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章 荼蘼花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安妙妙一步一步走近,脚底踩着破败凌乱的枯枝,发出卡兹卡兹的脆响,梁奕诺撞进一双Y骘绝望的眼“毒王千落的尸香散,天上地下无药可解。【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皇陵里Y森可怖,到处都是金棺死人,就连陪葬的妃子都是自己躺进棺材里,自己盖上棺盖,脸上还带着笑,心甘情愿赴黄泉,所有人都死了,为什么独独安妙妙和子墨会活着?你告诉我,她们怎么活?皇陵构造复杂,到处机关陷阱,两个女流之辈去哪里找出口?她们怎么逃的掉?她们死了,都死了!”

    殇,一望无际。梁奕诺忽然觉得刺痛。这个女人此刻仿佛就是一朵开在黄泉路上的荼蘼花,妖娆而邪恶的要将每一个路过的冤魂吞噬,坠入无边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安妙妙忽然泪流满面,跌坐到他旁边,低低哭泣“活该我们都是贱女人,都是为了他,甘愿来送死。一个心死了,远走天涯了,一个却还要继续。不死不休。。”

    梁奕诺双手握紧,松开,又握紧,如此反复,终于忍不住,从身后轻轻拥了她入怀。也许瞬间,或许经年,她哭泣愤怒无助的样子就这样闯入他的心房,占满了他心中所有空荡荡的缝隙,怀中的人儿默默流泪,湿了他的衣袖,也湿了他的心。

    饮了天下无解的毒酒,进了Y森恐怖的皇陵,必死无疑的人居然活着逃出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然*她致死的人却还不放过她。悬赏天下来找她。梁奕诺无声的将她抱的更紧,心痛的要滴出血来。他没有经历她的恐惧无望,没经历她的九死一生,万般艰险。然此刻她无助的哭泣,愤怒的质问,却深深牵动了他,他恨不得此生,不离不弃,守护她。保护她,不愿她再受一丝伤害。

    “若你不愿意,我,我带你走。”没了方才痞子一样的嬉皮笑脸取笑轻慢。梁奕诺此刻的神情庄重认真。他的声音轻轻的,绕着她的耳边,缓缓淌进她的心里,在瞬间划开一朵盛世妖娆的血莲,点亮一片Y暗无边的绝望。

    他不是梁国皇室皇权中心的皇子。也不是手握重兵的侯爷将军,手中仅有的一点荣耀也是靠着自己一点一滴拼下来,辛苦,艰难,得来不易,也许再努力努力,有朝一日也能权倾朝野威震四方。

    然而此刻,他愿意为了她放下一切,只为守着她。不论天涯海角,她在哪里。他就愿意跟她在哪里。

    安妙妙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绝美娇艳的脸,未施粉黛,不染铅尘。声音异常坚定,透着刺骨的冰冷“不,我得回去,我不得不回去。”

    与其说要给肚里的云锦找个爹,不如说,她自己放不下,然而又因为他的无情残忍而恐惧。她要给自己勇气。给一个回去的理由,对自己残忍也好,终抵不过那颗想要爱的心。

    爱上,便是这样卑微。。安妙妙轻轻问自己。若是没有子墨替自己承受了这一切,如今的自己,还有勇气劝自己回到他身边么?

    爱情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来到,又会在不经意中失去,或许真的是那样,爱一个人。不仅仅是担心她的一切,为她付出一切。更多的是简简单单的给她更多的自由和渴望。

    梁奕诺颤了颤,抬眼与望她,终于点了点头。

    只要你想做的,我都陪你。

    梁国碧水湖柳树亭

    梁国地处南方,一年四季的气温相差并不大,冬天不会太冷,没有呜呜凛冽的寒风皑雪,夏天也不会太热,湖面丝丝凉风飘荡,就算已然入夏,仍然感觉还在初春时节,没有炎热难耐的窒闷,凉风习习,让人莫名的舒畅,心情肆意飞扬。

    碧水湖虽不算大,在梁国也不算什么知名的名胜古迹,扬名天下。但是她独有自己的魅惑风情,独树一格,仿佛一个初春少女,漾着自己的广袖罗裙肆意飞扬,风景独一无二。

    湖面片片硕大荷叶滴滴晶莹雨露,大片大片连绵不尽,出淤泥而不染的雪白莲花袅袅婷婷,迎着微风,姿容清丽无双,仿佛高贵的九天仙女。

    轻舟泛泛,几个窈窕的姑娘巧笑嫣然,笑声歌声如沐春风,远远随风传来。忽远忽近,持续许久,然后渐渐远去,直到听不见。

    柳树亭内,一名男子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执着羽扇轻摇,面对碧水湖。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他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谁也没注意到,采荷姑娘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他激动的捏紧了羽扇,忽远忽近之后,他的心都吊了起来,直到银铃笑语渐渐远去,消失不见,他的眼里浓浓的盛满失落,他在等待,在寻觅,然,终究是一场空么?

    他这样站着,已经一个早上了,从收到消息一早就来到柳树亭,一直以这样一种姿态,等待,守望。

    她真的死了么?

    他再也等不到了么?

    她到底在哪里?

    一直跟随左右的心腹手下剑奴眼观鼻鼻观心抱剑静立一旁,随着主子从日出一直站到夕阳西下,不言不语。

    忽而轻轻叹了口气“剑奴,我是不是等不到了?”

    语气里竟然有了浓浓的哀伤,一丝不忍的绝望。是他把她葬送了么?事情明明可以不这样的。他明明已经让子墨代替了她,她可以不进皇陵的,可以不用那么恐惧的经历这一切的。可是这个女人为什么该死的不听他的话呢?

    她没吃毒药,就算进了皇陵,一时半刻也死不了,完全可以等到他计划成功后去救她的。可是为什么他成功了,搜遍皇陵,她却不见了?

    她去了哪里,她为什么没在皇陵,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