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4章 却栖新画舟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池凤卿左右看看,端杯饮了一口,闲闲道:“今儿可是你们邀我出来的,这会儿不该问我拿主意。【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值得您收藏 。。哪有做东道的反问客人怎么办的道理?”

    那两人一噎,继而捋捋袖子,准备再掐。

    “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喝口水,歇一会儿?一见面就跟斗鸡似的吵个没完!这么多年了,回回见面回回吵,却也不见吵丢了一个,但凡出来,却偏要一起的扎堆凑趣。”此刻出面斡旋说话的人叫陈思瀚,也是几家世交之子,新晋探花郎。此番出来是池固伦挑的头,却是打的给他庆贺的名头,只是这庆贺,也不知是第几回了。

    楚南明旋即弃了和池固伦的斗嘴,转头朝他道:“你肯说话正好!今儿可就是为了你才出来的,你算最大的东道。适才凤卿也说了,就该东道拿主意。你说吧,到底要怎么办?”

    陈思瀚道:“咱们又不曾带了衣服、被褥出来,眼下已经早晚凉了。一夜凉风一吹,明儿个保管个个伤风头疼,呆在船上过夜显然不合适。”

    池固伦面色一喜,嘴角还不曾咧开,却见陈思瀚看看两岸,望了望前头,又道:“回城来不及,驿馆却也远着,这四周又不得几户正经人家,借宿也不成。”

    楚南明顿时朝池固伦一龇牙。两人一对视,又转头齐齐朝陈思瀚道:“尽说废话!”

    池凤卿此时接口道:“思瀚并不曾说废话,他的意思是,咱们索性再往前行一段。我隐约记得,咱们旧年骑马打猎,走山路到过前头的。当时从山上往下看,那水中有大片的绿洲,应该是群居之地。咱们上那儿去,一准有地方落脚。”

    陈思瀚点头道:“知我者果然凤卿。若是不曾记错,往前再行小半个时辰,确有三处水中绿岛,其中两岛相连,一岛接岸,陆地面积都十分开阔”

    楚南明不待他说完,也不和池固伦拧着了,立刻兴奋地转身去催促船夫。

    不多时,果然见前头烟波浩渺的水上出现了一片葱郁。岸上大大小小的鸟雀起起落落,正在嬉戏、争食,不断地叼了鱼儿上下盘旋飞舞。白沙滩头,一群孩童光着脚丫在摸贝壳,笑声并着脚印留了一串又一串。还有几个少妇蹲在水边洗衣浣纱,身后晾晒着大片的渔网,零落着几幅印花的布匹随风飘动。房脊檐角在绿林中隐隐可见,已经有几处早早的燃起了炊烟,几道袅袅青白互邀向天。

    一片鲜活生动的景象映在霞光中,美不胜收。当下不及登岸便有人诗兴大发,尚未觅得佳句,却听岸上传来了用戏曲之调唱出的一首《忆江南》。

    “丘前景,欢喜旧时颜。滩上沙鸥接老友,昔日燕子未曾嫌。怎肯懒归还?”

    几人寻声而望,在离浣纱女和拾贝孩童不远的一块坡地前,一个白衣女子正一步一哼地往上慢行。坡底下临水系着一叶小舟。显然,她也是刚刚登岸不久。那女子待要将近坡顶之时,突然间便慢下了脚步,细看却是弓了腰身去逗弄坡顶歇着的一群水鸟。

    楚南明见状玩心忽起,两步跑到船头,取了艄公的鱼篓,摸了几条小鱼就朝那群水鸟用力抛去。顿时,一群水鸟扑棱棱振翅而起,争先恐后地去抢食那半空飞来的鱼儿。白衣女子站起身来,顺了顺被翅风带乱的长发,拍拍衣上的羽绒,对着这一群只知贪嘴,弃她而去的小家伙不免有些失望,叹道:“唉!白鹭洲,碧云洲,洲上轻戏昨日鸥。归人步步羞。鸥啾啾,我啾啾,我道它能和旧(抽)”

    眼见有只馋鬼顺着鱼儿的方向飞来了船头,楚南明接口道:“却栖新画舟!”

    跟出来的池固伦又逮到了同他对着干的机会,揭短道:“咱们这船用了有年头了。”

    楚南明朝他白了一眼,没好气道:“不劳你多嘴!她那里用了个‘旧’字,我自然是要用个‘新’字去接的。”

    “你没听人家唱了句‘归人步步羞’,说她近乡情怯么?这离人归家,自然合个‘旧’字。咱们一条用掉了漆的旧船,载着几个京都府的长居人士,常年靠着这太仓湖的水土养育着,便是眼下这块地方,也算得是故地重游,哪里来的‘新’字?”

    “我就喜欢,要你管!”

    船上几人眼见二人又掐上了,兼对那出口成章的女子颇为好奇,也都纷纷跟出舱来。只见那一袭白衣站在坡上,裙裾随风飞扬。头上半空中鸟雀飞旋,脚下一片萋萋芳草,坡前清波拍岸,身后衬着红艳的夕阳,带出一圈光晕,竟如有些似仙似佛地临风而立。只可惜逆光之中,又稍稍隔了那么一小段距离,不太能够看清她的面容。

    白衣女子听见有人接了自己的末句,举目寻声而望,然后就瞧见了楚南明手里抱着鱼篓当头站着,还有一只呆子正张着嘴朝他要食,当即明白那些沙鸥忽然离了自己的缘故。冷眼瞥了他一下,再依次从旁边的一干人等身上挨个儿扫过,在那同是一袭白衣的人身上略微迟滞一顿,然后伸指扣了唇舌便朝船头上的鸟儿打了个呼哨。那鸟儿眼见楚南明手里的鱼篓已经空了,闻声便振翅而起,又朝着白衣女子飞了回去。

    女子伸手接了归鸟,摸了摸它的头,随即又启开朱唇,依依呀呀地拖着戏腔对着船上的人奚落道:“江流脉脉清如许,船头一道龟毛绿。白鸟落轻舟,有人舟上。哨音穿晓碧,家羽归飞起,余下几毛猴,三头并五头。”一边自得唱着,一边便从那头下了坡,朝着绿林丛中的屋舍而去。

    池固伦听了她这首骂词,看看身边的人,就见众人里只有楚南明恰好穿了一袭绿衫,旋即捧腹大笑。其他人霎时也都明白过来,跟着笑成一片。

    楚南明愠怒道:“笑什么笑!她又不是只骂了我一个。”然后点着几人的头道,“瞧见没,一个、两个、三个除了本少爷,还余八个,她可是将咱们一船人都骂到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神级英雄琥珀之剑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