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戎马生涯踏青山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谁也不知那少年是谁,却在自己心里扎了根。【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再见是虞家沟前,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项羽招兵买马带着江东八干子弟,北上路经虞家沟,隔着一条溪水,看到了英俊威武,气度不凡的他,由于风吹日晒,长途拔涉,肌肤已略变成紫黑色了。

    那一双眼睛还是炯炯有神,目光中露出锐气她内心欢喜,感到无限幸运还可以再见他一面。而项羽因为与哥哥虞子期一同阅读兵书,谈论战事,还经常在后院里操戈练刀,赛马比武。亲眼看见虞姬能歌善舞,吟诗要剑,心里不禁暗暗喜欢。

    三见便是洞房花烛中,那“撒珍珠”中的佳人笑脸,默默不语,婀娜含娇。

    一把珍珠撒在东,

    两支红烛赤彤彤。

    二把珍珠撤在西,

    将军娘娘配夫妻。

    三把珍珠撒在南,

    戎马生涯踏青山。

    ……

    九把玲珠撒在高,

    推翻暴秦乐淘淘

    十把珍珠撒在低,

    大王今朝得贤妻。

    仿佛就在昨日,我知道你舍不下我,你有你的盖世雄心,我要你放心的走,毫无顾虑的战,霸王,若有来世,虞姬……

    鲜血喷溅而出,项羽看着眼前的佳人倒下,推翻了矮桌,将佳人揽入怀中“虞姬”声音里的悲伤让虞姬也忍不住掉眼泪。

    “霸王,虞姬有幸陪你多年,已经心满意足,如今刘邦咄咄相逼,虞姬不要你为难。”

    “不,虞姬,没有你,我要这江山与何人共赏?”

    “霸王。虞姬一直记得你说过的‘彼可取代他’”。

    虞姬歌罢自刎,以断项羽后顾之私情,激项羽奋战之斗志,希冀他胜利突围。如此大义凛然、忠于爱情,义云心中酸酸的。那是毕竟项羽才三十余岁,虞姬深知项羽一生百战,出生入死,也曾有过“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从而击败秦军,起死回生的经典战例,也曾有过以三万人杀汉卒十余万人,逼迫刘邦数十骑逃跑的经典战例;可是此时,虞姬非但不用以前的类似处境鼓励项羽。恰恰相反,反而哀叹“大王意气尽”!此刻项羽身边尚有八百余骑,俱是精兵良将,无不以一当十。即使打不过刘邦,起码可以保护项羽全身而退,以图东山再起。事态的发展也验证了这一点,项羽突围而出。到了乌江边,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檥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 可见项羽不是没有渡江生息的机会,只是项羽固执地认为“天之亡我”,引弓磨剑战一场干戈,乱世英雄,谁能平定,博弈天下,斗不过她留下的轮廓。

    青铜尊的酒,一个人独酌,即便天下在手也是太寂寞,灯盏里的愁,千秋难消,就算看遍这红尘流年萧瑟,胭脂依然褪了色。

    虞姬,孤王真成了孤独一人,罢了,如今刘邦与我两分天下,我将这半壁江山交给他就来陪你。

    一封血书放在了乌骓马背上,去吧,去自由的奔跑吧,说罢在马腿上拍了一巴掌,乌骓马悲鸣,在乌江的岸边,来回长嘶,乌骓马还是没有找回自己的主人,还是没有驮起一段生死的千古爱情。

    “你现在还不明白吗?虞姬”义云收回流光镜看着虞姬说道。

    “哈哈哈,原来我错了,我以为只要没有我,他就可以一展抱负,雄霸天下。”“对,你错了。你以为的好,对他不一定是好,你从没有问过他,你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是我害了他,是我。”

    “不,项羽最应感谢的应该就是你以自己的死,使得一个男人释然。自刎乌江的举动,应当是一种释然。爱情的、政治的、军事的是他整个生命的升华。但这种升华来的太晚,以外人看来的悲剧来结终。”

    义云回想起历史书里的虞姬为西楚霸王项羽爱姬,常随项羽出征。楚汉相争后期,项羽趋于败局,于公元前202年,被汉军围困垓下(今安徽省灵璧县南),兵少粮尽,夜闻四面楚歌,哀大势已去,面对虞姬,在营帐中酌酒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词苍凉悲壮,情思缱绻悱恻,史称《垓下歌》。此际,这位叱咤风云的人物,竟也流露出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哀叹。随侍在侧的虞姬,怆然拔剑起舞,并以歌和之:“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歌罢自刎,以断项羽后顾之私情,激项羽奋战之斗志,希冀胜利突围。

    项羽突围而出,到了乌江边,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檥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 可见项羽不是没有渡江生息的机会,只是项羽固执地认为“天之亡我”,不愿渡河,“乃自刎而死”。

    史书里一个是无言见江东父老,一个是对江山爱情的释然,历史背后埋葬了多少爱情故事。

    英雄与美女,战争与爱情。他们的爱情,在鲜血处处的垓下在秦汉之间的乌江里,在以后几千年的时光里,留下了最凄凉的一迹亮色。

    叶轻眉将义云的流光镜罩在义云身上,刚才的心痛和悲愤消失不见。“流光镜里锁住了他的一缕残魂,他最后的愿望就是再见你一面,告诉你,他已经释然了,你不用再找他,或许在未来你们会再相遇。”

    虞姬眼里的眼泪像暴雨一般,而她也不再压抑着哭泣,哭着哭着就笑了。身影化为点点绿光,飘散在乌江里。

    义云心里不禁佩服起项羽来,在江山爱情面前,勇敢地选择了爱情,虽然世人认为他是无颜见江东父老,可是自己知道项羽,为了无愧于英雄名节,无愧七尺男儿之身,无愧江东父老所托,以死相报。“不肯”!不是“不能”、不是“不想”、不是“不愿”、不是“不去”。他释然了,也自由了,抛下了那繁琐的俗物,追寻着自己的爱情而去。

    叶轻眉将流光镜丢还给义云,潇洒的离开。义云感觉今天的叶轻眉更加迷人了,不禁看呆了。“呆子,你还不去把孩子领回去。”

    “那孩子在哪啊?”义云看了一眼乌江,笑着追上叶轻眉。

    “你求我,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你……”义云看着叶轻眉脸上得意的笑容,不禁脸红了起来。

    “回去就找到了。”义云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来,和叶轻眉打闹着跑远。(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