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7章 披麻戴孝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武穆德本已求生无望,一心等死,闻听此言,唯恐受那剥皮凌迟之罪,大呼道:“并非武穆有心如此,皆因当年太子有令难违,陛下圣明啊!哦,那圣天宝藏之事就是他命罪臣编造,哄了苗大侠的。【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真的!后来唯恐苗大侠泄了幽王府秘事去,又命罪臣放风出去,令江湖对其追缴,讨要圣天信物。”情急之下还慌不择言地喊道,“此事,苗大侠当可佐证。”

    苗震风一听此段,终是明白了当日究竟。碍于手脚被卸了环,打杀他不得,只能朝他吐了口吐沫,喝骂道:“卑鄙小人!害我天煞帮被玄冥那老东西一路追杀,至今藏于深山不敢出世,竟又是你这狗东西作的怪?我呸!你裆下的鸟蛋是白长了,算不得个男人!老子今日不能亲手杀了你,待一同下了阴曹地府,阎王面前看我如何讨要!”

    侍卫见他污言秽语甚是难听,喝道:“闭嘴!皇上跟前容不得尔等放肆!”

    义云闭目忍下心中火气,问道:“说来说去,那圣天的什么信物,究竟是何奇物?竟引出幽王府如此祸事?”

    苗震风没好气道:“什么奇物?就是一块废铁!我当日拿了那东西,见不像这老小子所说,什么发光发亮的,本想找他理论,索要酬劳。不想,横路里忽然杀出来个玄冥老怪物,那东西便被他抢了去了。这么些年,也没听江湖上说起,谁挖了圣天的宝藏去。可见,这老小子从一开始就是存了恶毒心思的。皇帝陛下莫要轻饶了他!我天煞帮的一众兄弟也因了他的鬼话,不少人命丧玄冥之手。陛下让苗某亲手了结了他!”

    义云心中酸涩难耐,实不能接受,不料那样的惨祸之下,竟是还有这些个荒诞因由,起身拂袖,捏拳冷喝道:“朕的义兄当日也吃了天煞掌的苦,又被你们逼得摔下悬崖致死,你也轻饶不得!”又对身旁侍卫吩咐道,“朕的义兄非是我族中人,按规矩享不得皇陵安葬,皇庙供奉。朕也不欲强冠名头,委屈他改名换姓。这两个,你们监管着,着他们以指为器,就在寝宫后头挖出坟穴。我要义兄陪我同看仇人偿债,同看这吃了他骨血的朝旭江山!”

    朝旭皇宫的后苑之中,一日后,果然辟出一园,建了座衣冠冢。义云将当年密谋筹划、炮制幽王府惨案的一干罪人,勒令以他皇叔为首,披麻戴孝,三跪九叩,向坟冢行了大礼,全了他当年在义兄坟前发下的誓言。

    透过那些颤颤巍巍,额头磕得渗血的罪人,透过那一个个披麻戴孝的人影,透过那一片惨淡的白,义云模模糊糊仿似又看见了那年的金色黄昏。

    一片残阳如血,一片枫林如火,一个清瘦的小小人影立在山路的那头,不声不响静静拦下了幽王府的马车。看见侍卫不惊不怕,看见幽王无畏无惧,只轻轻问道:“可能收下我?”

    幽王问:“为何?”为何一人在此,为何出得此言,又为何要收下他。

    那小人儿看了尚不足三岁的义云,笑道:“一个人太冷了,我可以陪他。”

    义云当时便觉得自己喜欢上了那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在夕阳里金光灿灿的小人儿。

    幽王后来终于带了那孩子一同坐车回去,私下又问了那孩子一回因由。那孩子只淡淡回他道:“带我出来的人都死了,我的爹娘也死了。但我知道,我尚有亲人在世,我要活着。若我也死了,有一个人,会冷。”只是义云不知道这一段。

    此后,幽王府便多了个喜欢着青衣的孩子,成了小世子的玩伴,成了王爷、王妃视如己出的义子。陪义云习文,练武给义云看,帮着义云打鸽子......直到那个血色之夜。

    那个翻天覆地,天地变色的夜,那个青色的人影在孤寒的月下凋零。

    因他而去,替他而去。

    那年,暮叶,月下凋零。

    暮叶,你可看见了?义云为你报了仇。义云发誓要让害你的人为你挖坟掘墓,为你披麻戴孝,为你三跪九叩。今日,你可看见了?

    暮叶,你且等着,义云还欠你一个未完的心愿,你且等着。

    义云擦了擦眼角的泪,转头对身旁吩咐道:“看着这些人叩满万数,一个也不得少。明日传话去礼部,三日后,朕去皇陵祭祖,给父王、母妃磕头、上香。太常寺要如何安排,烦他们赶紧拟个章程给朕过目。父王、母妃的谥号要不要变动,派何人前去守灵,让他们看着办!另外,朕的义兄,不行追封,但以君礼待之,一应丧仪也让他们酌情办理。此处事完,一干人仍旧入监收押,等待三司会审。那个武穆德就不必了,让他此处跪等着,传鬼眉姑娘进来领他。”

    “是!”

    “朕累了,先去休息一下。”义云无力地再看了一眼暮叶的衣冠冢,心内怅然。人已死了,做这一切,当真能够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么?

    鬼眉得了御旨,由内侍引路进了宫。既未见着朝旭新帝,也未见着瀚皇和义云,心内有点小小的不高兴。她帮了这么大的忙,怎的连个当面的谢字都落不着?这皇帝小子忒没风度!这义云公子也,不够意思!等到入了皇帝的寝居宫苑,看见武穆德当庭跪着,鬼眉这才一扫不满,心道,义云尚且算得说话算数,什么皇上的谢礼就算了吧,谁让她大肚能容呢?

    正要扯了武穆德走人,抬眼看见不远处似有陵台建筑,一时不免惊奇流连。细看之下,果见是一方坟冢,便去端详那竖着的墓碑,再见了一堆啰啰嗦嗦的铭文里有“暮叶”二字,愣住。说不出心里是何滋味。死了?怎么就死了呢?让她无处怨,无处恨的!还有,一丝想念也跟着无处着落了。

    过了好一会儿,甩了甩头。罢了,死了就死了罢!不过是生命中的一段尘烟。(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