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7章 风雨歌声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几人出身非富即贵,几乎不曾进过这样的人家。【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只因家教不坏,并非纨绔子弟,又兼心性使然,虽是有些出乎意外,倒也不曾大惊小怪。只是带着几分好奇,东张西望地打量上下左右。

    “姑娘,峰儿带回来啦!”随着一声女子的轻呼,从东厢房里走出来个少妇。因为不曾料想站了一屋子的男子,才一露面又忙忙转身躲了回去。

    那少妇回去修整了一下仪容,复又转身出来,对着白衣女子笑嗔道:“家里来了客人怎么也不言语一声!”又挪挪桌凳对几人招呼道,“家中简陋,又不曾好好收拾,叫各位笑话了。各位快请坐,我去沏茶。”

    女子对那少妇淡淡回道:“他们只是来避雨的,嫂子不必忙活,找几件衣裳来给他们换了正经。我也带峰儿去洗洗。”说着,将绢伞撑在角落晾着,牵着孩子去了别屋。

    少妇应了一声,也依言复转房中,去寻干爽的衣物给几人更换。又打了热水、拿了布巾给几人擦拭。几人简单收拾完,从外进来一老一少两个男子。老者约有半百年纪,少者二十多岁模样,都是身形健朗,皮肤黝黑。几人猜测,必是这家中的男主人,许是打渔刚归。

    二人进屋,见了几人也有些意外,遂去询问少妇,少妇依照小姑之语做了回答。

    老者明了后,朝几人寒暄几句,又道:“今日这风雨一时不得停歇,此刻又晚了,几位如不嫌弃,就在舍下将就一晚,明日再去赶路,可好?”

    陈思瀚道:“在下兄弟几人倒不是远途旅人,家都住在京中。只因贪恋湖光山色,误了关城门的时辰。本是有意借宿一晚,只恐一时叨扰,搅得老丈家中不便。”

    老者连连摆手笑道:“哪有什么不便!老夫现下只和大儿子一家并一个侄女住着,其他几个孩子都出外讨生活去了。家中虽不宽敞,倒还是能收拾出两间空屋子的。就这么说了,几位今晚就在此安心住下。还望莫要嫌弃舍下粗陋。”

    几人忙道客气,又彼此自谦礼让了一番。那老丈便吩咐了儿媳妇去生火做饭。一时得了饭菜,老丈挪出堂屋的八仙桌到中间,招呼几人入座,又倒腾出自家酿的米酒热情招待。几人方才想起上岸时忘了将酒带上,倒也不担心两个常常以船为家的艄公如何过夜。老丈父子二人陪坐,那少妇忙着端碗递盏,盛汤添饭,却只不见那姑娘和峰儿露面。几人心道,虽是小户人家,倒也讲究礼数。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为了避嫌,定是带着小孩子别处用饭了。

    饭后,又是东拉西扯一场家常闲话,借以小坐消食。待少妇收拾出两间紧邻的房间安置几人,众人便问了安各自分处就寝。

    房间不比各人自己家中的宽敞,池凤卿这边又一起住了四个,难免感觉有些逼仄。楚南明一边摆布枕头,一边打发裴永炎去将窗户打开半扇好透透气。裴永炎和罗启浩两弟兄正拖着被子,对着那木板拼凑的大通铺纠结,思量四人是该两两并肩抵足而眠,还是横躺一排。池凤卿见旁人不得空,便自己起身去开窗。

    木窗刚刚启开一道缝,雨声便立刻提高了音量挤进屋内,嘈嘈切切,如同滚珠碾玉。透过微启的窗扇,隔着一幕雨帘,一个少女的身影从房檐下翩翩走过,是先前那姑娘。刚刚将峰儿送去给他母亲,正折返对面的房间。洗沐过后,换了一身衣衫,半湿的长发垂散着,仿佛飘着干净雨水的味道。

    池凤卿看着她一身红裙从雨中隐现,心头又突突跳了几下。旋即摇头失笑,自己果然魔怔了。然后将窗扇固定好位置,和另三人熄灯上床。

    躺下没有多久,似乎隐隐听见有浅吟低唱的歌声随同雨声相携传来。

    楚南明拨拨耳朵,翻了个身嘀咕道:“如今处处都唱这《九州谣》,我都快听腻了。”

    待那歌声似吟似哼地休了,便又只闻雨声。

    过了片刻,不料那歌声却又重新起了个调再度响起。

    “咦,这种曲调的我却不曾听过。”楚南明听得有些惊奇,忍不住微微昂首侧耳,一边仔细倾听一边自言自语道,“不知这是何人唱的,竟比外头传唱的那个要好听许多。”然后又跌回枕头上,闭着眼睛跟着小声哼哼。

    罗启浩和裴永炎也随楚南明嘀咕了两句。

    池凤卿听见那似有似无的歌声,却是心头一动,手脚一颤,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知道,歌声是从对面的房间传来的,那唱歌的人——正是今日偶遇的少女。想着她方才红裙翩翩的模样;想着先前浣衣的妇人说她不是本地人士,家住北边儿;再听这同外间传唱迥异的《九州谣》......池凤卿的心头,狂跳不已。

    他知道,这姑娘的这曲《九州谣》,断不会是从红袖那里学来的,也不会是从蓝翎那里摘谱所得。

    几乎意欲弹跳而起,恨不能即刻穿过雨幕去对面问上一问,身子却如同灌了铅,动弹不得。绷得太紧了。瞬间的冲动过后,池凤卿慢慢冷静下来。此刻实在时机不妥。再度阖上双眼,却是脑中混沌一片,怎么也睡不着了。

    对面的歌声渐渐歇了,又只剩了雨声滴滴答答,还有身侧同伴渐起的轻鼾。

    池凤卿不知自己究竟是醒着,还是睡了。一颗心在胸腔里怦怦乱跳,几乎疑心自己今日所遇是不是入了梦。或者,碎玉江上那夜便已早就入了梦,只是到此刻还不曾醒来。

    以为,不过只是一道偶然的风景,却用朱砂绘就了不甘褪却的颜色;以为,不过只是一曲动人的夜歌,却用丝弦奏不完记忆中的旋律;以为,不过只是一时的悸动,却要刻意遗忘才能不再想起;以为,不过只是一页撕掉的日历,却是不慎落在了心上;以为,不过只是茫茫人海里的一场意外遇见,怎料,昨日的擦肩而过,原来是,今日再度相逢的起点。(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神级英雄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