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3章 卖身葬父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到了厨房,手忙脚乱地将瓶瓶罐罐一阵翻找,入眼的不是红就是黑,偏偏没有白色细末的盐。【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一看书??·1?KANSHU·CC正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握着一个揭了盖的白瓷罐。

    阿木一见里头白白一片,想也不想,抓起一把来就往嘴里送。

    “啊!呸!呸!呸!”

    “哈哈哈哈!”姜桐看着阿木的脸揪成了一团,才伸出另一只手递上盐巴罐子,“不好意思,看你着急,我也跟着一着急弄错了。刚才那是碱粉,苦不苦?”

    阿木也顾不得和他计较,抓了盐巴不要命地往舌头上抹。小瓜干脆将脑袋扎在了罐子里,结果又被腌得窜起老高,到处找水。

    “一罐碱粉五钱,一罐细盐五钱,待会儿还要找人收拾厨房,一两。呀!你又欠了我二两银子!昨天的钱你还没还呢,这可怎么是好?”姜桐摸着欠揍的笑脸朝阿木道,“那丫头今天是不是没搭理你?告诉你,男人得要有担当。像你这样,葬入自己腹中的东西,还得要个女子替你给银子,能不让人生气么?”

    阿木抹抹脸上的涕泪,愣了愣,没说话也没要出手,拎起小瓜走了。

    姜桐见阿木没理他,颇感无趣。要看书 ·1KANSHU·CC抬指地弹了弹下巴,讽笑自语道:“凭着模样、拳脚,就想套近乎?且!”

    晚饭时分,柳烟挣扎了一下向鬼眉如实汇报情况:“木公子不见了。”

    “嗯?不见多久了?”

    “那馒头的事之后回过一趟房间,跟着就没再现身。”

    鬼眉拧了眉头。

    没等鬼眉再问,柳烟又道:“东西都在,看着不像是找师父去了。要不要出去找找?”

    鬼眉点点头起身朝外走。

    京城这地方,不是光身手好就行啊。

    “你不舒服就别出去了。我多叫几个人分头找就是了。”

    “还是一起去吧。阿木和我熟惯了,万一有个什么意外情形,他不愿理会别人,总能听我说话的。”

    鬼眉和柳烟刚刚就便自小楼旁边翻出围墙,就见梅雪慌慌张张迎面跑了来,二人不由心内一惊。

    “竹凝她们出事了?”

    梅雪朝柳烟摆摆手,对鬼眉道:“你快去瞧瞧!木,木公子在桥头卖身葬父呢!我怎么说他都不肯回来。”

    “卖身葬父?”

    鬼眉和柳烟今日第二次齐齐觉得骨骼酥松。?一看书 ??·1?K?A?N?S书H?U·CC

    柳烟抬头看看天。今儿是狐仙遭逢天劫的日子么?怎么一个雷接着一个雷的?不知还会不会有第三道。

    还是鬼眉沉着冷静,边走边问,直切要点:“有人买么?”

    “大概没有。那么个价钱,若是原来那张脸不好说,现在这张就算了。”梅雪摇摇头,想着那情形却有些发笑起来,道,“我路过桥头时本没在意,听人议论才留神看了一眼。他——,你们还是自己去看吧。”

    鬼眉二人随梅雪往前去。没等跑到桥头,远远瞧着才散了一群围观的人。等人群散了,显出里头的身影,看着那情形就停住了脚步。果然很能理解,为何梅雪明明神色慌张地急报却又要发笑了。

    谨遵眉嘱挂着两团墨汁出门的阿木,正头顶着小瓜盘腿席地而坐,两步远的地方便跪着个卖身葬母的姑娘。

    这还凑了一对了?

    鬼眉失笑,想看好戏便不急于上前,扯了那二人拣了个靠近的地方隐着。

    没多大会儿,那卖身葬母的姑娘似乎跪不动了,眼见无人问津便软了身子,坐了下来。朝四周张了几眼,然后往阿木身边挪了挪,开始低声叽叽咕咕。

    “这位大哥,你这么个价钱是卖不动的。再说,你这么个态度也不对。人家倘若有意,当然要斟酌银两之事,免不了一番讨价还价。你不能自个儿立刻就给定数,得先凄凄惨惨、悲悲切切地搏人同情,懂不?百善孝为先。你真孝顺假孝顺不打紧,关键你得勾起别人的孝心,得让有意买你的那人觉得他自个儿死了老子娘,懂不?”

    阿木不懂,看她一眼,扯扯小瓜乱挠的爪子,继续静坐。

    有人路过,那姑娘立刻闭了嘴,哀哀戚戚地跪着。

    “多少银子?”

    阿木看看那婆子,没理。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个葛布衣衫的中年男子:“会打酒糟不?”

    阿木摇摇头。

    “会养猪、养鸡不?”

    阿木摇摇头。

    “会伺候花草不?”

    阿木又摇摇头。

    “会驯马、遛狗不?”

    阿木再次摇摇头。

    “怎么什么都不会呀!看身形倒也不是很壮实,舂米、挑水,做粗活大概也勉强。那你要多少银子?”

    “五百加二两。”

    “什么?你疯的吧!”那男子咋舌。

    桥下小吃摊上有个熟识他的人笑喊道:“张爷,别嫌贵!这人实诚着呢,少了不干,多了也不要,买回去保证忠心护主!不信,您问他五百零三两肯么。哈哈哈!”

    “爷!您可怜可怜小女子吧!爷......”

    阿木旁边那姑娘见男子要走,紧赶着抽了两声,见没能留住脚步,朝插话的小贩狠狠瞟了一眼,又继续对阿木叽咕:“我见你要价这么离谱,还有零有整的,以为你等钱救命,不跟你抢。瞧你是白浪费机会了。怎么女买家你理都不理?女的虽抠些,但耳朵根子软啊。还有,人家问你会什么,你管它会不会,只管点头说会就是了。”

    说着,有些遗憾地朝男子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继续道:“瞧刚才那人的模样像是大府里的管事,可惜了。大府里的主子是不好伺候,但赏银多啊。你这模样又不会被安排去主子跟前,那些活计会不会的有什么打紧?先混进去再说。若是例银不错,人又好处,你就边干边学,待久点儿。若那家人不好相与,掉头就走呗。”

    接着,再压低些声音道:“最要命的还是你这价钱。不讲忌讳,肯买咱们这样的,不是真心仁善,就是多半想图个价廉物美,省下人伢子的钱。告诉你,什么都甭管,只要人家要你,就跟着去。若是主家心善,你将难处和主子一说,打个借据,然后慢慢儿从例银里扣就是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