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9章 一只狐狸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在那艳红衣衫衬托下确实冷清。【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要看书 ·1KANSHU·CC声音清润莞尔,语调却如雪似冰。

    昭岚见她难以亲厚的模样,估计对方也不欲多言深交,便也不再虚礼客套,逶迤敷衍,直接问道:“姑娘屈驾敝府,可是同在下有事相商?”

    她果然也就开门见山回应道:“正是。”由身侧女子接过茶盅放下,垂目轻轻理了一下裙衫,再抬眼问道,“公子可知,你已欠我两个人情?”

    “哦?姑娘此言从何而来,在下怎不自知?如果没有记错,今日之前,似乎在下同姑娘并无交集。”昭岚清浅笑语,还故意凝眉侧头思量了一下。

    “呵!”红衣女子冷嗤一声,道,“素闻公子美誉在外,竟不知也会这般矫情。方才见面已露相识之态,如何现在倒故作不识推脱起来了?”言语间似有微微不满,面上却依旧那副没有表情的表情。

    昭岚扬指朝厅外的车马仆众随意一指,感慨笑道:“姑娘的做派,想不知道也难呐!”

    红衣之人身后的女子齐齐噎了一下。以前根本就不曾有过这样排场,却又解释不得,会露了自家的短。壹??看书 W W看W?·1?KANSHU·CC这什么昭岚公子奸诈得很,分明左右搪塞。其中一个略微有些不适应地抬手扶了扶头上的金钗。别滑了。

    红衣女子看着那温雅之人,心道,你这话已然有所指,还说不识?果然人不可貌相。

    闻见昭岚赖皮的味道,她身后一个容色冷峻的忍不住开口讥讽道:“公子当真健忘,我便失礼替自家主子提醒公子一句,公子当不曾忘了两年前对战永宁侯一事。非小女子替主人揽功,当日若非我家主人带人从旁相助,只怕瀚宇皇朝的远征军就算是胜,那也只能是惨胜。”

    昭岚闻言看了那女子一眼,挑着眉梢朝红衣之人勾唇问道:“哦,姑娘是这样以为的?在下虽不敢自称见闻广博,倒也知道,一役之战恐怕并非一场角逐可以定论吧。”

    红衣之人身后又一女子忍不住不满地嘀咕道:“一场仗一打,人都死绝了,此后哪里还有兵力继续对敌?!”

    身前坐着的人没有喝阻那女子,显然是赞同的。

    昭岚歪头想想,摸了摸下巴道:“听着好像是有点儿道理。不过,平定永宁侯是陛下御驾亲征,领军的是姚将军。?要?看书 ?·1?K?A书N?SHU·CC姑娘怎的将这笔账记到在下头上了呢?还有,当时陷得最惨的是纪彪武,姑娘算得他的救命恩人。他现今已是大将军,总领远征军,也是有些身家的人了。近日正好在京述职,姑娘讨要人情,不如找他?”说完未觉一丝不妥,坦然笑看红衣女子。

    那女子面无表情地回望过去,心里却是狠狠跌了一跤。比对眼前之人和素日耳闻,她几乎疑心,今日自己是不是进错了地方找错了人,还是眼前的人本是他人易容冒充的?而且,怎会有人连耍赖都赖得这么优雅自然?

    嘎吱。艳影身后传来一声细碎的咬牙声。

    红衣女子敛了敛心中讶异,轻言道:“据小女子所知,当日远征军受困乃是细作泄密以致中了敌计,否则小女子也无处作为。”说着盯着昭岚看看,却只见他温尔无语待着下文,只好继续道,“体察不严,计策疏漏,中计之后又无良策及时解困。似乎,这和军师、参军脱不了干系。坐镇帐中,看着同袍兄弟死伤,是不是该担点儿责任?陛下的军师不是昭岚公子又会是谁?”

    昭岚虽是笑颜未改,静静看着她,心内却因她的话勾起无限思绪。

    平定永宁侯之战中,虬枝岭上一场最为惨烈。正如她所言,若非她带人从天而降,远征军果真即便胜也是败。除了亲随,更没人知道。饶是有人相助,瀚宇新皇的小命还是差点儿撂在那片鲜血染尽的土地上。众人眼中银剑金甲奋勇搏命的人,转进帐中便合眼倒下。差点儿一睡不醒,就此长眠。

    如今想来,记忆里只剩下满眼的血和满腔的恨。不是中计险些战败的耻辱之恨。是实实在在对人的恨。超过战场上相对而立,各为其主,对敌人的恨。那是对人性的恨。

    这世间就是奇怪。有人不过受了点滴之恩,或你对他的好只是客观情形里习惯使然,他便可毫无怨尤替你去死,扯着你的肺腑生生疼上一辈子。有人受尽恩泽,却因不甘居下的嫉恨甚或只为贪念不足的**,便随时可以卖了你,将你剥皮拆骨,啖肉饮血。更可耻地拉上无数肝胆相照的无辜之人,践踏那些朝夕相伴的赤诚信任。

    昭岚的眸光闪了闪,像似为躲避责任却实则因为其它,总之想避开此话题,压指抹着茶盅杯沿问道:“姑娘说是两次人情,可这说来说去,在下也只听出一桩事由啊?”

    “眼下不是?”那冷峻女子从鼻中轻嗤一声,替座前的主子反问道。

    “嗯?怎讲?”昭岚故作茫然,再反问回去。心里自是有所猜测,却绝不会自己先说。对方是来算计的,还不知道要开什么条件呢!

    “陈阁老嫡孙和唱曲儿的文英姑娘之事,公子总不能再推说不知了吧?”女子说着,冷峻面容上也不由难掩鄙夷之色,显然对昭岚一直在打太极甚是羞恼。

    “嗯。这事我知道。”昭岚点点头,随即又撩发轻笑道,“可是,这事同在下欠这位姑娘人情又有何关联?好像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是。相助文英瞧着的确和公子并无直接关碍,但因此引发的后事却非别传小纪,公子再不好推脱获益受惠的。细论起来,公子不光是欠我人情,还是很大的人情。”红衣女子说着端杯润了润喉咙。

    口干舌燥。和这人讲交情,真是与虎谋皮。不,打虎还容易些。他?哼!就是一只狐狸!

    昭岚看着她端杯的指尖,突然高了嗓音笑嚷一句:“春风轻暖,惹人微醺。啊!在下想必是有些昏昏欲睡,脑子有些犯困。姑娘找在下究竟所为何事,不妨还是直说吧。”说着还真掩嘴打了个哈欠,歪斜了身子,一肘支桌撑头,懒洋洋起来。(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