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诡异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第二种,可能根本没有这线索,或许这九种生物代表了别的东西。【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要知道,九这个数字在东方寓意很多的。”

    “而第三种,就是这条线索是真实的,凶手接下来还要行动,当有第十名被害人出现时,那我们必须要找出答案了。”

    “找出什么答案?”叶警官随意问道,她现在的神情似乎很不专注,但沉浸在推理中的义云终究还是没有发现。

    “知更鸟…到底是谁?!”

    “一切都在围绕着它进行述说,它是故事的开始,也将会是故事的结束。找到知更鸟,就等于找到了凶手。”他总结道,半晌没有回音,义云抬头一看,眼前哪里还有那女子的身影,只剩下被风吹得跌跌撞撞的照片。

    “啊啊,真是没有礼貌,要认真把别人的话听完啊!”义云不满的喃喃着,他一脸郁闷的看着自己床头上那满满的‘案发现场’叫苦道。“头上挂着那些东西叫人怎么睡得着啊!”

    他正抱怨着,床上那信息袋又震动了起来。

    “还来?信不信我朝山先生要个root权限把你这功能给卸载了啊!”他不情愿的把信息袋抄在手里,打开一看。

    “本市,xx路,xx小区,妖怪出没,种类不明。”

    “所以说这种模糊的信息是闹哪样啊?合着白天我也闲不下来了对不?信息袋你是不是忘了我的废柴设定了啊?”义云吐槽道。眼角余光瞥到床边,那里有一个黑色证件。

    他好奇拿来打开,发现正是叶警官的警官证,只不过让义云心底一震的是她的名字。

    叶鸢。

    一瞬间,义云在脑海里把刚刚的对话都过了一遍。抓住了最重要的两段话。

    “我老爸以前也是干这行的,好像是在什么‘红襟鸟’的组织里呢。”

    “那麻烦你了,之前的失礼很抱歉呢…”

    “我真是反应迟钝啊!”义云气急跺脚,自言自语快声说道。“因为叶鸢说她老爸也是干这行的,我先入为主认为了她父亲跟我一样是妖怪事务员。”

    “可叶鸢认为的是,我们这一行的特点就是‘接触妖怪’,那么他的父亲究竟是干什么的就耐人寻味了。”

    “并且还加入了名为‘红襟鸟’的组织,这一定是他的父亲为了隐瞒实情所捏造的名字,而那组织的真正名字…是知更鸟!”

    他顾不得穿道袍,拿起桃木剑就冲下了楼梯。不过在下楼时略一停顿,他走到电梯处,按了几下,没多久时间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门。

    “果然电梯坏了也是谎言,这女人借助一条登山索居然爬到了十四楼,怎么想也不可能是普通警察吧?”

    无数的思路涌进了他的脑袋里,他感觉什么都明了了。

    “推算错误,我之前的思路被局限了,单纯的认为知更鸟是一个人,万万没想到它却是一个团体。”

    “但是叶鸢什么都知道,她来这里并不是要我协助调查的,或者警局要我协助调查的另有其人,她却先他们一步找到了我。”

    “因为她就是鸢,未死四人其中之一!而索命的凶手在今天也即将找上她,肯定是在她自己的卧室门口看见了‘鸢’的图案了吧!”

    “为了生存,她要寻得作为妖怪事务员的我的帮助,可是当真正接触后却对我的表现很失望,然而为了不让无辜的我送命她没告诉我实情,靠这个蠢女人,不知道我有忠犬性格么,身为女王的她稍微调教一下就是很好的炮灰啊混账,居然看不起我。”

    义云咬牙,等电梯门一打开,他大吼全力跑向了外面着。

    “居然擅自为男人着想,这样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女王!总之蠢女人在我找到你之前,你可千万别死啊!”

    叶鸢一身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她将穿着的制服脱下随手扔在椅子上,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接着慢慢走回了客厅。

    在不远处,她的卧室门前,深深的雕刻着一个鸢鸟图案。

    解开衬衣两个扣子,露出一片酥胸,叶鸢重重躺在沙发上,似乎就打算这样一睡不醒。

    可惜,万般思绪从她心头涌来,这样怎能睡得着?

    她从衬衣口袋里摸出一个晶蓝色的挂坠,翻开盖子,挂坠内部有一名脸带微笑的青年男人的照片,叶鸢看着它,眼神逐渐迷茫。

    “老哥哟,你当初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她看了许久,不由轻叹一声,将挂坠合住,珍而重之放在怀里。而后静静躺在沙发上。

    过了许久,空荡的客厅里,传来了诡异的歌声。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我杀了知更鸟,

    用我的弓和箭。”

    叶鸢睁开眼,她环顾四周,警惕的坐起来,手慢慢摸向了椅子制服上的枪套。

    仿佛没有注意她的小动作,歌声还在继续唱着。

    “谁看到他死了?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到他死。”

    与此同时,在客厅的前方,一具焦黑的人体凭空冒出,它大体算是人形,全身像是被大火烤了很长时间,甚至就连血肉都变成了焦炭。

    胸前两团凸起的黑球是它的女性特征,诱惑此时成了狰狞。它的眼睛,是血红色的。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我取走了他的血,

    用我的小碟子。”

    焦黑人形根本就没张口,空灵的歌声就像是凭空唱出。面对这突破人类认知的物体,叶鸢紧咬着银牙,她从枪套里迅速抽出手,手中赫然拿着一把手枪。

    歌声还在继续唱着,焦黑人形则慢慢走向了叶鸢。它的每一步都在光洁的地板上留下一个焦黑足迹。近乎窒息的感觉笼罩住了她。

    “谁来扶灵?

    我,鸢说,

    若不走夜路,

    我将扶灵。”

    歌声到鸢这里停止,僵硬的人形慢慢的对着叶鸢伸出了它那形似手的前肢。

    而就在这一刻,原本紧绷着身体的叶鸢娇叱一声,她伸腿一挑前面的茶几,雪白的大腿犹如弹簧一般将厚重的大理石茶几生生挑飞,那茶几带着风声沉沉砸向人形。。.。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