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2章 还是狴野好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昨晚她刚和司马狴野对战时,他还一脸看不懂的表情。【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在一边什么也没问,看着看着,似乎也看出了规则和门道。这会儿就杀得司马狴野求饶了?她亲手领教过,知道这奉天的九殿下棋艺可不弱。

    鬼眉爬起身来去看残棋,虽没下到残兵败将之境,阿木这边的布局却甚是诡异,司马狴野再继续下去也意义不大。

    司马狴野见鬼眉起了,问道:“睡得可好?”又起身抻抻手脚,笑道,“若不是有要事在身,必须今日起程赶路回去,真想和木兄杀个三天三夜。木兄的棋风竟如陈年佳酿,后劲实足,越下越精进,叫吾越挫越勇,当真欲罢不能。”

    鬼眉笑道:“来日方长,狴野还是以要事为先。我们叨扰一天一夜,也该告辞了。”

    “嗯。待我回朝了了大事就来邀请二位府中做客,到时还请务必赏光。”

    “放心,一定不会同你客气。说不定,不用你来信,我们也会前去叨扰的。”

    司马狴野笑道:“那是求之不得!”

    三人各自洗漱,又一处简单地用了早饭,以茶代酒算是饯别。出了驿馆,鬼眉和阿木送了司马狴野出了城门才返回赵宅。

    一进门,便碰上了一张黑脸。

    鬼眉和阿木一进门,就见姜桐黑着一张脸倚墙而立。

    见姜桐难得不见笑颜,以为他有要事,鬼眉便向阿木道:“玩了一夜没睡,你先去歇着。回头吃午饭时,我叫你。”

    姜桐斜着眼瞟了一下阿木。

    阿木见姜桐又有“恶意”,也回敬了他一眼,竟还开口呕了他一句:“还是狴野好。”然后高高兴兴地踏着轻功去了小楼。

    姜桐越发面沉如水,盯着鬼眉不语。

    狴野?是何人?这木公子还没能打发走,那边就来了个义云公子。现在又冒出来一个?玩了一夜没睡?她看不出来他也是一夜未眠么!

    “老赵,有事么?”

    “昨儿一早你们就出去了,到现在是十三个时辰。”

    “怎么了?”

    “一天一夜——,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鬼眉见他脸色难看,语气不佳,这话里用字更是隐含歧义,知道他并非别有要事,淡了笑颜不悦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是我觉得你该和我说些什么。”

    鬼眉看看他面上陌生的表情,抬步朝里走,边走边嗤笑道:“不过才一天一夜而已。不提以前,便是现在,你我不是时常月余不见么?有什么好说的。”

    姜桐伸手拽住她的胳膊,将人扯回自己跟前,看着她的眼睛,面带薄怒道:“你我之间,何时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鬼眉抽了抽胳膊,没抽动,没好气道:“你是没睡醒还是喝多了?”

    “我没喝酒,但是我等了你一夜!”

    鬼眉一怔,旋即轻笑道:“你困了就睡呗,等我做什么?难不成还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哄你睡觉不成?”

    姜桐沉声道:“你别给我装傻,我知道你并非不懂我的意思!”

    “懂你的意思?那你究竟什么意思?”鬼眉索性也不挣扎了,直直看着他问道。

    谁知鬼眉这一问,竟将姜桐给问住了。他究竟什么意思?好像自己也不太清楚。反正,见她和那根天下无双的木头一起出双入对,如今还彻夜不归,心里就是不舒坦。还有那什么义云公子,狴野什么人的,光是听着就不舒坦。究竟因何不舒坦,却又说不上来。

    心里糊涂,再被对面一双亮晃晃的大眼睛瞧着,姜桐竟不自觉地面红耳热起来,松开了拉扯鬼眉的手,偏开头去,目光闪烁不定。

    鬼眉拍拍姜桐的肩头,故意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老赵啊,知道你平日里打理生意不易,治下也严,可是,别因为我在你这儿住得久了,就将我也当成了你的那些伙计、属下,成不成?咱们向来是对方想说那就听着,不想说,从来互相就不多问。你现在是要我时时汇报行踪,事事请示报告?”

    姜桐闻言在心内驳斥道,他何时将她当成自己的下属了?!

    不悦地扭过头来,瞪视着鬼眉,薄怒道:“一个府里住着,一扇门里进出,彼此招呼一声有什么不对?怎么就是要你时时汇报行踪,事事请示报告了?哼!堂堂的鬼眉女侠,哪里是我这个小小商人能够过问得的!”

    鬼眉凑近了他拉着的臭脸,觑了觑,果见他白净面上有些暗沉倦色,如同两汪秋水的眼里,布着彻夜不眠的血丝,抱歉地笑了笑,道:“你是怪我昨儿个出去没同你打招呼?那不是因为走的时候你还没起么!何况,我也不曾离了容城。若是远行,哪能不同你言语一声?这不,这会儿回来见着你也没不理你呀。眼下住着你的地儿,吃着你的,用着你的,我可不想怠慢了你被撵去住破庙。”

    姜桐因为鬼眉突然凑近自己的脸,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寸,耳朵嗡了一下,脸越发热得厉害了。

    早些天,就因为那根木头终日黏着她,心里就不舒坦,昨儿个又见二人相携而出,心里更有些生恼。不知为何,一天都有些浑身不适。到了晚上,用饭时分仍见她未曾归府,竟是失了胃口。草草用了几筷子,便去房中躺下。为自己莫名的不舒坦又生了几许恼意。

    和衣躺在床上干瞪眼,烙饼样翻腾许久,终是拎了酒坛去她小楼下候着。不想,这一等竟是一夜。人是一夜不见归来,酒是一滴不曾饮下。没她陪着说话,这酒,独饮难有滋味。

    在小楼下一直枯坐到J鸣天亮,然后不多时,又听得梅雪、柳烟等人起身洗漱的动静,依旧不见鬼眉和阿木归来,终是哐当一声砸了手中的酒坛,转身回房阖门睡觉去了。

    昏昏沉沉躺了半天也不曾睡着,惦记着铺子中还有事,只好又折腾起来。想想自己的情绪起伏,心内也有些好笑,遂摇摇头准备出门。(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