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2章 依依不舍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她如今是,输的一塌糊涂。【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手中的婴儿的脸色越见苍白,呼吸越来越微弱,紫竹看着两人周身围绕的冰冷气息,思索再三终于还是壮着胆子开口“主子,这个孩子,似乎不太好。”

    安妙妙猛地睁开眼。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楚瑜的药还没熬好,事情就变成这个模样,而云锦,还没服药。

    义云一动不动,安妙妙猛地睁眼的动作叫他握紧了拳头。

    而随后,房门外一声苍老的声音又传来,是福伯的声音。“王爷,刚才楚瑜姑娘在厨房熬的药好了,老奴不知如何处置,请王爷定夺。”

    能在这个时候熬药的,自然是要用来救云锦的命的。

    看着还是一声不吭的安妙妙,那一双略微疲惫的眼睛越来越清晰的亮光。义云微微勾起唇角,“倒了。”

    “不要!”安妙妙猛的开口。夹着恐惧,和哀求。可惜,她对上的是冷漠无情的睿王。

    “不要?呵呵,安妙妙,你有资格和本王说这话么?”

    是,没有。她安妙妙不过是个阶下囚,她什么都没有。娘,云锦,顾长风,和莲花宗的姑娘,统统都在人家手上,即使他不拿云锦威胁她,她亦毫无选择。

    安妙妙撑起身子,伤口已经处理好,身体也稍微有了些力气。

    不用想也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对她做了什么。

    可是她好不觉得这是他良心发现要救她的命。

    是折磨吧,他看不得她晕,他要折磨她。

    撑起身子,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除了那伤口上包扎的纱布外,竟是一丝不挂。眼中的错愕一闪而过,随即垂下眼帘,粉饰太平。

    可是,心上的伤,谁来告诉她。她该怎样做才不会痛?

    这个男人,非要将她踩在脚底,****,践踏。才能如愿么?

    双手抓着被角,紧紧握住,指尖的惨白泄露了她面无表情的背后隐忍的痛苦。义云一动不动的站在她面前。安妙妙轻轻叹息“要怎么做,你才会放过他们。”

    叹息,服软。她安妙妙别无选择。

    “不是想要上本王的床么,想做本王的女人么?本王给你个机会,将本王伺候好了,本王就考虑一下,或许能给她们一条生路也不一定。”

    上床么?

    慢慢抬起头来,安妙妙直视面前这个曾经给过她美好一切的男人。

    有那么一瞬,她觉得似乎从来也没认识过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她死心塌地固执无悔爱的人么?

    她怔怔的看着他,眼里的哀伤,不可置信。渐渐,变成冷漠,绝望。

    义云冰冷的看着她,仿佛就在看一个低贱的玩偶,任他拿捏蹂躏。没有温情的冷眸迸发着毫不掩饰的鄙夷,讽刺:“曾经,不也曾爬过本王的床么?如今何必假清高?本王倒觉得,这是成全了你。”

    成全!

    呵呵,是呢。

    曾经那一度**,也是自己爬上他的床的呢?

    原来。原来,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贱,甘愿送上们来给人羞辱。

    如今又怨得了谁呢?

    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这一次,她笑的是自己。

    怪谁呢,怪谁呢?

    从来,错的就不是别人,是自己不够矜持,不够高傲。

    从来。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这样一个视清白如生命的年代,自己为了给云锦一个R体凡身,将自己的初夜草率的交给了这个男人。

    如今落到今日这般地步,她能怨谁呢?

    漫不经心的瞄了眼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慢慢的支起身子,跪在床沿,一伸手,就能碰到面前一身清冷的男子。

    双手搭在他的腰际,想要将他的腰带解开。

    义云冷不丁往后退了一步,安妙妙冷不防,身子往前栽,从床上跌落下来。一口血吐了出来,殷红了她的嘴角。

    哼,还真的能装,他刚才可是给她服了一颗大内御用丹药。就是死人也能吊着一口气三天不死。她不过是受了那么点刀伤级要死要活?

    不远处传来一声细小微弱的急促喘息声。安妙妙慢慢抬头,漫不经心的用手背擦拭着自己的嘴角“你把云锦带出去喝药,保她的命,我任你处置。”

    冷眼看她。这个高傲的女人,终于向他屈服了么?

    义云挥挥手将紫竹遣退,自己一步跨过安妙妙的身,坐到床沿。他的姿势,不论怎么看,都是一派大气凛然的王者之风。

    可惜了,用在安妙妙身上。

    在心里轻轻扬起一抹讽笑。安妙妙不在意的回身,跪在他脚下,将他的鞋子取下来,整齐的摆放在床边上,然后,又替他将裹脚的白布取下,露出一双精壮有力的脚掌。

    接下来,该做什么呢?安妙妙盯着他的脚掌发呆。

    “接触。”

    呃?

    安妙妙抬头,撞进那一抹漫无边际的深潭。

    “接触本王的脚趾,没听到么?”义云收拢双腿,一条搭在另一条上,抬高了位置,脚趾正好吊在安妙妙眼前。

    还真是体贴呢?

    安妙妙想都不想,张嘴就含住他的脚趾。

    这是怎样一种屈辱的姿势,安妙妙不想去想,她只知道,她的嘴巴含住了他的脚趾,将她的口腔整个堵住,满满的,一丝空隙也无。

    心,却在一点一点空虚了起来。

    当心痛像沙漏里的流沙一般,一点一点流失成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生命力的瓷娃娃,机械的重复着没有意识的动作。

    她要活着,不论以哪种形式活着,痛也好,恨也好。

    不为别的,只为了以后,这个男人跪在她面前忏悔。

    不论是她,还是她娘,她们都不曾做什么对不起这个男人,或者他母妃的事情。

    这个男人,她不再爱,却不代表,她不让他看清事实。

    她现在无法证明的一切,总有一天,她会叫他看清。

    今日她所受的****和折磨,他日,她定十倍,百倍,奉还。

    生不如死么?

    呵呵。

    她的嘴,不再是单单含住他的脚趾。她开始伸出舌头,慢慢的接触,一点一点,轻轻的,柔柔的,仿佛情人间喃喃低语,又仿佛春风拂过,杨柳的触摸,那样缱倦缠绵,那样依依不舍。(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