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8章 被救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男孩捏着手中干巴巴的馒头,轻轻揪下一块放进嘴里细细咀嚼,余光瞥见小娃娃瞪着眼睛看着他,方觉,全部食物仅此而已。【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掰下一半正欲还她,却又见她忽然嘟囔着起了身,接着,便令人不解地四下里乱转,然后寻了根手腕粗细的枯枝在地上捣弄。

    “你在做什么?”男孩捏着掰成两半的馒头,甚是疑惑地问那忙碌的小人儿。

    “挖坑,埋了你!”那娃娃脑袋上的小辫子冲天戳着,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就只这一个馒头,都给他祭了五脏庙,能不要想办法觅食么!再说,那么小的馒头,就算两个人平分,也只够塞牙缝的。

    男孩在这嘴硬心软的丫头身后却不由自主地,连日来第一次勾了勾唇角。然后就着水咽下了半个馒头,便觉得恢复了些气力。

    那小人儿一番捣腾,挖好了坑,又在上头铺了些枝叶,这才转身走回他身边。见他递过剩下的馒头,也不由露出糯米小牙笑了笑。心道,这人不算坏,还知道给她留半个。接过那剩下的半个馒头,她却也不吃,尽数掰成了碎屑窝在手心,然后朝林子里去了。

    许久不见那娃娃回来,男孩不期然地心生忐忑,以为她会如同他们一样,就这么弃他而去了。莫名的恐慌正待孳生,却又见她不知从何处逗弄了几只锦鸡跟着,去而复返。眼见男孩张嘴欲唤,赶紧朝他摆手竖指,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便一面喂食锦鸡,一面撅着小屁股朝土坑处退行。

    男孩正对她奇怪的行径暗自嘀咕时,只见那锦鸡里头果然有个贪嘴的呆子,循着馒头碎屑踏上了枯叶,紧接着便掉落进了坑里,还没来得及振翅挣扎,就被那小丫头以极其不雅的姿势扑了个满怀,惊得余者四散逃窜。

    半晌过后,一阵肉香在林中四溢。

    原本衣食无忧、仅将射鸟捕鱼当作野趣的他,此刻方才知道,原来挖坑也可以捕猎,还可以作炉灶。更令他讶异的是,这个瞧着不过三四岁的小娃娃,干起这事虽因手脚不够长有些吃力,却似轻车熟路,毫不为难。

    这会儿,她正举着个鸡腿递到他面前,瞄了瞄他胖胖的身子,又扯下另一个给他。

    看着她将不剥不洗的锦鸡裹上泥埋进坑里时,他可没指望那玩意儿能吃。眼下,她敲开了泥是带去了表面的皮毛露出了白嫩的鸡肉,香味也诱人的很,可那内脏似乎还在,这么个吃法,算不算传言中的茹毛饮血?而且,好像什么佐料都没放,就连盐也没有。

    接过鸡腿,迟迟未动,却见那丫头大快朵颐吃得香甜,不由打量起了小人儿来。

    眼前这娃娃尚是幼童模样,小小年纪却有份不同常人早熟的聪慧。眉眼灵动,如星似月,仿佛可以照亮人心暗沉的角落。娇俏可爱的唇鼻,配上细滑如雪的肌肤,犹如仙人之手选了最好的瓷土造就,叫人下意识里便想上去捏一捏。几根歪歪扭扭的小辫支楞在脑袋上,看着有些凌乱,却不掩发丝柔亮的光彩。一身粗陋的布衣外加一块兽皮,包裹着娇小却不病弱的身子,透出股鲜活生气。猜疑她是山林猎户的孩子,却又隐见一股傲然不怯的气势。叫人看着不由心生怜惜,一阵欢喜。

    他心底没来由地生出股亲近之感,模糊觉得,似乎尚不能全然记事时,便有过这种感触。

    似曾相识。

    见他不吃,那百灵一样甜脆的声音疑惑问道:“比干馒头还难吃吗?”

    男孩摇摇头,笑语回道:“见你吃得香,怕你不够。”

    “呃~”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吃相大约不怎么好看,她微微有些尴尬,笑道,“我饿了。这鸡够大,你吃。不够,再弄。”然后又继续埋头啃自己的。依旧不见男孩动嘴,抬头眨眨眼睛又道,“你是不好意思么?那,拿东西来换?”说着,竟是小嘴一咧,当即就伸手去他身上摸索。

    懵懂男孩被那小手在身上一阵胡乱游走,行动不便,躲闪不成,又不好意思虎了脸驱赶。渐渐,双颊便不明所以地泛起了红云,直烫到耳垂。

    小人儿见他不自在了,便也撒开了小手。一边继续啃着手中的鸡肉,一边转着眼珠偷偷打量他。

    嗯,根据自己有限的认识,这人算是生得标致,至少,可以和爹爹相提并论。不过,他没爹爹个子高,看着也比爹爹肉多,应该比爹爹要差那么一点点。对了,他还没有爹爹大,这也要算他输了一点点。知道给她留食,应该不是自私的人。爹爹说,坏人就连说谎,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他会脸红,那,应该是好人。和她说话时,一双眼睛不躲不闪,亮晶晶的,像天上的星星。唔,是好人。

    心里有了定论,她便咂着油嘴套起了近乎,朝对方寒暄道:“小爹爹,你是谁?”

    男孩听了嘴角直抽,耷拉了眼皮道:“你不能叫我小爹爹。”

    “那,胖爹爹,你是谁?”

    这丫头大概根本就没见过外人,男孩哭笑不得道:“似我这般比你大不了几岁的男子,你需称哥哥。再者,爹爹,每人只有一个,是生养你的亲人,不能乱叫。”

    丫头似懂非懂,假作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和他交流:“哦,那,胖哥哥,你是谁?怎么一个人?”

    刚刚咽下的鸡肉,猛然间便梗在了胸口,不能上下。

    男孩哀伤地怔愣片刻后,艰涩回道:“义云。”

    无怪方才看着这丫头,觉得似曾相识。那年遇见义云,便如今朝遇见她一般,心生怜惜,油然喜欢。

    义云,那年金色黄昏,如今,月下凋零。

    这是他的名字。他死,换他生。他的名字从此匿于人世,却刻进了他的骨血。

    那娃娃听了,小小的心里却顿了一下。义云二字,是当年相遇时,幽王应景所取,金色黄昏,一片红叶。也是为了对应昊儿的表字,寄望他们彼此作伴,相得益彰。可是这娃娃并不知道,她直觉中是想起了爹爹说过的,朝生暮死,残叶凋零,便觉得这名字让她有点儿想哭。(未完待续。)

    ()

    ...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