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章 金错刀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陈思瀚见状连忙解释道:“你想拧了。【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我们几个自然清楚你的心性,也知你无意掺和进大位之争,否则,我们这样闲散的几个人也不得同你脾胃相投了。只是,他人未必这么想。无论如何,你这皇子的身份总是逃脱不开的,有心之人自然要拿来借做文章。”

    听得对方言词不顾忌讳,知是由衷之言,池凤卿遂又恢复笑意,道:“你放心吧,这姑娘不会的。人的心胸如何,决定他的行事如何。那晚你们只听得她小声哼哼那《九州谣》,却不曾见过她在山头上边歌边舞的情形。那样只同天地、山水畅意抒怀之人,又岂会自甘落进人世纠葛中?我倒是反而有些担心,她会介意我这逃脱不开的所谓身份。”

    “原来你们早就见过?为何那日你们不曾表露相识之态?”

    “嗯,虽已见过,此前倒是的确不识。早先去瀚宇参加瀚皇的冠礼,归途中远远见过,却并不曾照面。”

    陈思瀚心里一惊,立刻摇头道:“她是瀚宇国的人?如此更加不妥了。”

    池凤卿见他无端紧张,不以为意的失笑道:“思瀚多虑了。你总不会以为,她是瀚宇国的细作吧?那你见她,可有攀附权贵之意?她若是别有用心,我又为何总是有心相见,却又总是每每擦肩错过?她这若是用的欲拒还迎的伎俩,一两次便好,总是这般,就不怕我失了耐性,就此丢开?说不得,她正是猜疑了我们的身份不普通,有心躲着我的也不一定。”

    陈思瀚想想也有道理,转念一想,却又不敢全然放心,到底还是有些顾虑。便是之前种种猜疑皆属庸人自扰,不去计较那姑娘是否别有居心,但是论及池凤卿本人,又叫人轻松不起来。他这样的心性,总是处世淡漠云烟,一般轻易不为所动。然而,一动,便是上心。行事如此,交友如此,大抵这男女情事上头,也是逃脱不开。若是那姑娘也能以诚相待,投桃报李,倒也能够成就佳话。若是

    更兼两人的身份,于这世俗之礼,总还是有些障碍的。除非那姑娘不去计较名份,嫁给凤卿做个侍妾也未尝不可。只是,瞧那姑娘的样子,怕是并不肯如此委屈自己,甘于人下。而以凤卿的心性为人,倘若果对那姑娘动了真心,必也不肯委屈了她。

    遂又道:“即便她没有存了什么邪念,只是这样孤傲的心性你还是慎重些的好,免得驾驭不当反而自伤其身。而且,彼此的身份便是你们自己不介意,未必别人不会拿来说事,添了梗阻。”

    池凤卿但笑不语。若是觉得她同一般姑娘一样,他又怎能会为之心动呢?至于身份之事嘛,只要两人自己没有什么想法,他人若想借题发挥,大不了就开出足够的条件去堵嘴。反正,他人在意的,于己,往往却是不值一提的。再则,于父皇而言,自己也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要紧人物,一桩私事关碍不了社稷大事。倘若他碍于皇家脸面,不肯接受布衣人家的儿媳妇,就烦请他赐个合适的身份给她。反正女子的诰命封赏不比朝中官员的加爵晋阶严苛,只要找到合适的由头,合乎尚书省、吏部的那些条条框框即可。

    陈思瀚自然也思及到了池凤卿的心性使然,知道劝他不得,唯有告诫自己,作为兄弟,只好帮着冷眼旁观地防备着些了。至于剩下的,也只有祈祷老天保佑,不要胡乱作弄这真性之人的赤诚之心吧。

    留了人在碧云洲上关注那姑娘的出入情况,连日来却还是两下相错,不由叫池凤卿微微感到烦躁不安。也曾想着直接让人给李家下帖子约见她,但总觉得那样过于冒失。况且,假他人之手去约她,也不够诚意。若再让人误会自己“仗势欺人”,那就更是得不偿失了。耐不到下一个休沐日,池凤卿决定今天再亲自走一趟。无论如何,若是再碰不上她,便是厚颜赖在李家坐等,也要等到她。否则,等她离开李家返回瀚宇,这一去山高水远,怕是真就相见无期了。

    下了朝,匆匆处理好手头的事务,池凤卿便直接打道出宫。一路连连催促车夫,仍是觉得车辇行进速度倒比往日还慢了许多。

    车轮碾过玉石板路的吱吱呀呀,让池凤卿觉得如同遇上了戏台上的老旦,还是慌腔走板的那种,实在磨人。直起腰身,隔着车帘再一次对车夫催促道:“能不能快些?若是惹得御史台上奏本,那也是参的孤,你怕什么!”

    “小的知道主子有急事,再有几步就出宫了。”车夫小心翼翼地回着话,心里直泛嘀咕。主子一贯不急不躁,今儿个这是怎么了?也没见出了什么火烧眉毛的大事啊?那些听说最喜欢到皇上面前嚼舌的御史可不可怕他是不知道,只知道一路上遇见的那些“威”啊、“武”啊的左右卫,横眉冷目的样子叫人不敢坏了规矩。

    ****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来去,还是怵得慌。看着总觉得一个不留心走偏了道,他们也能立刻拦车拿人。宫门前,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像主子这样能够车辇一路进出的,那些卫队自然不敢轻易冒犯。可是主子是主子,自己只是个赶车的不是?

    故意吆喝了两声给车里的人听,马车仍旧四平八稳地匀速前进,连车辙都不曾偏离日常的轨道分毫。

    池凤卿心里不欲忍受车辇慢行之累,打算耐到出了朱雀门,便下车自己策马奔行。按捺着性子靠在车壁上,默数着车轮滚动的圈数,计算着距离。终于感觉差不多了,揭帘一看,果然看到了御河,当即喊停。下了车,正要吩咐卸辕解马,余光瞥见玉带桥上有一道红影,下意识便举目而看。

    不知从何时起,他已渐渐对这种颜色变得尤为敏感。

    玉带桥的那头,一个女子坐在栏杆上,螓首微仰,眺望着宫城方向。那女子正是池凤卿心心念念欲寻之人。裙裾随风轻扬,拂在灿白的玉石栏杆上,越发红艳如火。(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神级英雄冠军之光琥珀之剑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