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7章 无春翁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无春翁又看看义云道:“至于笼子里这小孩嘛,我也没什么用,等下让阿三把他的记忆割了就送回去,留在这还白吃白住我的。【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就爱上网 。。可恨!要不是我大方,早就杀了他了。我什么都好,就是大方这一点我自己都受不了!阿三,你说是不是?”

    蛤蟆阿三忙回答:“主人就是太大方,主人就是太大方。”

    詹大勇从腰间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木匣子,里面是一叠各种颜色的符,詹大勇很舍不得的将木匣子递给了无春翁,无春翁一把接了过去,又拔下一根白胡须扔到地上,那根白胡须在地上转了一转变成一条白色的狗围着詹大勇不停的转圈,片刻那小狗好似闻完了,一回头冲无春翁叫了叫,无春翁这才高兴的道:“你还算是挺诚信的,将符全部给我了,要是你私留一张,我可是要将你的记忆割去的。”那小狗在地上蹦来蹦去,又要去嗅义云。无春翁伸手一招的道:“回来吧,不要浪费时间,这小子不是瀛洲的。”那小狗一下扑向无春翁,一晃就不见,无春翁的嘴巴上又增加一根颤巍巍的白胡须。

    无春翁摆了摆手,阿三忙将义云和詹大勇引离石屋。

    到了水潭边上,詹大勇一步跳下,口里喃喃的说道:“林先生说天国鼠天性小气、吝啬、爱面子。果然不假。”

    阿三一听这话,整个蛤蟆身躯都颤抖起来。

    那朵深红色的花一下像喝足了水一样。变得圆鼓鼓的,突然一下爆开。发出惊雷一般的声音:“天国鼠小气、吝啬、爱面子!哪个王八蛋胡说八道说的屎话!我就是天国鼠!我小气吗?我吝啬吗?我爱面子吗?你们吃了我一根二钱三厘的德山香肠、一个一钱一厘的水晶芒果、五串潘园葡萄那是二钱七厘、一瓶四钱五厘的八里香浓蜜、三钱一盘的地龙肉两盘,一见面你们就吃我这么多,我有说一句吗?有跟你们算一下吗?我小气!我吝啬!我爱面子!这话可要摸着良心说!”

    无春翁的声音好似倒豆子一般,一股气说完。义云和詹大勇面面相觑。

    蛤蟆阿三吓得爬到地上很虔诚的道:“主人是一等一的大方!主人是一等一的大方!”

    那朵深红的花抖了抖枯萎下去,却又马上长出一朵深蓝色的花来。阿三见了那朵深蓝色的花,忙跳上木头划回洞里。詹大勇看着一旁已经被一群蚂蚁咬得破烂的纸飞机发起愁来。正在这时。“啪嗒”一个东西从那洞中被扔了出来。义云一看,小马当正仰面朝天昏倒在地,义云忙过去将小马当扶了起来。

    这时已经是中午,天气热得厉害,义云扶着迷迷糊糊的小马当行走在这仲夏的田野里,后面跟着没有了符的詹大勇,四周弥漫着热气腾腾的草香。到蒗蔴蒿村里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已经出去找小马当去了,整个村子空无一人。义云将小马当扶到他家院子里。詹大勇摸着已经整个变为木头的胳膊,一脸苦色。两人回到家里,爷爷奶奶也不在家,估计也去找小马当了。两人对坐叹气。

    詹大勇苦恼好久才问道:“小吕,你知道计腰山炉府在哪么?”

    义云想了想道:“计腰山我知道在哪,但是炉府什么的,就没有听过。”

    詹大勇想着那天价一般的买票价格,脸上的苦色更浓了,就从腰间那个精致的香包中又掏出那块淡紫色的香火晶反复的抚摸。

    义云晃了晃头,看着那块紫色的香火晶道:“你让我摸摸你这东西。”

    詹大勇将紫色的香火晶递到义云手里。义云摸了摸道:“我家有块东西和你这什么香火晶摸起来感觉一模一样,只不过不是这颜色。”

    詹大勇面无表情的道:“哎,这可是香火晶,你这那里会有。香火晶的作用就和你们的钱一样。”

    义云挠挠头道:“我家那块挺大的,像玻璃一样透明的,听我爷爷说,是斗牛神蛇鬼的时候拆我们后山上那个寺庙拆出来的,我爷爷那时候是队长,见整个寺庙的东西都烧光了,就那块东西没烧坏,就捡回来放家里当个放洗脸盆的座子,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詹大勇有些生气的道:“你存心逗我玩啊,我现在都烦死了,你带我去计腰山一趟,先去找找,看看有没有炉府这个地方再说。”

    义云有些不好意思的答应了一下,知道自己刚才觉得爷爷垫洗脸盆的那个座子是香火晶挺荒唐。义云带着詹大勇出了家门,正要往计腰山去,义云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就让詹大勇等着,自己跑到放洗脸盆那,用斧子砍了半天才砍下那座子指甲盖那么一小块带在身上,再到门口,詹大勇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天气更热了,四周知了也热得疯了似的叫,一路经过的哪些树的叶子都耷拉着,偶尔有只狗吐着长长的舌头到处找水喝。

    计腰山,其实是一个很小的乡间集市,计腰山的中心是一棵需要几十人才能合围的巨大黄角树,黄角树下有一口井,黄角树周围是一圈的商铺和小摊。因为不是赶集的日子,显得有些冷清。街角铁匠铺传来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在这种天气显得喧闹又令人烦躁,义云和詹大勇满身是汗的在计腰山游荡,那个炉府一点痕迹也没有,问了几个商铺也没人知道。

    两人泄气的坐到黄角树下乘凉,靠水井的阴凉处只有那个卖糖人的老头在那昏睡,那老头小摊上还有两个糖人,其中一个小糖人的胳膊已经化了,老头眯着个眼,两根黑粗的胡子很显眼的长在一张厚厚的嘴唇上。义云对这老头很熟悉,谁也搞不明白这老头那来的,只知道这老头不管哪一天都在这卖糖人。

    义云扇了扇风道:“该不会不是这个计腰山吧?问了那么多人,没一个听说过炉府这地方的。”(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