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1章 混淆视听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前些日子,阿木将鬼圣精心炼制了数月的丸药一股脑儿吞下,然后又要请师父“提点”,老头彻底崩溃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想到阿木虽心思单纯但武功已几乎难遇敌手,便一狠心将他赶了出来,让他出来见见人,也好知道什么是正常。

    鬼眉开始同情鬼圣了。

    很少听说师父被徒弟打得四处避难,又因舍不下不得不回头找揍的事情。

    “阿木可不笨。他拿了那些武功秘籍只消翻上一遍就能记住。最多也就因为练功不畅才回头翻看。这孩子也是老夫我没能寻出个好法子善加引导。否则,别说是武学奇才,干什么什么不成?!”老头说着还果然为人师者一副与有荣焉之态。

    鬼眉耷拉了一下眼皮。

    您果然没得个好法子,否则,阿木怎的连说话都不成?

    “你这么疼阿木,能狠了心撵他出来见见世面也就罢了。怎么连一文钱都不给他?不担心他被人打,总得担心他饿肚子吧?何况,您老让他来的是城里,让他上哪儿打猎去?”鬼眉心疼之余仍旧有些质疑,鬼圣想丢了阿木,是不是真的仅仅因为被阿木打怕了。

    瞧方才的光景,阿木显然是很听师父话的,她可看得分明。而且,除了当日在西山初见时有些误会外,朝夕相对的这些时日,阿木连她的话都很听,既没吵着要和她过招,也没缠着谁要动手,根本就不是好勇斗狠的性子。

    其实,鬼眉忘了,阿木当初可是曾说过她“太差”的。不找她比划,极有可能是因为不屑同她过招。至于他人,阿木这些日子一直和鬼眉形影不离,除了柳烟和梅雪几个照顾起居的姑娘,偶尔上个街也没遇上什么事出过岔子。大概也没什么让他感兴趣要动手的人和事由。

    老头一听鬼眉的指摘,嚷道:“谁说不担心他饿肚子了?!临出门时不是给了一堆药给他么?老夫的药,那还不是有市无价的宝贝!”

    鬼眉细细一想,好像是,阿木身上当时的确一堆瓶瓶罐罐来着。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回嚷道:“那也得告诉他拿药换银子啊!去哪儿换,换多少,你说了么?他应该到哪儿找吃饭的地儿,到哪儿找睡觉的地儿,你说了么?你知道外面什么模样,什么都不记得了的阿木,突然从山里出来,他知哪儿是哪儿?你这师父就不称职!”

    老头听了顿时语塞,挠挠头嘿嘿干笑了两声,朝鬼眉谄媚道:“这不遇上你了么?木头总算走运了不是?”

    鬼眉听了这句,心里舒坦了:“得!看在阿木的份儿上本姑娘就不计较了,今儿暂时收留你一晚。明儿,你爱上哪儿上哪儿,该干嘛干嘛,阿木跟前没你什么事儿了!以后,最多在我心情好时让他去看看你。”

    老头见阿木的“主权交割”已然敲定,心情大好,笑道:“作为同是鬼门传人,这老夫精心、苦心、费心炼制的丸药送你一些。有伤治伤,没伤提升内力,还养颜美。”看着鬼眉的脸及时刹车。

    鬼眉心知他这是“丢掉”阿木的贿赂,坦然受之。

    两人正说着话,柳烟大呼小叫的跑了来。

    听说阿木惹了乱子,老头也不惦记蹭吃蹭喝了,拜托鬼眉好好照顾阿木,道了声“后会有期”便脚底抹油地跑了。

    鬼眉也不打算挽留。不是因为阿木惦记师父,她才懒得理个莫名其妙的老头。

    由柳烟陪着,鬼眉到了前院儿,远远瞧见阿木美人站在一间屋子门前。美人刚刚芙蓉出水,脸泛红晕,眉目撩人。衣袍歪歪斜斜挂在身上,头发湿嗒嗒的披散在肩背。小瓜也湿嗒嗒地蹲在美人肩上。一人一宠气呼呼看着地上显然因为阿木出手,趴在地上的人。旁边还围了一群。

    居然能有人惹恼阿木?倒是难得一见的奇景。除了纯真地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和偶尔带点表示愉悦的颜色,她就没见阿木有太多表情。这位够能耐!

    鬼眉也不行到院子里,朝小厅的门帘后一坐,问道:“怎么回事?”

    “公子。”

    鬼眉抬手止住柳烟,朝地上那位抬抬下巴:“叫她自己说。”

    从小楼过来的路上,柳烟已经讲了个前情。因为鬼圣的到来,阿木欲将自己的“好”房间让给师父住,央了柳烟给另寻住处。小楼上头住的是鬼眉,楼下住的是柳烟、梅雪几个姑娘,也没多余的房间。柳烟也不曾多想,寻思先找个地方给木公子沐浴更衣再说,便引他到了前院儿。然后,便出了岔子。

    趴在地上的是位年纪二十一二的姑娘,名叫小旗。听见鬼眉让回话,抹了抹唇角的血,转脸朝着鬼眉的方向跪地一伏,没有回话倒自顾自抽抽搭搭哭起来,委委屈屈半天才吐出个不是整话的句子:“回姑娘,木公子,他,他”

    这算个什么回话?!好像什么都没回,又好像什么都回了。几个字便惹人浮想联翩。

    可惜,对象是阿木。再怎么旖旎的话也描画不出阿木行事旖旎来。

    鬼眉不由心里冷哼。

    好一张梨花带雨,满是委屈的小脸!好一张欲言又止,有口难言的小嘴!

    鬼眉眉头打结,喝止道:“有事说事,哭给谁看?我记得你家主子说过,跟着他的人流血流汗不流泪,眼泪最是无用,即使要流,也是用来对付敌人的手段。你是不想跟着你主子了?还是打算对付我?”

    小旗一听,赶紧抹去满脸涕泪,回道:“小旗不敢!回姑娘,是小旗得罪了木公子,请姑娘和公子多多担待。”

    先前委委屈屈,现在又一派别有隐情之态,让人听了觉得心生歧义。这让鬼眉很不舒坦。让她回话,就该明明白白说清楚事情经过。玩什么心眼儿?!

    鬼眉在外行事率性,有时爱管闲事,可也并非那么滥好心。便是干些个锄强扶弱的事,也是因人因事而异,最不喜软弱无能又心思狭隘之辈。这莫名其妙的眼泪,她更是不太待见。

    这小旗不说事情因果,避重就轻地想以弱柳之态博取同情,混淆视听?哼!..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