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章 无人见过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每走一步,兵戟便移近一点,士兵们寸步不离地紧跟着他,直到夜郎城城门处。【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冷冷的雨打在他身上,将那些温暖全部燃烧尽。

    回头是月夜广场,枯叶不禁多望了一眼,那里百姓曾经挥舞着灯笼祈求他守护他们,现在也是他们让自己离开,果然这些都不属于他,最凉不过人心。

    “唉...”枯叶轻叹了一口气,垂头。

    此时的城门处聚集了不少百姓,有的围观看热闹,有的畏惧的看着他,有的幸灾乐祸的笑着。枯叶迈出城门,握着兵戟的士兵才没有跟上来。

    “等等!”义云叫住了枯叶露出一个真挚的微笑,枯叶回头,“要走也要带上我呀。”

    穿过层层兵戟,义云上前慰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枯叶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回头间,他又望了一眼那抹红色的嫁衣,白马亦深深望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的夫君走了,你不跟他走吗?”月夜看着依依不舍的白马,话如刀子般抛过来。

    白马转过头用错愕的眼神看着他的月夜哥哥:“你希望我也离开吗?”白马站在雨幕里,雨水冲刷着她的脸,不知道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月夜冷着脸,不说话,手中的银枪却是握紧了几分。

    “好,我走。”一气之下,白马一跺脚朝枯叶跑去,月夜想要张口挽留却说不出口,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奔跑在雨幕中。

    白马的样子狼狈极了,发饰凌乱地倒塌在一边,几根乌发垂在肩上挂着水珠。她跑到枯叶身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走吧。”

    枯叶脸上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喜悦,为她擦干头发把乌发别在耳后看着她的眼睛慎重的问:“你真的要跟我走吗?”

    白马垂下眼睑,密密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扑闪着,她轻轻地点了一个头。

    三人一行走在雨幕里,渐渐消失在月夜眼中。那么刺眼。

    “将军,要不要追。”月夜的心腹看穿他的心思,低声提醒着。

    月夜却是一挥手,转身进了城,冰冷的盔甲闪过一抹寒光。

    那场雨,一下便下了半个月,群山后的一个小村庄,依山傍水,风景宜人。河边芳草萋萋,耷拉着脑袋倒在水里。任凭河水冲刷。

    河边用木板铺成延伸出去一个小小的棹头,义云坐在棹头尽头,河水在脚下哗啦啦地流淌着。至今,他还不知道自己是谁,放眼望向天空,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远处的山在雨雾中若隐若现。

    “啪!”一个不明物体朝义云的脑袋重重袭来,打断他的思绪。“谁啊!”义云吃痛地捂着头回头,别说人了。连个鬼也没有。

    身后的甲板上,一个信息袋静静地朝着。

    尼玛!信息袋,你的出场方式就不能温柔点吗?义云咆哮,仿佛看到那信息袋在朝他咧着嘴笑。“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义云嘀咕着捡起打开。

    任务二:寻找无水。

    纸上写着一行寥寥无几的小字,义云的嘈点再次爆发,无水?!那是什么鬼?多说几个字会死啊。

    “义云老弟,在干嘛吗。这么嗨。”一双手打在义云的背上,突兀的声音着实吓了他一跳,转过头是枯叶妖孽放大的脸。

    义云非常无情将信息袋扔进水里。咧嘴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直言没什么。“她好些了吗?”义云转移话题接着问起。

    枯叶在他旁边坐下,感激地看了义云一眼,自从离开夜郎城白马便一病不起,吃什么药也不见效。

    “还是那样,整天消沉着。”枯叶望着水面,眼神暗淡。

    义云沉默着一会,气氛很是安静,又继续问:“知不知道无水是什么?”

    “无水?”枯叶喃喃重复道,摇了摇头,“你要找吗?我帮你去问。”

    义云敷衍地笑笑,一直脚踏在棹头的木板上站起,潇洒地朝河边的小木屋走去:“走!去看看她。”

    枯叶跟上,对于义云的装逼行为无奈地摇头。

    小木屋,白马红着脸颊躺在床上,剧烈地咳嗽着。自从淋了那场雨,这病就一直不见好。

    “丫头。”一声温柔的叫唤,白马看向珠帘处,五颜六色的珠子剧烈碰撞着,枯叶一袭红衣走进来,跟在他身后是义云,还有一个身穿粗布衣服,梳着发髻的老妈子。

    “咳咳!”白马在床塌上坐起,又是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枯叶急忙来扶她,在床头垫上一个枕头靠着。

    “白马,我给你请了李婶来帮你看看,她经常帮村人看病很有经验的,相信你的病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义云走上前,笑着说。

    “谢谢你,义云。”白马靠在床头,脸颊烧的发红,有气无力地说。

    李婶在床边坐下,为白马诊脉。脉象低沉,跳动缓慢,她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站起身看了看白马,又看了看义云。

    “李婶有话直说吧。”白马看出李婶所顾虑的,释然笑着。

    李婶这才开口:“姑娘的脉象...不太乐观,应该是心情郁结,情绪低落所致。有空多出去走走,过去的事还是要看开。姑娘的病拖了好久吧。”

    枯叶点头,开口回答:“约有半月之久了。”

    “怕是很难根治了,可能要留下病根了。”李婶脸色凝重,看着白马幽幽开口。

    “李婶但说无妨。”枯叶眉头紧锁见她欲言又止,摊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可能视力会下降,如果能找到无水也许会医治好。”李婶在屋内踱步着,相传有一种天山雪蕊可以做能无水的胭脂,能治百病,可惜此物生长在雪山深处极难寻找,无人见过。

    “无水。”义云和枯叶同时惊愕的说出。

    李婶的身影消失在竹屋门外,义云和枯叶坐在竹椅上,室内一阵沉默。

    白马强压着咳嗽声,说:“你们不用担心吧,没有无水我也会好起来的。”白马靠在床榻上,笑着说,她的身体却像火烧一般难受。

    依旧是沉默。

    “扶我起来去外面走走吧,自从到了这里我都没有出去好好逛逛呢。”白马强笑着,欲起身。(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