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5章 送寒衣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换好后揽镜自照,不由暗忖,这人眼光倒是不差,款式和裁剪都能看出是费了心思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难得连尺寸都这般合身。这一套在身,她瞬间便又多了一丝剥落烟火之气,犹如一只迷途狡兔,更似一只潜居幽谷的千年灵狐。

    丹影从屋内换好装出来时,池凤卿见了她的模样也呆怔了片刻,心里暗忖道,不知是因了自己个人喜好的缘故,还是她也本就更适合穿白色的,瞧着竟比往日越发脱尘出众了。唇角勾了勾,迈步上前,抬手将丹影头上不多的发饰摘下,从袖笼中摸出几枚珍珠的发针簪上。

    丹影看着躺在桌子上的发钗,疑惑道:“你把这个给我弄下来,又往我头上堆了什么玩意儿?那些啰啰嗦嗦的贵重珠宝我可嫌累赘,也没那么些银子还你。”

    池凤卿看着那娇俏的眉梢眼角,失笑出声:“知道你不受嗟来之食!就是几颗最常见的珠花,寻常的铺子里便有得卖,不用几两银子的。回头你帮人倒腾那些物什得了利钱,一文不少的还我就是了。”

    丹影抬手摸了摸,果然是小小的颗粒,便释然笑道:“看样子我应该买得起的。既然你更送得起,这回就算占你的便宜了。谁叫你请我出游还让我也同你似的穿一身白呢?这身便算你难为我给的酬劳了。”又讶异问道,“这头上的珠子不会也是白的吧?”

    “最常见的河珠什么颜色?”池凤卿狡黠反问道,又将簪花拨了拨,瞧着位置合适,然后垂手时很自然地牵了她的手转身就走,“走吧,车马已在外候着了。”

    忽然被个温软的大掌握住,丹影微微一滞,犹豫了一下却没有抽出手来。

    车马跑得不是很远,不过用了小半个时辰,便载着二人到了皇城背倚的祈望山下。入山后,又在坡路上行了几刻钟,然后将人放下,靠边歇了。

    池凤卿和丹影下了马车,吩咐了随行的侍从原地候着,便提了个软包意欲徒步上山。看见唐彪捧着东西要跟来,便挥手止住:“你也歇着吧,这山上又不会藏着不相干的人。”

    唐彪道:“主子,这瓦罐总有些分量,您自己提着也不合适。”想着主子恐是今朝不比往昔,不想他们跟着,便又道,“要不,打马上去吧,这段路不算短,也好省些脚力。”

    “上回用的孤收好了,应该还在,今日不必再另带了。”池凤卿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再跟着,也没要马,便带着丹影一路拾阶而上。

    小道蜿蜒狭长,残次的碎石铺就,间或一段土阶相接,鲜少人走的样子。途中不见赏景歇脚的亭台,道路两旁的花木也是无型无款地自然生长模样,没有悉心修整的痕迹,更是缺少良品贵种。想来,这祈望山并非常有游人到来的胜境之地,恐是山上也不得香火旺盛的寺庙道观。

    池凤卿在前引路,丹影半步之后跟着。看看他手中的包裹,心道,这是要上山野炊?还瓦罐收好了的。做闷罐?水袋都没拎一只,怎么做?就是干吃点心也得噎死。若是兴之所至,打下只鸟儿来,也不知他有没有带火折子,搞不好就得茹毛饮血。

    闹不明白池凤卿怎么会带她来这么一处犹显荒凉之地,一边走一边这么胡乱想着,不由撇嘴想笑。却发觉池凤卿脚步有些沉重,好半天都不曾言语。忍不住问道:“我们这是究竟要做什么?”难不成,这个时节来山上吹风?

    “到了你便知。”池凤卿只淡淡回了一句,声音有些发闷,然后便是默默走路。

    丹影见他情绪不大对,也猜不出所以然来,便也没了声音,连那一丝玩笑之心都失了。跟着埋头走路,越走越觉得脚步沉重。

    好不容易上了山,池凤卿依旧没有多话,只是静静站在山头眺望。就在丹影以为他要化为石雕之际,终于听见他幽幽开口道:“这是祈望山,京城内最北的山头。小时候,母妃有机会便带我来这里。她喜欢站在这里往北看,说,凤家在北边儿,她想念的人也在北边儿。母妃来这儿眺望北方,想家,想她想念的人。我想母妃了,便到她最喜欢来的地方。”

    丹影默然陪着他往远处眺望,听了这话后再遥看悠远的天际一线,心里也起不便道与人晓的滋味,发苦发涩。北边儿,有洛川,有瀚宇,有她生活过的地方;北边儿,有她撒过的血,有她流过的泪,有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脚印;北边儿,有她埋藏下的一个姓氏,有她从未见过面的家人,有她再也回不来的爹。

    “我知道,北边儿,也是你会牵挂的地方。”池凤卿片刻后又轻轻地吐了一句,转头看了丹影一眼,见她脸色沉寂,捏了捏她的肩。

    两人静静站在山头,迎风北望,彼此想着各自的心思。过了好一会儿,池凤卿忽然转身蹲下,一边在地上寻摸着什么,一边淡淡道:“今儿个是十月初一。”

    只这一句,丹影憋在心里半天的眼泪,唰地一下夺眶而出。

    十月一,送寒衣,入冬新袄穿上身,莫把亡魂来忘记。那些不得安息的亡魂叫她如何能忘记?无根野草一样漂泊,这寒衣,她该如何去送?那些流尽了血带走的温暖,这寒衣,又如何抵得了心头的寒?!

    送寒衣,送寒衣,呵呵,居然还有人记得提醒她来送寒衣!

    视线朦胧,低头看向池凤卿,却见他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个瓦罐,手上的包裹也打开了一角,露出些五色纸衣和冥镪。

    池凤卿依旧低头蹲着,不去注意丹影的失态,仍是淡淡道:“宫里没有这个规矩,但是母妃倘若这日能够出宫,她定会来此看着北边祭拜家人。后来,便是我来此祭她。清明、中元,也会来。”指指一旁的包裹软语提醒丹影,“我不知你家人的名讳,那些没打疏印的纸衣上,你自己填吧,还有冥镪的封函。笔墨在盒子里,也有信纸、信封,随祭家书也可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神级英雄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