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选择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哪里。【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义云先生是我宋某的贵客,宋某只怕是怠慢了,哪里还会像先生说的那样。今日这事确实是一个意外,倒是让先生见笑了。不过还是麻烦九黎府了。”宋姓主人仍旧是礼貌有加,让人想对他发怒好似都是在无理取闹了。此时面对如此情况他也是坐在床沿,不过床上好似躺了一个人。

    “干!他妈的,他不说麻烦老子,说麻烦九黎府?!威胁老子?!日!”义云心里真真是怒火憋的要把自己烧死了。

    身旁突然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娇滴滴的。“阿诩,你怎么什么时候都不忘算计!吓到义云先生了!”语气里满含撒娇的成分在里面。

    “小荷。你。。又在说笑了!”

    “我在说笑?阿诩,那你来跟义云先生说说到底是谁在算计谁在说笑?说说从一开始你是怎么算计我的!嗯?”小荷的声音尖利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崩溃了的样子。

    疯子,这两个人都是疯子。义云只在心里这样想着。

    小荷说完后久久没有声音,只有三人,不,四人,不,三个半人浅浅的呼吸声。知道义云都快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宋诩才开口打破寂静。

    “先生想必很想知道我一直谋划的事是什么很久了吧?”宋诩不待义云回答复又开口说到“床上躺着的是我的妻,那是家族里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情况也不甚妙,可是阿禾当时仍旧执意要嫁给我。”说到阿禾这个名字是,义云注意到小荷的身体明显抖了一抖。心里不免叹息,对他又多了几分同情。一个男人对别的女人,叫名字都要同音的执着确实可怕。

    “后来阿禾嫁给我,说服了她的娘家为我带来助力。我记得我要出去谈事的前一天晚上,我和阿禾剪烛时。阿禾看到窗上我们的影子,还调皮的吟起了诗。何当共剪西窗烛,问君归期是明天。呵呵。。”想到可是宋诩不住笑了,有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一眼,被宋诩挡住义云始终看不到床上人的样子。

    “我的归期确实是明天,我没有告诉阿禾,只要明天我得到了宗族里的认可,我就赢了。我并非是要远行,不过是有些事情需要暗地里来完成。可是我终究是棋差一着,算不到他们居然这样狠。。这样狠。。阿禾碍着他们什么了。竟要如此害她!”

    “此后一些事情我也不想赘述了,我提前发那他们自是措手不及。而此后我便开始四处寻医。不惜一切代价。。”宋诩的故事好像就这么说完了,义云不明白这样为何会让小荷如此跟他,就算爱的不是她也不至于恨到如此地步。如果没猜错宋诩还是一手养她的主人不是么?

    小荷哭的整个人都抖起来了。跪坐在地,双手掩面。

    “不惜一切代价。。怎么不继续说了?”小荷用手擦了擦脸,又把手在裙子上擦了擦,缓缓站起来。

    “义云先生莫急,我来跟你讲故事。后来你寻到方士告知秘术!我雪荷妖灵一族药用价值可解百毒!于是你圈养一池雪荷妖灵!你更是没有想到我是雪莲中的极品九瓣雪荷!不但最先化型,更是钟情于你!有情的九瓣雪荷。。效果更好!借来观音莲。不过是确保换命是万无一失!哈哈哈哈哈!!!宋诩你果真是一步一步算的极好!如果不是误闯,我到今日,不,我到死也不知道!”小荷的声音越来越尖利。越来越绝望。

    “阿诩我说的可有错?”

    “无错。”

    义云站在才觉得说他们两个人是疯子真是没有错。

    “干!你们到底要如何!”

    “要如何。。”宋诩低着头,好似在反问义云又像是对着小荷的喟叹,更像是

    再问自己要如何做。

    “自然是要救我的妻。”

    “到了这种地步你仍是要救她?也罢,那我先杀了你。再救她可好?那样你就可以陪我了。”

    宋诩摇了摇头。“你若救了她,还执意要我宋某一条命,义云先生作证。倒时我这条命双手奉上。”

    “到这种时候了你还是不信我?”

    义云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但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怎么也不好插手,只能当一个看客。

    “你便是如此爱她?如此对我?好好好!我成全你!我要你安乐与她共活一世!”

    说完扯开宋诩,坐到床沿一手掏出自己的心,未见血淋淋的场面,反而是个七彩琉璃的器物盛满了粉色的血。小荷把血倒进宋夫人的嘴里,到最后连那琉璃样的器物也被化成粉色的荧光被吸收进宋夫人的灵台。

    做完小荷就似是没有了生气,整个人看上去虚弱极了。

    “宋诩!我讨厌你!”小荷说完像宋诩扑去,最终确实倒在了宋诩的怀里,化作荧光随风去了。

    屋外的妖灵随着小荷的死也都一一散了。

    义云什么也没帮到,反而是看了个故事。活生生,血淋淋的爱情故事。爱的那么深,可以为你去死的人,同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讨厌你。哎!这就是人了么?

    义云还需在停留一短时日,等宋夫人醒来,也要等观音莲来安抚雪荷妖灵,同时净化他们的戾气。

    第二日义云起来推开窗,池子里的荷花一夜开败,就像昨日消逝的那么一个女孩子。

    “义云先生。义云先生!”原来是李伯来了。

    “义云先生我家主子让你今日就走。他就不来相送了。”

    “宋夫人醒了么?”

    李伯摇摇头,也不知是没醒还是不知道。

    “你家主子呢?”

    李伯听到宋诩才露出了个无奈的表情,并摇了摇头。“哎!在一池亭里喝了一夜酒了。”

    义云话也不多,把观音莲收进方樽就走了。

    一池亭,真真是个潇洒的人。可是现在呢,一池。。忆池。。你心里到底是爱着那青葱如玉的禾还是假戏成真的荷。一池,忆池,忆那开败的一池荷么?

    走至高处义云回头再看,仿佛看见了又是种了一池新荷,却再无当时盛况,宋诩也独独陪了那池荷一生。

    你最爱的人还陪在身边么?陪在身边的还是最爱的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