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8章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坐牢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武师傅听义云这么一说,更觉得无地自容!原来义云早有准备。【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但是他内疚的原因不得不说:一是因为自己把义云陷了进来,二是自己不得不屈从于县令大人的压力来做义云的工作、毕竟家小都在人家手里捏着,不得不从啊!

    义云倒是安之若素的样子,他要武师傅不要介意,其实这不是坐牢而是休息;要是想走随时可以离开的,不过时机不到,呆几天无所谓的。

    至于县令大人,他的心思自己猜得大致差不多,也只有等他亲自前来才有得谈。义云不想躲、所以县令大人想躲也是躲不过去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义云希望武师傅理解他的苦心,一切静候佳音,不要好心办坏事就行。

    这些话说罢,武师傅听得心中稍定,便起身告别离去,向县令大人带话说:义云已经准备好和他谈了,马上谈也好、过几天谈也行,总之听凭大人心意。

    这话把一直想控制主动权的县令大人气了个半死!

    因为昨儿晚上把义云困住了以后,县令大人自以为得计,大清早就派出一队人匆匆前往黄村,企图以义云已经收监为威胁,让黄村村民交待线索。

    然而他想不到的是,义云吩咐灰猿连夜奔回黄村向狗蛋传信,做足了准备。

    等到第二天官差们赶到黄村的时候不禁傻眼了:整个村子里静悄悄的,不要说人,就是连一只小鸡崽都没有看到。

    按照义云的安排,村民们全都避而不见,并不和官差发生直接冲突。

    这样的应对方式很简单,但也很有效,既表达了不满、又有可以随便联想的空间。

    官差们再怎么说也是代表“官方”,总不可能象山贼那样放火烧房子吧!

    所以县令大人派出去的一队人早去晚来。空着肚子跑了近百十里山路,饿得有气无力的样子。回来向县令大人一禀报,除了被臭骂一通之外,大人也不能拿他们怎么们。

    且说武师傅向县令大人回报以后便拱手离开,县令大人此刻也不好食言,不能再拿他的家人说事。

    接下来县令大人仍然觉得,以自己堂堂一县之尊的脸面去屈就义云,他还是觉得没面子。所以他想了想,又吩咐师爷替他跑一趟,希望这一次能让义云彻底认清形势。

    这真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师爷倒真是一个牙尖齿利的。见了义云以后。那话语真是棉里针、句句机锋扎人。

    首先自然是拿乡绅黄贵的死因和官差薛捕头的失踪来说事。

    这事要论起来可大可小,小是小到看不见、大的话那就是掉脑袋的事情了。

    不知道义云作何感想?

    义云没有什么感想。义云便和师爷讲故事。

    讲的就是黄贵如何欺压乡邻、如何勾结山贼,如何调戏民女,这样的人是不是死有余辜?

    此外又讲起义云自己如何被谢打铁囚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如何对他用刑。因为是义云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每当义云讲到那铁鞭每每落下便带起一层血肉时,师爷自己都听得浑身寒毛倒竖,战栗不止。

    他哪见过这种场面呀!

    义云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如果县大人觉得靠用刑可以从义云的口中掏出他想要的东西,那就请便好了。

    至于掉脑袋。哈哈!脑袋掉了的话,有些秘密就真正成为永远的秘密了,这个义云求之不得。

    师爷又换了种方式,以整个黄村来劝说。难道义云就眼睁睁地望着他们受苦受难?

    义云大笑。

    他表示,这才应该是县令大人作为地方父母应该为之忧急到夜不能寐的事情。

    第一,义云只不过是草民一个,没有任何义务为黄村承担风险。凭自己的力量也担负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其二,如果黄村真的因为某些原因,出现变故。比如说被山贼屠村之祸,这是县令大人的责任而非义云的责任。

    如果真这样的话,义云一定义不容辞地把黄村人的冤情往上呈报给州府大人、省府大人,再不行的话进京面圣;义云不相信没有官员怜惜子民、主持正义!

    “这是要胁!**裸的要胁!你有那个本事吗!!”

    师爷气呼呼地说。

    他又强调:“别忘了你现在是囚徒一个,大人随时可以让你死!”

    义云笑而不语,不再和他说话。

    师爷只好愤愤离开去向县令大人汇报此行经过。

    两人嘀咕了半天,实在对这义云没有更好的办法,看来非得县令大人自己出马不行了。

    正在这个时候,牢头忽然面色如土地跑来报告说,义云不见了!

    县令大人和师爷都是大吃一惊。

    一伙人急慌慌地奔到牢房一看,还真是,栅栏锁得好好的,其他地方也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可是义云却真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县令大人恼怒万分,在场的牢头狱卒们都吓得筛糠一样伏在地上抖索不停。

    接下来,捕头差役们满城搜捕,闹腾了整整一夜不得安宁;但还是一无所获。

    又等到上午随便敷衍了事过完堂,县令大人准备回私宅补觉的时候,牢头又一步一跟斗地跑来报告说,那王姓囚犯竟然又好好地出现在囚室里了。

    这消息真是让熊猫眼县令啼笑皆非!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这个义云是在向他示威呢!

    “好吧,他既然能来去自如,视满城官兵若无物,看来也的确是个有本事的人。吩咐下去,好好礼遇不可再得罪于他,待本官补足瞌睡以后亲自去会会他,就这样了!”

    县令大人打发了牢头,这才打着长长长长的呵欠进内室去,吩咐任何人不可打扰,他真是累坏了!

    管他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本官要睡觉去!

    且说倒霉的牢头跑回囚室,再看义云果然还好好地坐在里面。不禁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因为县令大人已经吩咐下来,要“礼遇”!

    所以牢头在接下来的一整天里什么也不做,就是寸步不离小心伺候着义云,时时陪着小心,一刻也不敢离开了。

    他生怕自己一走开义云再次消失的话,那自己的脑袋就真的要搬家了!

    义云这牢坐的,大概也可以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未完待续。。)u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