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1章 为何不用针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次日,丹影将衣物胡乱打了个包,便出了院子,正要去和池凤卿道别,却见蓝翎迎面匆匆而来。【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便道:“我觉得你说的对,我是不该留在这拾遗府里,但愿现在走还不算晚。你既知道说我,也该想想是不是要继续留下来。”

    蓝翎看看她,动了动唇,然后眉头一蹙,一把扯过她手上的包袱扔在石凳上,语气不甚好听地斥责道:“早叫你走,不走!这会儿人快死了,你却晓得溜之大吉了?!”

    丹影心头一跳,连忙问道:“什么死啊活的,谁出什么事了?”

    蓝翎没好气道:“还有哪个?池凤卿!听了下人回话才知道,昨儿个晌午起,冒着大雪便开始倒腾那玩意儿了。一连几个时辰,直到傍晚雪停后还折腾了许久。从头到脚,没一处干的,他却宁愿等着结冰渣子也不肯歇手。连唐彪几个都跟着冻得生了病。”

    丹影不耐他啰嗦,焦急问道:“那他究竟怎么样了?”

    “昨儿夜里便开始发热,请了太医也不管用,这会儿还在说着胡话呢!”

    丹影往前冲了两步,又突然悠悠转身,取了石凳上的包袱,垂眉道:“那等他好些了,你替我说一声吧,我就不去道别了。”

    蓝翎冷笑两声,讽笑道:“是!你也不是大夫!只是那人烧得连自己是谁恐怕都不清楚了,却还连连嚷着,‘丹影,我不是有心要惹你伤怀,我以为你会想他们才那样做的。我本该知道,那瀚宇是你的伤心地,不该又提一次’。去不去看他,你自己掂量吧!”说完便愤愤然转身走了,脚步重得跺着地上的积雪溅出花来。

    丹影站在原地脑力角斗,挣扎了半天,到底还是放下包裹,去了池凤卿的住处。唐彪正焦急地和管家指挥下人抬水、添碳里里外外两头跑,时不时拿出帕子掩鼻打喷嚏。见了丹影立刻上前:“姑娘来啦?太好了。主子正念叨您呢,药也不肯吃,您赶紧给劝劝吧。”

    进了房,太医并丫头、小厮,堆了一屋子,却都是满面愁苦,对床上的病人束手无策。

    “主子,姑娘来了。她没生您的气。”唐彪害怕过了病气,加重主子的病症,在门口朝内喊了一声,将丹影让进,自己便依然在外间忙活。

    床前围着的众人闻得唐彪说话,转头见丹影果然来了,赶紧起身给腾了地方。

    丹影一见昨儿还生龙活虎,笑如春风的人,如今却面色苍白,了无生气地阖目躺着,连双唇都烧得干裂开来,心里顿时如同被人捏住了狠狠揉搓一般。唯恐下一刻便要失态,看了两眼便转头问太医道:“如何?”

    “受足了风寒,以致起了邪火,如今攻入气营。只要肯服药,发散后再行调养数日,便也无大碍了。只是......”太医言语未尽,面露难色。病人昏睡不醒,服药不便。用了导管喂药,他却心有抵触,合着牙关不肯接受。要是换做一般的病人,他自是有法子的,可是对着贵人,实在不敢乱用手段。

    “为何不用针?”

    太医不知丹影是何人,听人唤她姑娘,只当是个并无尊贵身份,却较一般仆众略受些礼遇的人。既是这府里有些头脸的,故而他也不曾轻慢。此刻听了这外行问话,心内便有些不屑,淡淡回道:“高热不退,服药方可发散,此时用针是不管用的。”

    丹影眉头轻蹙,看看满屋子的人,不悦道:“这么些人堵着,只会叫这屋子里越发气闷,都退去外间吧。还有,弄这么些炉子做什么?”再上前附身探了探池凤卿的额头,摘了手巾撂下,埋怨道,“将手巾放在冰雪里弄凉了再来用,这么个热上加热的,非得将人烧傻了不可。”

    太医被她这不敬的用语吓了一跳,方觉这姑娘二字藏着深意。

    底下人听了丹影的话,也觉得有些逆耳,碍于平日亲见主子对她的态度,倒是什么也不敢计较。内侍管事此刻只管对主子有益,闻言赶紧地将人都轰了出去,又减了屋内的炭盆,取了冰手巾来,然后隔着门帘候着。

    “针可带了?给我。”丹影见人都退下了,便朝太医伸手问道。

    太医讶异道:“姑娘懂医?”一边问着,一边却也依言取了针在火上炙过递上。

    丹影接过针看了看,然后将池凤卿扶起半靠在自己身上,找着穴位就扎了下去。这才面无表情地朝太医淡然回道:“不太懂,只识得些穴位。我只管弄醒了他,看病还得你来。”

    太医顿时面部抽搐,方知那先前问的一句‘为何不用针’是指,为何不用针先将人弄醒了好喂药。再去转看池凤卿,倒确实勉强睁开了眼睛。只是目光有些滞涩,还懵懵懂懂着。见人醒了,他也不敢耽搁,赶紧的调药加热。

    丹影正要抽身,却叫池凤卿一把抓住了手腕,那手心滚烫的温度霎时灼热到了心上。犹豫着,终是伸手拍了拍他,安抚道:“我不走,让开了才好容太医给你瞧病。”等太医给他一番查看后将药从火上取下,本想唤外间的下人进来,却是又一阵犹豫,然后自己亲手一勺一勺地给池凤卿将药喂下。

    池凤卿到底年轻,又兼本是习武之人,身体底子不差。服了药,再一捂汗,烧便退了。退烧之后,不过躺在床上又将养了两日,便也好了大半。但是唐彪等人对他甚是着紧,里里外外看守着,硬是不肯让他乱动。又躺了两日,精神一足,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那日虽烧得有些糊涂了,但是仍然有些印象,模糊记得丹影是来看了自己的,还给他喂了药。自醒了之后,却再没见她来过。要怪她冷情,明明感觉病中受她照顾,那样的细致温柔却是平日里不曾见过的。若说有心,却又明显比往日更加疏离。究其原因,更觉那伤怀二字难尽其意。前思后想,总算觉出她近日的奇怪恐怕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