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6章 掉下山崖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一双美目看着身后尾随的火光,在恨意和讥讽中流转几回,轻勾的唇角从留恋到嗤笑,应是少嫩无忧的容颜最后布满了绝望和不甘。【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一看 书? ·1KANSHU·CC捏着锦衣的双手紧了紧,忽而毅然扬起,朝自己璧玉无瑕的脸上狠狠抓挠,直到血肉模糊,才又重新撩起缰绳,狠狠朝马背上扬鞭急催,一下接一下发泄着身心的痛和恨。

    在不甘蹈踏却又别无选择的路上。

    向尽头。

    奔赴。

    早已尝尽颠沛流离,偶然缘分,以为终得幸运之神眷顾,却原来,到头依旧是一场噩梦。生或死,天堂或地狱,辗转来去,一切只不过是乖舛命运的肆意捉弄。这原本也算是借来的几年,今日便还了吧!只望他不要似自己这般再没有机会选择。

    树头的孩子梗着麻木的脖子,吃力地抬头追看狂奔而去的马车。看着那尾随的火光离马车渐渐只有尺丈之遥,前面却是悬崖绝路,不由焦急万分。无奈,心内呐喊如雷,口中却发不出半点儿声音。只眼睁睁看着那马扬起前蹄,在风中飞扬鬃毛,拖着身后的马车朝空中跃起,竟似要向微露卷云的银月幻化而去,令人错疑那一瞬间的踏云奔月,是飞渡星汉化羽成仙。?? ?壹看书?·1?K?A?NSHU·CC一刹那后却令他绝望地,在一声悲愤的长嘶马鸣中,带着他终日如影随形的伙伴朝崖底狠狠砸去,砸向那万丈崖底生命孤寒的终点。

    终日里懵懂无忧的柔嫩心头,猛然间有什么飞突而出,朝着马车一路急赶,却什么也抓不住,紧随着那马车炫目地高高跃起,不足弹指间便狠狠地深深坠落。

    黝黑的。

    无底深渊。

    “帮主,马车掉下去了,咱们还追么?”

    “罢了!这么高掉下去,便是大人也必无生还余地,何况一个孩子?反正东西已经到手,这交易也算完了。走,回去复命!”

    “是!”

    追杀的火光尾随而至,在崖前盘桓嘈杂了一会儿,终于偃旗息鼓,鸣金收兵。

    夜,终究又归于宁静,却是森冷一片。

    月,从云中舒展而出,哀看着树头一张惨白的脸和崖底的一片凌乱模糊。

    多年来安然其间的世界哗啦啦哄塌,多年来不疑有他的人心森森然移转,多年来嬉笑相伴的人寂寥寥离开,多年来热闹闹一片,忽然间就静默了,只剩了他一个,戚戚然面对这千年安在却千年孤冷的一弯惨月。一看 书? ·1KANSHU·CC

    原来,人事变迁,不过一朝一夕时候;原来,沧海桑田,不过云卷云舒之间。

    以为一切会在更香续添,日月轮转里慢慢过去,慢慢地走过几十年,直到鸡皮鹤发时,一起回忆,一路相伴的点点滴滴,一生共度的欢颜笑语,聊彼此许下的和实现了的斑斓的愿望,聊老妻稚孙。昼夜之间,却已戛然而止。斑斓未见却已斑驳,繁盛未有业已枯竭,大道未行已然尽头,生命之花未曾灿烂却已寂寞凋零。

    原来,生离死别,也不过,就在月隐月现,转瞬之间。

    树头的孩子恨极了自己麻木的身子,驱赶着心念想要挣脱。身下的树枝微微颤动,终于不敌重负,咔嚓断裂,将那一团小小的肉身朝地上狠心丢去。

    从高空坠落的人闭上了双眼,神色从先前的绝望哀恸趋于平静,似享受这坠落的风中飘零,然后,咚地一声闷闷砸在林间,失去知觉。

    半晌后,悠然醒转。

    “义云,你的那个志向有什么好的?我可不觉着皇爷爷有多舒坦。”

    “那你呢?”

    “呃?哼!你这是在笑话我么?游遍天下,吃遍天下,那可非是寻常能够办得到的!”

    “呵呵呵,昊儿莫生气,是我错了。唔,如果有朝一日我能愿望成真,我便每处专设一座酒楼,然后供你尝遍人间美味,如何?”

    “这可是你说的啊!”

    “嗯,我说的,绝不赖皮。”

    “好,我可记下了!你放心,我也会帮助你实现愿望的!”

    细语犹在耳边,孩子恍惚睁眼,可惜,天上,仍然是那弯孤绝的惨月。四周,依旧是那样凄寒的寂静。刚刚张开的眼看不见这颠覆的世界回到从前,终于再次绝望的闭上。

    穴道已解,身子却无力动弹,也不想动弹。只有一串接一串的晶莹咸涩从紧闭的眼角滑落,碎在耳边的地上,一滴一滴渗进土里,将心内的温暖陪着崖底远逝的生命一起埋葬。

    命运突然露出狰狞面目,不是谁人都能承受,更不是谁人都能立时学会坚强。日月轮转,转眼数日过去。那被人世所弃的男孩,依旧孤寂地躺在林间,一动不动,仿佛,死了。

    鸟雀啭鸣,随着新一天的晨光,从林子深处走来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带着山林清新纯澈的气息。那娃娃远远看见了地上的人,拨了拨头上的小辫子想了想,然后便犹疑着走到近前,抻着腿脚试探着踢了踢。眼见地上的人不曾有所反应,犹豫片刻,又大着胆子迈了两步靠近些,然后学着记忆中见过的动作,蹲下身子捂了昊儿的口鼻,这是想去探他的鼻息。

    男孩如今一心求死,虽有知觉,却也只由她动作。

    那娃娃见他依旧没有反应,想了想,便又试着将小手探到了男孩的胸前。将要贴上他心口之际,小娃娃却突然止住了动作,看了看自己两只小手似乎有所抱怨地皱了一下眉,然后,便令人颇为不解地猛然一个转身,接着便撅着小屁股朝着男孩的身子坐了下去。谁知,这一下子却不曾坐准地方,直接压到了男孩柔柔软软,圆滚滚的肚子上,顿时将他压得腑脏内的气息上钻下窜,一声闷哼脱口而出。

    那娃娃听得这一声低吟,立时弹跳起身,转脸凑近了男孩的面庞,嘀咕道:“死了?没死?”

    男孩安静求死不成,再被那吐在面上的气息弄得一阵痒意,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向面前的人。只是,这眼睛一合一开之间,往昔的静好岁月再不能返,而那原本纯澈如山泉的稚子双眸,也变成了死水深潭,多了些东西,却没了生气。(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