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章 班门弄斧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楚楚撕着手中的一片烤肉,点头应道:“嗯,张大哥的意思我听懂了,只要情真意切便可天然而就,倒也无需一味拘泥于形式了。【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池凤卿将写了一半的手稿揉搓成团,掷在炭盆中焚了。也不去看那高思琦,淡淡接下张义山的话题:“抒者捧心而献,闻者自然会有感触。尝有工于辞藻者,便是能得锦绣文章,也能叫人觉出虚情假意,反而不美。俗词俚曲也尝有为人所喜者,皆因所述让人深有同感之故。”

    所谓敝帚自珍,他本是对丹影存了护短之心,在那高思琦开口批讽《九州谣》时便欲出言反驳,只是见大家都有话说,故而才忍着。何况当初不识丹影,先就是为她歌舞所动,自然不会以为《九州谣》一无是处。

    顿了顿,想着高思琦方才的前后作为,到底面上忍不住泄露了一丝不悦,不由以斯文之态讽骂出口,“其实,此二者皆有优缺,若能取长补短,未必不会再赚称颂。情真者,若能得文辞之美,便可锦上添花;而擅文者,也未必不是斟词酌句于笔端上头花了心思的,入情本也不难。最可恨的是,表里两者皆无真心,一点力气也不想花,偏还标以剑走偏锋来哗众取宠,只落得个懒费笔墨误梨花!”

    高思琦不知何故惹得池凤卿不快,更是被末一句弄得莫名其妙。只道他是嫌弃自己懒费心神,借用了别人之作反而去批那自己有所出的,便解释道:“我虽习乐有了年头,也跟着家里的兄弟们读了些诗书,只是还不敢拙笔乱弹,贻笑大方。何况殿下和各位公子皆是个中高手,思琦更是不敢班门弄斧的。本是借来他山之玉聊以凑趣,却不该笑那自己写了词曲的人。”

    楚南明看看她,撇嘴道:“我们也唱他人的歌,也论他人的长短,更是常常于诗赋文章上头各抒己见,议论他人,便是先贤所说的也议论得。楚楚之前弹奏的那首曲子也非她所作,她也常向教习的琴师对着曲谱偶有褒贬。”想起初见丹影时,站在船头被她那首歪词所骂,勾了勾唇角,然后长叹一声讥讽道,“只是,丹影姑娘如若在此,听得高小姐这番议论,必是要开口骂人的。偏她骂人又不肯捎带半个脏字,还喜欢借用那些词牌格律,却又不甚讲究。高小姐既在意格式,又不敢轻易动笔,必不是她的对手。”

    高思琦一听,心内暗道坏了。谁知道这《九州谣》是那狐媚子所出啊!怪不得池凤卿面露不悦。只是,听闻这《九州谣》乃是从乐坊中不胫而走,怎的是她作的?她一个姑娘家难道还去逛乐坊?或是,她根本就是从那儿出来的?思及至此,心内又不由比前越发不屑地冷嗤了一声。

    罗启浩听得提及丹影,不由转脸朝池凤卿问道:“咦,怎的今儿不曾将丹影姑娘一起请了来?”

    不待池凤卿作答,楚南明又指桑骂槐道:“丹影姑娘又不是不识眉眼高低的人,明知我们几人今儿个是私下里的惯例小聚,她哪里偏要赶趟子似的来凑这个趣?!她既不屑有这样的不当之举,更不会巴巴地跑了来还唱什么不合时宜的歌。更不会胡乱琢磨,尽拿别人当傻子似的,用错了心思!”

    楚楚一听,以为自己便是他言词中那个讨嫌的搅局者,看看众人,垂着脑袋委屈道:“哥哥,我,我吃饱了,那就先回去了。”

    楚南明转脸看她,失笑地摸摸她的脑袋:“出门时原也想带你一起来的,眼见今儿个实在有些冷,害怕冻坏了你才没叫你。这会儿既有炭炉烤着,便也不怕了。”

    楚楚复又展颜安坐。

    高思琦却是心中一沉,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难看,如坐针毡。此时方知,批评那丹影的《九州谣》还在其次,这是被当成了别有用心之人,怨不得素来温雅的池凤卿说话也夹枪带棒。楚南明这会儿更是几乎挑明了,她哪里还能装糊涂?厚着脸皮挨了一会儿,到底实在有些挂不住,便起身告辞道:“今儿出来穿得单薄了些,回头太阳落山恐怕受不得寒气,我得早些回去。多有打搅,各位见谅,思琦先行一步。”

    楚南明心里虽有气,倒也不肯失了风度,便朝门外自家的随从吩咐道:“先将高小姐送回府去,记得和她府上的老爷、夫人打声招呼。回头再来接我们。”待高思琦跨出门槛时,偏又声音不低地朝楚楚道,“你一个小孩子,出门也不叫家里人跟着。随随便便上了别人家的马车,万一摔了碰了,或是叫人拐了,算谁的?!”

    等高思琦没了身影,楚楚蹙着眉头对楚南明抱怨道:“哥哥,高姐姐哪儿招你啦?今儿是我先去的她家,然后结伴出来逛逛。我们也是半道上遇见了她哥哥,彼此问候,听我说你上这儿来了,这才临时起意改了来这里的。谁知道你不喜欢被人打搅,我们又不是诚心来捣乱的。她也是个姑娘家,叫你这一顿好嗤,回头该哭鼻子了。”

    “你日后少往那高家跑!一个个的都长了副九曲回肠,连你一个小孩子也要利用。要不是看在他祖父的份上,便是爹娘也懒得待见他们。”

    楚楚只好闭了嘴,继续和烤肉奋斗。

    池固伦见他的脸变了几回,一会儿对楚楚娇宠溺爱,一会儿又苛责训斥,忍不住笑道:“我道你真是替凤卿憋屈,却原来还是个扒家护短的。”看了一眼池凤卿,又叹道,“怕是要有一段时日不得这样聚在一起偷闲喽!”

    池凤卿转脸看向窗外,凝眉。

    阳光不太有力,恐是要雾雪了。日头被卷云所掠,北风也裹着枯叶、尘土一阵阵地呼啸而过,弄得外头忽明忽暗的。

    池凤卿看了两眼,自觉无趣,又转回了视线。炉子里的炭火烧了大半,灼热之外覆上了一层灰白。架子上的烤肉偶然滴下一滴油去,便呲地一声,窜起一团火红,冒出一股白烟。(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入侵型月神级英雄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