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黑色羽毛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哈哈,仙人还不是毙命在我手中。【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云刑化做一阵风,嚣张地离开。荷塘一片萧条,只剩下黑鸦的啼叫。

    另外一边义云一行人正在往竹屋赶,烟雨过后,池边小屋朦胧地立着是那么的美好。“鬼爷爷,我回来了。”安水月跳着推开门却看到痛得令人窒息的一幕。

    红色纱帐的床上何烨笔直地坐着,身上的衣服早已血红,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一丝灵气。英俊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到老人往日慈祥娇嗔的模样,屋内凌乱不堪,掉满了黑色的羽毛。

    “鬼爷爷?我不信!他不是鬼爷爷,鬼爷爷别闹了,快出来吧!”安水月情绪失控地在屋子里边喊边找。

    “他死了!”白羽的重喝把安水月最后一点侥幸破灭。她轻唤着走了过去,颤抖的玉指抱着他的身躯,已冰冷。

    安水月伏在他身上哭泣着,豆大的眼泪顺着颤抖的睫毛落在地上,溅起一丝尘土。

    裙诀不经意沾上了荷香,从此坠入尘网,往日初见的回忆又涌上了心头。

    红袖楼七岁的安水月一身活泼的红色长裙坐在红色栏杆外晃动着双腿,远处对面的荷塘里仔细看一个清秀的男子在洗澡,那模样跟鬼爷爷死前的一模一样。原来我们早就遇见,碧绿的荷塘里何烨头顶一片荷叶悠闲地躺在水中闭着眼睛,安水月呆呆地看着,不知道为什么阳光照在他的侧脸格外好看。

    “死丫头!又躲在这里偷懒!快去洗衣服!”身后骂骂咧咧的女高声把安水月吓了一跳,随后她的耳朵便被整个揪起毫不留情地往后拉。安水月咬着牙硬是没哼一声被丢到了门口,还有一大木盆的衣服。

    “麻利点!砰!”女声不耐烦地交代了一声,把门重重地一关转身进了屋。

    安水月瘦弱的双手端着木盆,耳朵红肿了一片。把木盆放在池边的石头上心不在焉地拍打着棒槌。

    “喂,有蛇。”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响起,安水月大叫了一声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掉入了水里。

    “啊!救命!”安水月在水里扑腾着。清凉的水口鼻中流窜难受极了,这一瞬间安水月以为自己要死了,这样也好不用这么累得活着,她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慢慢地往下沉。

    一双温暖的大手把她捞起推上了岸,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安水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清秀脱尘的男子,黑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喂,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这么傻啊。”何烨明媚地看着,递过一枝莲蓬。

    安水月坐起不满地推开。兀自拿过衣服搓洗了起来,她知道如果不洗完这些她又会被打。一双小手搓得通红,何烨不满地皱眉拉过衣服笨拙地洗了起来。安水月意外地看着,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这种感觉怎么暖暖的挺好的?

    很快,一木盆衣服便洗好了,何烨青色衣袖擦了擦脸看着她笑。安水月瘦小的身板拿过衣服起身走了。

    “喂,我帮你。”何烨起身追去,可是那个倔强的小妮子头也不回。瘦小的身躯看着怪让人心疼。

    跟着她走到红袖楼,安水月把木盆放在门口,走到门前敲了几下。许久没人开头,安水月又咬着牙敲了几下。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开门的正是之前的那个女人粗肥的脖子一颤一颤地开口骂道:“敲什么敲!衣服洗好了?”女人走过去看都没看盆子一眼,便把盆子一踢鼻孔朝天说到洗不干净,拿回去重洗。

    安水月低着头,她就知道会是这样。这样的戏码几天都会重演一次。

    “还楞着干嘛?还不快去!”肥胖地女人伸出粗粗的手指又来揪安水月。还未等她的碰到安水月的耳朵,便被何烨推开。

    “别碰她。”何烨冷声厉声,蔚蓝的眸子覆上一层寒意。

    “哟。这是谁呀,我家的事你管得着吗?!你这丫头早知道这么讨男人喜欢,就让你接客去”女人尖锐的声音抑扬顿挫地扬起,肥胖的手欲要朝何烨胸前推回去,却扑了个空。何烨冷哼一声,投去一个讽刺的表情把胖女人彻底惹火了。

    “给你点颜色还真当开染房了,也不打听打听我红袖楼孙妈妈的名号!”胖女人说完手一拍,门内便冲出来一群打手手持木棍二话不说朝何烨冲过去。

    一番打斗之后打手都被打倒痛苦地在地上蜷缩打滚,胖女人畏惧地看着何烨手抖着跑进了屋,扔下一句话:“你给我等着!”

    何烨回头抱起幼小的安水月温怒的语气说:“跟我走!”

    荷池边一颗石子轻快地跳跃着蔓延开几圈涟漪,何烨坐在池边手中的石子“嗖”地飞出,又打出一个华丽的水漂。“你的父母呢?”何烨漫不经心的问。

    安水月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摇头。自她记事起她的母亲便不在了,父亲喝酒赌博欠债太多把她卖给了青楼。

    “三天后来这找鬼爷爷收留你。”何烨转身离开。

    就这样三天后安水月在荷塘的竹屋里见到了鬼爷爷,一直生活到现在,原来一直是他在帮自己,可是现在他却已经不在了。

    “是谁做的?!”回忆截止安水月突然暴喝,自己才刚刚离开没几天待她最亲的人却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她红着眼睛看着侧在一边的白羽,一些疑惑跳出来放大,狠狠地指着他:“是不是你?”

    白羽连忙摆手:“怎么可能是我,救命之恩大过天,我怎么可能害何烨。”燎原台自他救了自己,白羽就暗自下定决心跟随何烨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包括这次上九宝山保护安水月也是何烨的意思。如果自己在他身边,也许他就不会死,想到这白羽也是阵阵心痛和自责。

    “是我!”天空中传来一声得意的话语。云邢应声而至,他的周身包裹着**的黑气,眉心一个黑色印记,席卷着黑色羽毛从半空落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