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9章 收买人心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听了劝慰,池凤卿心中豁然开朗,重新将那匕首挂回腰间,对唐彪道:“方才出去到街市上转了一圈,孤倒想了个不错的主意,此回,不仅能将孤的心意送出去,还能叫人家收得甘之如饴。【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主子得了什么妙方?”

    “说来,孤此回的心思,倒也不仅仅是为了那李家。孤往昔只说乐在山水间,却甚少在意这山水养育着的人。每日在朝上听那民生之言,然后去办民生之事,却不识民生二字。今儿在街上见那不同身份、不同年纪的男女老幼各行其事,方知满足百姓需要才是安民根本。而这所谓需要,本利之间往往又受制于支度权衡。”

    一边将案上画卷悉心卷起,一边继续道:“不怪李家不肯收下孤的好意。无论是物用还是其他,孤只想着给出去,却不想想人家会不会计较付出。孤忽然地对他一家大方,他们自然疑心孤是意在换取姑娘垂青而刻意为之......”说到此处,赧然一笑,“事实也不差多少就是了。孤送出的,他们自然也是需要的,但是以姑娘作本,这样的付出未免高出了太多,自然,那些需要也就变得不需要了。孤要赢得一份真情实意,自然是要拿真心去换的。只这真心,并不以孤自认为的付出来论多寡,还是要看人家如何权衡的。”

    唐彪听了个糊里糊涂,追问道:“主子究竟打算做什么?”

    池凤卿笑问道:“若是你将来有了闺女,你为她找女婿,是重那人的样貌、钱财、权势,还是品行、性情?”

    唐彪想了想,憨笑道:“若是可能,属下自然是想要样样俱全,当然,这其中会以品行为首要。人不好,其余的都白搭。”

    “这就是了。孤要让他们觉得不亏,就得给出相应的。他们所求的自然首先是个好人,这样方才配得上姑娘。”

    “主子又不是坏人!”

    “可孤的‘好’,他们也未必就瞧见了啊?所以,孤得先去做个‘好人’了。”

    池凤卿的好人好事,便是去那碧云洲上建了一所学堂,将渔民家的孩子悉数收来入学。也不要他们按照一般的私塾供给钱粮、付出束脩,算得是义学。但恐大家心存疑虑,便象征性地要求各家出些劳力,轮流照管夫子的起居、饮食,打理学堂内外清扫、养护之事。私下里夫子的薪俸,仍是他自己府上开支。

    另外,又考虑到渔家常年水上辛劳,难免会受风湿之苦,兼之贫苦人家有个头疼脑热也没闲钱去就医,便又在洲上设了一处义诊。将制下自己府中所享的侍医、典药并药僮,分了几个过来应差。类同那义学一并打理。

    此惠民之举不仅是照顾碧云洲一处,连比邻的白鹭、彩萍二洲也一并受益。洲上人家对池凤卿此举甚是欢欣鼓舞。孩子们不愁没人照管生了意外,也全了为人父母俱有的望子成龙之心有了寄托;老人们的病痛也不必再为银钱拖滞,承受苦楚叫儿女自责不孝。既是大家受益,那李家自然再没有道理推拒的,也推拒不得。

    一来二去,不仅这三处洲上的居民感恩戴德,打听这事背后是何人主使,就连左邻右里的村镇闻讯后,也想方设法来找门路要跟着沾光。池凤卿欣慰之余又少不得生了新的烦恼。

    原本学里的夫子和医药等人,都是朝中按照规制配给他府上的,薪俸自然不愁。但这书本、药材等用物,却也有限。他本着一人独享浪费,不如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心思,只留了堪堪够用之数,便将大部分资源都调用了过去,谁知,饶是洲上的百姓不甚讲究,却耐不住人头数目可观,仍是又额外贴补了不少。

    眼下这样的趋势,他却是再无力一人供养了。一番琢磨之下,便拟了折子上书御前,奏请圣上以朝廷之名出面,大行惠民之举。

    此是广布恩泽之事,皇帝也乐得借此收买民心。但是,交由尚书都省一议,户部拿着支度郎中的细则一瞧,大家齐齐吓了一跳。原来这好人好事,就连皇上也做不得随心所欲,国库现有的钱财,都经不起京畿辖下的几处地方折腾。

    熙阳帝自然意识到了其间问题不少,便是有心为之也不可操之过急,在朝上热热闹闹讨论了几回,终究不了了之地撇开不提。不过,倒也不曾全盘否定此举,事从池凤卿而起,便给了他几分脸面,准了太仓湖同月亮河衔接流域的几处为试点,全权交其领命督办。只是对那受惠人群颇有些要求,人财两事也有额定。

    批奏下来,池凤卿立刻忙得团团转,也不得那胡思乱想的空了。张义山如何行事,他再不去计较,只留心别让盘踞心头的那人儿无声无息地离了熙阳,返回瀚宇就好。只要人还在此地,他做好自己当做的,真心总有机会去表露的。闲暇时想起那姑娘,因自己也颇感满意自己近日的行为,好似已得了佳人赞许,唇角总不自觉地挂着笑意。

    准奏的第三天,池凤卿就将预算交由户部核准,拿了复批去将作监安排事项。和领事的一众官员商议完几处要紧细节后出宫,在玉带桥上又遇上了那魂牵梦萦、似乎只可偶遇不能相约的女子。

    远远又见那一袭艳红在风中衣袂飘飘,池凤卿的心又开始突突跳得欢腾。上次在这玉带桥上遇见,好像是十天前的事了吧?怎的好似已经过了许久了呢?又好似昨儿个还站在这里说话的。心跳得厉害,却也没有上次那样紧张无措了。款款走上前去,出口却是一句:“姑娘是在等义山兄么?”话音未了,就恨不能咬了自己舌头,立刻又补救道,“姑娘若有什么为难之事,在下也可以帮忙的。”

    对方不解道:“义山?是谁?”然后恍悟道,“哦,你是说那位张公子吧?上回在街上碰巧遇见他,本来是想麻烦他一些事情的。不过后来因了你,那事也不急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重生之最强剑神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