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9章 一个誓言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武穆德隐隐觉得有些惧怕,却无力挣扎。【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大人想不到还会有个孩子躲在一旁苟且偷生吧?大人想不到那孩子会来找大人讨还吧?大人想不到的可多呢!因了大人,那****肩上又多负一条血债!一路受尽风雨苦楚,却再无亲人相伴,只能独自承受。可我也该谢谢大人呢!若不是大人当着我的面烧死了我爹,我终是不能深彻体会,我家是如何破的,我的亲人是如何亡的,我的活着,又是意味着什么。大人,你说,我是不是还该谢谢你?”

    武穆德本能地瑟缩了一下,避开了那双含冰带霜的眼睛。

    鬼眉将最后的油尽数倒在他头上,掷了瓦罐,道:“我本来想了一千种,一万种折磨你的方法,可是我放弃了。因为,我原以为报了仇我会好过一些,临到这一刻,我却觉得越发堵得慌了。既是这样,就还是让你怎么欠的便怎么还吧!”说着,便将火折子朝武穆德身上一丢。

    转身之际,又道:“那日在容城的街上,被你的马车所撞,听得那句‘还磨蹭什么’恨不能当场杀了你,到底还是忍着回到了原地。也罢,就在我爹丧命之处,让你以同样的方式去还,这,许是给你最好的结果了。只望我爹和那些被你害了命去的早已轮回,武穆大人莫要于黄泉路上再碰上讨债的!”说完,便朝林子里去了。

    剩下武穆德顾不得听这能够解惑之语,只在原地抽搐翻滚,生生受着油煎火燎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鬼眉点了他的哑X。她受不得看人垂死挣扎,也听不得人垂死喊叫。犹如那夜她面对燃火的小屋,想着她那躺在烈火中焚毁的爹,不能承受。尽管那男子未曾挣扎,未曾喊叫,如钢铁一般忍受生命的锤炼,只为唯一牵挂的她,尽可能地有勇气活下去。

    武穆德咽气前,想起了太师慈眉善目的脸,想起了幽王的种种关爱,想起了幽王妃的温言笑语,想起小时候胖嘟嘟的义云扯着他的衣襟同他说话,想起那个喜着青衣的孩子唤他一声武穆叔叔。也想起了他的家人,不知他们会受自己怎样的牵连。最后感觉,自己终于从罪恶的身体里破茧而出,对着苍茫大地叹了一声,果然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其实,这世间依旧有不少人会觉得,他这样死了,是他得了大便宜。他就烂命一条,可他所欠的血债,何止一两条人命!改变的又岂只鬼眉和义云的命运!

    鬼眉走到林间,对月枯坐。默默对她爹的在天之灵做了告慰,然后,想着那个多年前在此偶遇,相处了一个多月的,叫做暮叶的男孩。她曾很喜欢他,因为当时她不见了爹,是他陪了她一个多月,他是她除了爹以外,在这世上见过的第一个人;她也曾怨过他,因为他的不告而别;她更是曾恨过他,因为武穆德的出现,她知道是因了他祸及于她爹。

    现在,她不恨、不怨了,空剩一丝无处安放的挂念。今日之前,她除了被祸及而怨恨,对当日那个偶遇的男孩是留着一丝牵挂的。她不知道,有武穆德这样的人存在,他从这林间走出去后,究竟是死里逃生了,还是终究没能躲过命运的残忍。见过宫里那块墓碑后,她知道了,他终也是个难逃厄运的孩子。现在,心头空落落的,像似长久以来那里藏着一样东西,忽然没了。原本以为,便是一时不见了,终有一日可以再度遇见,为着这再度遇见,总是怀揣着一份希望的。而人生中,只要是希望,总就能给人力量。

    如今,那个叫暮叶的男孩,没了。属于他能给予她的力量,也,没了。那份原来夹杂了怨恨和牵挂的想念,终于化作夜月下苍白的凭吊,然后凝成一丝忧伤而冗长的疼痛,只能闷闷地堵在胸口,伴随余生。

    或许,那个难逃厄运的暮叶,本也是她的厄运。此刻这样想,不再是因他引来了武穆德,而是,为什么注定了要Y阳两隔,偏偏还要闯进她的生命,在她那时白净如纸的心里画上那样醒目的一笔?然后又用生死抹杀,在那心上最美好的一处划下一道看不见的伤口?

    鬼眉不由看着天空含泪讽笑。她曾对田田戏语自己乃天煞孤星命,此刻忆起幼年种种,她便是个不信命的人,也不由暗自嘲讽,至少幼年的她,还真是个煞星!

    鬼眉月下凭吊了亡魂,隔日,义云也去祭拜了他爹娘,然后按照在瀚宇同样的手段,审问了一干人犯,洗换了朝堂。为已故幽王和王妃清正其名,以本姓本名登上朝旭金銮宝座。

    杀了当日参与谋害幽王府的罪臣,未责其家眷,只贬为庶民,允,三代内可以行任何业,但不得入朝堂。他那皇叔,被削了皇姓,赐名“孽”,着守皇陵,永不予出。后妃者,有罪的论罪,其他的自然是去皇陵相陪。子嗣,专门择人严加教养,免得将来步其后尘。其实,义云有那么一瞬想要皇叔亲眼目睹当日幽王府之事重现其身,让他看着自己绝后的,到底不愿与其同类,最终心慈手软了。

    其他的皇亲国戚,按着翻出的旧案种种,依律论罪。无罪者,可得两个选择,保留封号,但终身不得出封地;反之,想要自由自然必须付出一些代价。生活待遇方面也不算薄待,暂可享原来银俸。这么处置,义云算不得失信于那些封疆为王的皇叔。但是,兵权是被借机收了个干净。特权被削,终有怨尤不满,但是义云不予理会。有胆子反的,尽可一试。

    这朝旭的江山,从来就不是他义云想要的,他也不会交给这罪孽的家族。若要给,他也只会去给那不知尸骨何处,虚葬在后宫坟冢里的人,全他一个夙愿,全自己一个誓言。

    再无战事纷争,这改朝换代仍旧少不了伤筋动骨,该安抚的需安抚,该修复的地方也要修复。(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