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再去请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义云在一边打着哆嗦,这两个大男人在这打情骂俏是闹哪样?还颇有几分强抢民女的味道。【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想着义云就着边上一块石头坐下,看起这场好戏来。

    严筠手拿一把金黄大刀,简单有力的刀法犹如他这个人,不出三招刀就架在了羽梵的脖子上。

    “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走的。”羽梵脑袋别向别处,若非自己情愿,别人休想让他离开这座山。

    “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你,就是要带你走。”严筠看着面前这个小白琴师,此时因为生气的缘故,脸上两抹淡淡的红晕,顿时觉得可爱不禁戏弄了一番。此时他的脸上戏虐的露出腹黑的笑意,哪里还像群臣嘴里那个冷御君。

    羽梵吃惊地看了他一眼,严筠便上前来提他,犹如拎小鸡一下一提飞下屋顶。

    “放开我,我不走。”羽梵挣扎大喊着,可是严筠的手像老虎钳一般牢牢地握住他的手臂,纹丝不动。他的眼角莫名的生出一丝玩味,也许把这个人带回去还挺好玩的呢。

    “放开他。”义云放下翘着的二郎腿站起,好一副英雄救美的美好画面。现实是他身上的衣服以及湿哒哒的头发大大地破坏了这美感,好像一只悲催的落水狗。

    “咳。”义云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无视某位不屑的眼神,给羽梵投去一个肯定的眼神,“放心吧,我会救你的。”

    羽梵一脸黑线,我也想相信你呀,你好歹也穿的让人信服一点好吗?

    “就你。”严筠指了指,发出一阵难听的嘲笑声,他扔下攥在手上的羽梵,抽出腰间金光闪闪的大刀便朝义云砍来,就你这小菜牙,给我剁一刀都不够剁。严筠如是想着。

    严筠穿着蓝白相间的褂子,肩上是一件带着金色镶边的披肩,脚上一双黑色的长靴,一看就是一副官兵打扮。只见他挥舞着大刀,强烈的阳光下刀面上反射出一道耀眼的白光,闪的义云都要睁不开眼。

    义云凭着感觉躲开迎面劈来的刀刃,在腰间抽出那把完全湿透了的桃木剑。

    “哟,现在还有人用木剑啊!”严筠嘲笑着讽刺道。

    尼玛,跟了我这么久的家伙可不是盖的,这可是砍杀了无数妖怪的宝剑呢。义云坏笑着准备给这个自负的家伙点厉害瞧瞧。

    桃木剑剑声流动着一道明亮的绿色内力,义云掌心朝剑柄一拍,那把剑便具有灵力一般漂浮在空中。“嗖”的一声,那剑只是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快速地朝严筠飞去。严筠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招式,急忙拿刀接招。就这样,一刀一剑黄绿两色乒乒乓乓在空中打得火热,义云却抱着胳膊在一边看得悠闲。

    严筠拉着一张脸,好似千年寒冰。手上的大刀加快狠戾了几分。大刀砍在木剑刀侧生生被砍出几个缺口来。义云此时的表情已经不似刚才那般漫不经心,而是眯着眼睛身子地看着对面的人儿。

    “咔嚓!——”一声清晰的响声,义云半空中的桃木剑裂开了一道缝来,眼看着就要断裂成两截废材了。

    严筠见势加重了力道。那木头又开裂了几分。

    石头上的义云盘腿而坐,一双兰花指冒着绿意放在胸前,不以为然。

    桃木剑上断裂之处,内力流淌更弄。接着翻涌起一道光朝严筠身上射去。那光线甚是强烈,硬是将他打得吐出了一口老血。那鲜红的血液滴在桃木剑上,红绿相错甚是诡异。然后那剑竟然奇迹般的愈合复原了。

    严筠不可思议地看着义云。好像看一个怪物一样。“这,怎么可能?”严筠指着那剑,又指了指义云,他自认为自己武功天下第一,怎么会败在这么一个人手里。

    “怎么不可能,这便是剑术最高境界。”义云跳下石头,一副大师模样的神情。

    而严筠却是一副见了妖怪的神情,啊喂,不要那么看着我好吗,我是个名副其实的人!义云咆哮着。

    “我一定会回来的。”严筠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羽梵,消失在竹林深处。

    尼玛,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

    羽梵扔下发呆的义云朝竹屋走去,义云追上:“喂,我救了你,你怎么也不谢我。”羽梵没有回头,只道一句我又让你救我。

    尼玛,义云一脸黑线,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喂,不谢我给我换身衣服也行啊。”义云觉得蛋疼。

    竹屋内义云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从头到脚都是白色,这样的穿着义云只觉得哪里好奇怪。

    “怪人,你家没有别的衣服了吗?这衣服我穿着觉得浑身不自在。”义云扯了扯宽大的衣袖,抱怨着。

    “那就脱了还给我。”羽梵不悦的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被歪歪扭扭的穿在他身上,伸出手。

    义云看了眼地上那剁湿漉漉的破衣服,抱了抱稍微温暖的手臂,赔笑着:“挺好的,挺好的。”

    另一边城楼上,骄阳似火。石城上的杂草都被晒得枯死,墙上光秃秃的看起来很是凄凉。王腾站在城楼上,他英俊的眉头紧蹙着,现在的灾情可谓是迫在眉睫。

    “严筠失职,没能带回琴师羽梵。”严筠跪在地上,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

    王腾站着没说话,看他的表情可以看出天子震怒。

    “本来我快要抓到琴师羽梵,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严筠解释道。

    “你说什么?”王腾回头脸色愠怒,“我是让你去请,你是怎么请的?”

    严筠低头没有说话,脑子里又闪过羽梵那张可以秒杀女神的脸,当然还有义云那张欠扁的脸。

    “再去请!”王腾波澜不惊地语气里带着一丝愠怒。

    严筠迟疑了一下没有回答,让他放下面子再去请,他做不到。

    王腾似乎看出了严筠的顾虑,“你不去,我亲自去请。”王腾负手而立,要治这旱灾看来要这位才士才行。

    “我去!”严筠站起复命。

    竹屋,羽梵坐在大厅里拨弄着琴弦,琴声悠远让人宁静。义云摇摇欲坠地坐在矮塌上,这曲子好像催眠曲,自己都快要睡着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