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6章 惊立当场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今儿不是有宴,来了好些女眷入宫,他们都去伺候了么?否则,咱们哪里有空在这儿闲嘴磨牙?瞧她年纪不大,必是第一次进宫贪玩迷了路。【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说不准就是哪位高阶大人家的千金或是孙女儿。”

    “你们都瞧见什么了?”一道喜怒不明的清悦嗓音低低乍然而来。

    两人半垂着脑袋边说边走,不期然一双男子的脚撞入眼帘,也不用抬头,看那鞋的式样便知贵贱,并那颜色与众不同的袍角,也知道究竟是谁。当即双双跪下,额头点地颤声道:“回主子,奴才什么也没瞧见。”

    “嗯,那你们方才在议论什么?”

    呆的那个早就哆哆嗦嗦不敢出声了,只剩了机灵的那个小心翼翼地回话道:“回主子的话,奴才们是说,皇恩浩大,今儿又请了这么些夫人、小姐赴宴,大人们必是感恩在怀,来年要更尽心尽力为君分忧的。奴才们也跟着忙得开心,虽不敢同各位大人相提并论,但也要更加卖力当差才不负皇恩的。”

    “嗯,记得你们方才回的话,否则,若有反复惹出了事,孤也救不了你们。”

    “是,奴才们记住了,谢主子教诲!”

    这功夫,丹影已经从御书房出来,往事前打探好的地方而去。这宫里有一处叫伽蓝阁的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收纳佛经的藏经阁之类,其实是皇帝老子专用的书库。里头收着不少名家字画的绝世孤本,或者也有当朝疏奏旧卷。

    进出一趟御书房无惊无险,往伽蓝阁的路也通畅无比。高手大概都围在皇帝身边,可这当值的守卫也都前头凑热闹去了?丹影不仅疑惑,手下的那些人何时这样能干了?早知如此,何必还用耽搁到现在?总不会是蓝翎在前头闹出了什么大篓子,将人都引了去吧?不会,不会,他昨儿个还嚷嚷要作新曲不乐意的。

    早过了一刻钟,太久,池凤卿要生疑的。丹影没空多想,摸进伽蓝阁便一头扎进了书卷堆里。好在这处地方虽不容他人随意涉足,却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按着编年倒也不难找。忽略那些价值连城的孤本,或许往日瞧着会一时眼热,顺手牵羊,今儿却没这闲情。直接奔了存库数量不多的当朝奏表一类。

    一目十行地匆匆翻看,却也不敢错过蛛丝马迹,只恨那些官员用词生僻拗口,行文冗长啰嗦,看得眼睛酸疼,脑袋发胀。好不容易翻到一本元和十年年末的批奏,看着那泛黄的纸页,褪色的墨迹和那早已斑驳却仍旧如血的朱砂圈点,丹影几乎泪盈于眶。

    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幸得爱卿明察秋毫,终使这桩旧案沉冤昭雪......洛川景氏,满门忠烈之士,憾为前朝余孽复仇尽诛,实乃我熙阳皇室之耻,举国上下之恨!......然,为稳朝纲,为定民心,此,不宜宣诸于世,且仍作盗寇谋财害命处之。即日起,严查勾结前朝余孽者,凡有行迹可疑的,一概不可放过,皆以谋逆罪论处!以慰我熙阳仁爱先驱之士......愧对景氏,朕愿他日黄泉相见时叩头请罪,相信以景氏如海胸襟,定能体谅朕之无奈!......”

    这是当时门下省递上的一封奏折,奏折虽只剩了皇帝的批语部分,却也可知事情大体的来龙去脉。批奏下方,还夹着一片烧灼后的残页,依稀可辨几个狂乱、潦草的字:“朕不欲再提景氏,此乃朕之永生耻辱!”

    继续往下找,却再没有其他更多的信息,便停手思量。

    这杀了景氏满门的前朝余孽究竟何人?到底有没有归案伏法?也许,回头该去查查当时的这封奏折是谁上的,或许能从那人口中问出些更有用的东西。还有,爹爹明令不让自己提及自家,就是因为熙阳帝有过禁令,恐怕惹他恼羞,反而招祸?

    丹影想了想,觉得也许的确就是这样。人既撒了谎,总不想轻易被戳破,更况皇帝又非常人,自然更容不得形象受损。而且,事情还涉及前朝,关乎皇权、江山社稷稳定,的确不宜被人议论。熙阳帝当时的心情,或许也值得理解。

    不由自主吐出一口深藏许久的浊气,丹影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今日所查,虽不如自己期望的那样能够事无巨细地悉数了然,却也勉强算是真相大白了。至少,自己不用再每日里惶恐着猜疑,是不是皇帝诛杀了她一家。至少,不用再去惧怕哪一日会同那个他刀剑相向了。

    自家事了,不由在心中默默告慰爹爹,他一心只求自己安然,不期望自己惹来横祸,今后他可以不用再为自己担心了。想起爹爹,不禁又想起他家的案子。谋逆大罪,放在哪朝哪代,都是非常之事。六亲无赦、九族难逃,爹的爷娘、兄弟、阖家上下,虽是被旁亲所累,却也叫人无奈。要怪只能怪那惹是生非之人。只是,为何这案子没有留档?难道也是为了安抚人心,恐生变故,故而权当此事揭过,不容再提?

    丹影心里不免又起了一丝疑虑。当初自己以为两家事有关联,故而拿爹爹的遗物出来试探,想从爹爹家的案子着手查起。如今虽已证实两下无关,却也因为爹爹的缘故,多少仍盼着他那一家子是清白的。朝堂不缺纷争,当时又值熙阳建国年数不是很长,旧臣、新宠,未必不会因为派系争斗生出冤假错案来。

    思绪一下子飘得过远,丹影猛然回魂,此地不宜久留。

    估算着给自己预留的时间吃紧,又并实在也翻不出什么新的眉目,便擦了擦泪痕,收拾起身。自家事了,总算安慰。于是,带着一份暂安的释然准备离开伽蓝阁。细心查看了四周,觉得并无异常,便闪身出了阁子,不料却在飞身而出时不期然撞上一个人影,惊立当场。

    丹影出了伽蓝阁,不期然撞上一个人,惊立当场。

    池凤卿看着她,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将手中的衣物轻轻递上,淡然无波道:“说是受了凉,怎的还脱了衣裳?进去穿好了再出来吧。”

    “我......”

    “有话等会儿再说,先去穿衣裳。”(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神级英雄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