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3章 干呕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安妙妙想都不想,张嘴就含住他的脚趾。【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这是怎样一种屈辱的姿势,安妙妙不想去想,她只知道,她的嘴巴含住了他的脚趾,将她的口腔整个堵住,满满的,一丝空隙也无。

    心,却在一点一点空虚了起来。

    当心痛像沙漏里的流沙一般,一点一点流失成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生命力的瓷娃娃,机械的重复着没有意识的动作。

    她要活着,不论以哪种形式活着,痛也好,恨也好。

    不为别的,只为了以后,这个男人跪在她面前忏悔。

    不论是她,还是她娘,她们都不曾做什么对不起这个男人,或者他母妃的事情。

    这个男人,她不再爱,却不代表,她不让他看清事实。

    她现在无法证明的一切,总有一天,她会叫他看清。

    今日她所受的****和折磨,他日,她定十倍,百倍,奉还。

    生不如死么?

    呵呵。

    她的嘴,不再是单单含住他的脚趾。她开始伸出舌头,慢慢的接触,一点一点,轻轻的,柔柔的,仿佛情人间喃喃低语,又仿佛春风拂过,杨柳的触摸,那样缱倦缠绵,那样依依不舍。

    她的眸开始平静无波,仿佛不是他的强迫,也没有威胁。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她愿意这样卑微的伺候他,臣服他。

    而她越是这样,义云也是怒不可遏。

    真是个该死的贱人。竟然将如此的羞辱当做一种享受。若说天上地下,恐怕再也找不到如此一个自感犯贱的女人了。

    义云猛地抽出脚趾,安妙妙的嘴突然放空,怔了一下,随即扬起一抹笑,低低道“怎么,睿王不满意?”

    “满意,怎么不满意,如此绝技堪比青楼名伶。将本王伺候的这般舒服,技术可不是一般的好呢。”

    青楼么?她在他眼里,竟成了青楼妓女。

    也罢,这样也好。反正。她就是不愿,也改变不了如今的局面。何苦做戏,平白叫他更看不起她?

    “来,给本王宽衣。”义云的脚趾抵在安妙妙的下颌,轻轻揉搓。轻挑不羁的动作,安妙妙微微笑,指尖轻动,将他的脚趾黏住,轻轻放了下来,微微坐起身,手搭在义云的腰际。将他辍满宝石的腰带解开,随即又抬手,将他的长衫上的扣子,一粒一粒解下来。这个过程。义云一动不动,任她的小手游移在他的身上,带来一阵一阵若有若无的触摸,眉梢轻挑,从来都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个妖精,没想到这么快就勾起了他的浴火。

    安妙妙将他的衣衫解开之后,他那白色的呼噜紧绷的四王爷的三叔,毫无掩藏的暴露在她的眼前。

    她怔怔的看着,这个已经浴火焚身却执意要羞辱她的男人,接下来。接下来,该做什么?

    她绝不心存侥幸,认为这个存心羞辱她的男人,会放过她。

    果然。她的手才不过刚刚停下,男人冰冷的命令又响起在耳边“接触。”

    这一次,她清清楚楚的明白,他要她接触哪里。

    这种闺房动作在这个朝代不是不存在,不过一般都是那些卑贱小妾,青楼妓女。为了讨好男人,才会卑贱的做出这样只为取悦男人的下流动作。

    但凡这个男人有一丝丝怜爱之情,都不会让自己的女人这样做。

    安妙妙总算看明白了,这个男人,不单单是在羞辱她,也是告诉他,他从不曾在意过她,从来都不。

    双手轻轻的颤抖,她握紧了拳头,又慢慢放下,深吸一口气,缓缓低头,将那硕大的昂扬含入嘴中,闭上眼睛,嘴上的动作不停,眼角,却滚出了热泪。

    动作越来越机械,不快不慢,不停不歇,安妙妙不断的含入,不断的吐出,一直重复着这个机械化的动作,嘴角都僵硬了,也不见她慢下来。

    她的思绪早已不知飘向哪里,朦胧中闪过那么多画面。小时候她第一次见到他,那条青山古寺杨柳边的湖,她在水中扑腾,他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最终跳入水中将她捞起来。

    那个密林深处的山间,他一身白衣如雪却因伤了后脑引起短暂的失明,她自报家门“我叫安洛洛。”白衣男子笑着取笑她“我要娶的女子,是安妙妙。”

    她因他这一句话,高兴地忘了形,以至于他上门提亲,她失态的以为提亲对象就是自己,还拍拍手上前拽他“义云哥哥,我来了,可以读圣旨了。”

    哈哈,多可笑啊。

    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就是人家手中的玩偶,他要她往东,她便没得自由往西。他要她哭,她变没得选择笑。

    纵然知道一切不过是他的布局又如何?你心甘情愿跳,他没道理不一铲一铲将你埋进去,好叫你万劫不复,永不能翻身。

    义云终于没了耐性,在他的预想中,这个女人该是委屈的瘪瘪嘴,最起码也该是跪在他身边求饶,或者,一脸受辱的表情狠狠瞪他,不屈服。

    可是,她却选择了屈服,她遵从了他的指令,只要他说,她就做。

    她的动作卑贱就是如此,放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人看见,都会说此女那样这样形骸,无耻至极。

    可是,你看看她现在这般,是个什么情况?

    整一个没有生命的机械娃娃,你要她做什么,她便做什么,不论动作怎样粗俗不堪入目,她做的毫无扭捏,不躲不避。

    她服从,乖的叫人无从挑错。

    却也正是另一种形式的抗拒。她抗拒这个给她带来羞辱的男人,她漠视他,漠视他冷酷无情的各种指令。

    不过是身体的屈从罢了,她的神思早已不知瞟向何处,身体的动作不过是本能,甚至,根本没经过她的大脑。

    也许这一切都是梦,她遵从了大脑的意愿,将这一切摒弃在神思之外。

    等这一切都结束,也不会伤她分毫,因为,她不曾记得。

    义云暴怒,一双大手毫不客气的将安妙妙揪了起来,一把将安妙妙掼到床上,安妙妙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撞在床头,只是这一次,没有晕,刚才那样持久又无法喘息的嘴,在这一刻得以自由,安妙妙忍不住干呕起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