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章 是人还是鬼?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起先她受了欺负每每也会跑到爹面前诉苦,祈求怜惜,但是爹见了她不是厌恶的躲开不见,就是雪上加霜斥责大骂。【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爹骂她和娘一样是个贱女人,只会缠着他,惹他心烦。爹骂她是个只会闯祸的草包,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恁的丢了他的脸面。爹骂她是个贱种,就不该托生到这个世上。

    时间久了她就不到爹面前告状。实在被人欺负的惨了,就偷偷后山的小山坡上哭。那里有一座小小的土坟,是她娘亲的。她一坐就会大半天。虽然母亲走了,可是这世间能够陪伴她的,就只剩下这座坟了。每每想到伤心委屈处,她就会这样默默流泪,然后嘤嘤哭泣,最后甚至用呐喊的声音嚎啕大哭,宣泄着心中的委屈和不甘。

    直到后来她遇见了云锦。

    嗯。遇见云锦后,她再也没哭过了。云锦告诉她,被人欺负不能一味躲起来,也不能只是哭,那通通不是解决办法的途径。那是蠢人才干的事情。

    她愣愣的问云锦她该怎么办。

    云锦微微笑起来,“当然是把自己变强。”

    五年了吧?自从云锦出现在她生命中五年,她再也不曾哭过。

    安妙妙心想,就放任一次吧,以后再也没机会了。不管抱着她的男人是否会为了自己有一丝的心软,她只想拥有这一刻。也许多年以后,再回首,她会觉得曾经自己也曾温暖的靠过这个男人,享受过他柔情似水的温情。

    就当是自欺欺人好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安妙妙任性卑微的想,犹自啼哭不止。

    房外忽有灯闪,一抹明亮照了窗棂。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带着防备又惊恐“什么人,是人还是鬼?”安妙妙被这声音吓得闭了嘴,义云懊恼的抿了嘴,出声道“庄叔。是我。”

    “原来是王爷!老头子,快。”一个老妇人带着喜悦的声音,显然刚才也被吓傻了。

    庄叔冷不防听见义云的声音,就要开门进来。“王爷来了,老奴惶恐。。”显然夹杂了许多急促和意外。

    义云忙到“庄叔,下去吧,我要休息了。”顿了顿又道“明天早上你再来,再带一套干净的女子换洗衣裳来。”

    本来还有点疑惑的庄叔一听到这话。立马明白了什么似得,高兴的“是,老奴明白。”携了老妻欢欢喜喜的走了。

    远远的还能听到这俩老夫妻低低的私语声“老头子,王爷是不是带了个姑娘来。”

    “别乱说话,心里知道就好。”

    “恩,我这不是替夫人高兴么。”

    “恩,赶明儿叫人到这里修缮修缮,这园子也荒废太久了。。。。”

    这一闹,倒把安妙妙弄的止了哭声。不好意思的埋在义云怀里不敢抬头。义云轻轻挑起她的下巴,揶揄道“这下好了。满意了?”

    刚才他可是怎么哄都哄不好的。这个丫头太能磨人,早知道就不要采取柔情攻势。白白糟践了他的情绪。

    安妙妙显然也被自己方才的大哭弄得手足无措,义云低笑“好了,躺下吧,好好睡一觉,明早我送你回去。”

    安妙妙安静的坐着,没有出声。

    义云起身,拿起床边架子上的盆子去桌边水桶倒了点水端回来,投了帕子拧干走过来“倒是我忘记了,瞧你哭花了的脸。不洗洗怎么睡。”他将帕子递给安妙妙“擦擦吧。”

    安妙妙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眼睛又挤满水汽,义云不自在起来,末了又拥着她。拿起帕子轻轻替她擦拭起来。

    安妙妙乖乖的任他擦着。到底又抽泣起来。义云开始有了点不耐烦,他的好脾气已经用尽,就算装也装不出来了“好了,别哭了,你还想把那俩老夫妻招来?还是你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即将和亲的温婉公主今夜和本王一起?”

    安妙妙一怔,回了神。这里不是山间。面前这个男人再也不是曾经山间与她柔情蜜意的义云哥哥了,自己刚才发什么疯呢?想起云锦日后定会骂自己没出息,她差点甩自己一个耳刮子。

    真的是太丢人了。安妙妙咬着嘴唇,低着头,不出声。抽了他手中的帕子胡乱抹了脸,又甩到他手上。自己裹了被子躺下。

    义云从柜子里抽出一个枕头“换个枕头吧,方才的枕头都被你哭的都能拧出水来了。”

    安妙妙的头被义云轻轻抬起,抽了枕头又换了个枕头上来。

    然后义云溜进被子理所当然的抱了她,将头枕到一起。

    安妙妙吓了一跳“你也睡这里?”

    义云低低笑“我不睡这里我睡哪里?这里是我的别院。”

    安妙妙带着情绪“我可是要和亲的公主,你我同床,成什么样子。”虽然她心里,真的希望,此刻的他们,时间能够停驻不前,永远静止才好。

    她从来没有拥有过义云哥哥,这一刻,就算是幻想也好,施舍也好,她不计较,她的心都颤抖了。她嘴硬的说着割伤自己的话,却卑微的希望义云哥哥不要因为她的话远离了。

    义云将她又抱紧了点,声音温温的透着邪气“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放心吧,我只想这样安静的抱着你。”忽然想到,安妙妙嫁到梁国,兴许那老皇帝根本等不到D房花烛就要归天。她是不是清白的根本没人去验证,就要拖去皇陵陪葬。

    想到这里的时候,义云心里忽然也有了点不忍,这个怀里的女子,还是花一样的年纪,就要变成自己计划中的棋子,以如此壮烈又卑微的方式离开人世,从此销声匿迹。

    或许,自己应该要对她好一点,她是喜欢自己的,他感觉的到。方才自己是对她太狠了点。义云有了点小小的歉意。思索了良久“方才,抱歉。”到底是溢了出来。

    感觉到怀中的人儿颤了颤。忽而转过身子,眼里的绝望和深情刺的他深疼“义云哥哥,”

    “嗯?”他抬手拭去她眼角的清泪,这个女人太爱哭了。心里莫名烦躁。(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