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5章 玉佩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听着他绝望的呢喃,安妙妙只觉得哭笑和无奈。【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挣扎不开他的怀抱,只得轻声道“也罢,你既然如此执拗,我便告诉你该如何做。”

    “如何做?”声音明显兴奋起来。

    安妙妙探身在腰间解下一只包裹着长笛的锦袋,还有一个那日从睿王身上换下来的义云的龙纹和田玉佩交到他手中,道“这枚玉佩是睿王的贴身之物,便是凭着它我们便能安然离开。”看着千落瞬间惊喜的神色,安妙妙眸光暗了暗,又道“只是这管长笛,昔日我用小人之计夺得。如今既然要离开,便该物归原主才是。你便替我跑一趟,还给他吧,我在这里等你。”

    千落《激动的握着她的手,坚定而不舍的道“好,你等我,我便去帮你还了这段情,从今以后,你便与他再无瓜葛。我们离开这里,天涯海角,一生相伴。”

    安妙妙轻笑道“什么时候了还有空说这个,你且去吧。”

    千落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转身飞快的跑开。

    望着他有些孩子气的兴奋,安妙妙在心里默念,千落,再见。

    雷声轰隆,大雨倾盆,犀利叫嚣着翻涌而至,宛然有着雷霆之怒。

    洛心阁。灯火通明。却安静的落地听针。

    义云一脸担忧凝重的望着床榻上脸色煞白的安洛洛,悄无声息的躺着,紧紧闭着双目,不见一丝光彩。

    身后,跪着一屋子伺候王妃的丫头下人。灵秀,春红当先在前,御医垂首匍匐在地,一双趴在地上的手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

    义云眼看王御医不敢开口回话,有些薄怒道“王御医,不妨直言,本王恕你无罪。”

    “老臣惶恐!”王御医害怕的拜倒。稍稍平复了心情,这才敢微微抬头来回话。看见睿王不渝的神色,心中慌乱不已,“老臣无能,王妃肚里的孩子,保不住了……”

    保不住了!

    义云青筋暴跳,一双手不自觉的握成拳。洛洛和他的孩子,没了。真的没了。

    这是他第一个孩子,洛洛甚至还没来的及将这喜讯告知他,就这样陨落世间。悄无声息逝去了?

    是安妙妙!

    安妙妙这个恶毒的女人,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连心思都一样的恶毒阴狠,一个杀了他的母妃,一个杀了他的孩子。

    “安妙妙,付瑶,义云在此指天发誓,此生定要将你们剥皮剔骨,挫骨扬灰。我要你们活着比死痛苦,生不如死!”

    紧紧咬着牙关,轩辕义云此刻化身地狱修罗,怒吼出声。屋子里的人无端端感觉一阵阴冷,俱都恐惧的趴在地上不敢起身。

    暴怒的冲出门外,他迫不及待想要去寻那一抹固执又瘦弱的身影,他要好好惩罚她。一定不能让她如此轻易死去,那样太便宜她了!

    随着义云出门,屋子里的人才悄悄轻呼出口气。灵秀将太医扶起来,太医已经吓的直不起身子,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灵秀轻声吩咐那些丫头出去,自己执了茶壶倒杯水递给太医道“王太医,喝杯水压压惊。”

    太医连声道不敢不敢,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灵秀忽然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太医,王妃娘娘纵然早有安排,就是这出血也不该这样多,而且怎么晕迷这样久还不醒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太医吓的脸色发白,不敢直言,小心翼翼开口道“王妃娘娘落水受寒,水中红花浓重,估计呛了水,刺激身体血气逆流,不过这样也好,本身王妃娘娘就告知老夫是假孕,如今倒真有了那么丝认真在里头,倒使得王爷深信不疑。不过王妃到底受了凉,待会老夫便开些药来你给王妃服下吧。”

    开玩笑,如今这假戏成真,真戏反倒要作假,他王太医有几条命敢胡言乱语,自然是主子要他说什么,他便说什么才是为奴之道呀!

    只是可惜了好好一个女子,终身再无生育的可能,王太医心中颇为感慨,害人终害己,自作孽不可活。

    灵秀低声道“纵然如此,王太医,你知晓轻重便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心中有数才是。”

    太医连连点头,灵秀这才放心下来,笑着送太医出门去。

    一直躲在暗处的春红一脸沉重的探出头来,发觉屋中无人,蹑手蹑脚的接近床榻,轻轻拉过王妃的手把脉,从一开始的镇定自若渐渐显出一抹惊骇,似乎不信,又仔细摸索片刻,这才一脸凝重的替王妃盖好被子。

    左右思量着,便见窗前有什么东西落进来,忙走过去拾起,张开看后,就着火光化成灰烬,人也消失无踪。

    义云愤怒出门,却见一抹身影直直朝他奔来。他微蹙着眉,反手在后,等候来人。

    千落在他面前站定,将安妙妙交给他的玉笛递到义云面前,开口道“安妙妙还给你的,她说,从今以后,与你恩断义绝,天荒地老,永不再见。”

    “恩断义绝?”义云冷笑出声,将玉笛执在手中,狠狠握住笛身,“她倒是想的美,害死了我的孩子,还想全身而退,没那么容易!”

    千落不搭腔,看着他一寸寸将手中玉笛捏成粉末,纷纷扬扬落入雨中,转身就走。

    义云反手抓住他,看着千落难看的神色,开口道“我昔日给她的,不止这一管笛子,安妙妙既然想恩断义绝,永不再见,便也该把那东西一并还给我。”

    千落愣道“什么?”

    “什么?”义云冷笑“跟我装傻是么?你既想带她离开,便得有万全之策方能脱身,而这,必少不了我昔日给她的玉佩。既然想和我断的干净,便不该私藏我的东西而不还,你说是么,千落?”

    千落咬牙怒道“义云,你别太过分!”

    义云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脸几乎就要贴着他的脸,他眼中的怒火和不屑清晰可见。“千落你最少也是个五毒教教主呀,怎么连带个人离开都还要依靠我的玉佩?你什么时候无能到如此地步?”(未完待续。)

    ...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