喝了一口。

    义云拍了拍收妖葫芦,亦是一笑:“是,但是今天已经收到妖了。”

    “哈哈……”牛皋一笑,将手中的酒葫芦抛过来,义云伸手接了,也是一口饮下。

    “哎,义云,你刚才吹的笛音,颇为好听,再吹一曲!”牛皋兴致颇高。

    义云将酒葫芦扔回去,干净利落的回答一声:“好!”

    他站起身来,立在水塔上。

    整个废旧工厂已经被彻底捣毁,就这废弃的水塔高高耸立。

    笛音一响。

    牛皋就纵身跳到空中,口中念着:“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漫天的劲气激扬,就将义云身下的水塔引爆。

    那时,月白星高,水花四溅,冲天的酒香透人心脾。。.。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