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6章 孩子作饵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落回船上,鬼眉将那弩箭上的套筒取下,磕开盖子,伸指抠出一封短信。【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扫了两眼便沉了脸色,然后咬牙切齿道:“我的人也敢动?作死!”继而吩咐那汉子停了手头的活计,转舵回头。

    汉子只得悻悻起身,暗自嘀咕道,这信也不早些来,白忙活一场!

    鬼眉看着那冰面上的人,忽然眼珠一转,朝汉子道:“我借他的马走一段旱路,你若有法子朝回传消息,就让他们在前头另备了船等我。否则,你还给我照着原计划前行,尽量地凿开一条道。说不准,过几****就得回来。”

    汉子的脸顿时又一耷拉。这两样,都不是好差事!

    鬼眉也不等他应话,朝冰上的人招招手示意一下,然后就翻了出去。让人瞧着心惊胆颤地起起落落几下,险险躲开冰洞,落在了那人跟前。扯过那块舢板,又指指岸上的马,对那人道:“借用。”然后也不用他帮忙,将那舢板朝前一扔,再翻出去踏上,便一路往岸边急速滑去。

    那人反应过来后,只得抽抽脸皮,在冰上一溜一滑地慢慢走回去。

    掌舵的汉子瞧见岸上起了白烟,朝鬼眉已然看不见的背影张了张,然后前瞻后望,终于决定回头。那一路敲开的地方,便是又结了冰,总不至于立刻就厚实了。还是到前头想想法子,看能不能找来不怕冻的信鸽,给她传消息去。

    熙阳皇宫,御书房,一君一臣,一坐一站。

    熙阳帝的样貌算不得气宇轩昂,但是一袭龙袍在身,便彰显出天家威仪难侵模样。端坐案前,虽是沉默不语,骨子里的肃杀之气却汩汩外流,令人不敢逾越瞧不见的雷池半步。尤其是那一双前勾后扬的眼睛,半眯时更显出一抹叫人心生寒意的冷光。颧骨高阔,眉档略窄,乃戒备多疑之相。上唇极薄,几乎只可见一道细细肉线,实在非寡情而不得。

    焦安师,新晋的十一殿下保傅,一个莫名其妙的加官头衔。本职却是尚书都省的左司郎中,品阶也算不得多高。年纪也算不得太大,和熙阳帝差不多,也就半百上数,花甲不足。严格来说,若是那保傅之职真的类同太子之师,此人这样的年岁、这样的官阶,甚而乃至才学、品性,实在是远远不够资格。但是,能让品阶高于他的中书令裴云载望而却步,他却囊获此任,显然在资历方面已足够“德高望重”了。

    德高望重,有时候是指众望所归,乃民意;有时候,实在是仅仅取决于帝心。焦安师的德高望重,便来源于他对帝心的把握。圣意莫测,是指,测而不当,便会粉身碎骨,故而不可为。而焦安师,却是个中高手,故而他于此道上头,是少有的赢家。位居五品,并非升迁无望。他在这位置上坐了近二十年了,别人升迁,他无需眼红;别人遭贬,他也不用噤若寒蝉;那些意气风发过后满门颓丧的,他更不会兔死狐悲,去掬一把同情的泪。固守一方城池,始终立于不败之地,长年屹立不倒,岿然如山,那也是能耐。

    保傅之职谁人来领,有没有足够的资格,其实都在其次,朝中行走,从来不能单看表象。能不能训导十一殿下,最重要的,其实还在圣意怎么看。谁也不知道熙阳帝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择这保傅人选的标准为何,真正用意又是什么。最终是这么个结果,惹人咋舌在所难免。便是焦安师自己,对这保傅之职也是愧不敢当,万般推拒不得,唯恐过犹不及触怒龙颜,这才忐忑接下。

    疾风知劲草,于他而言,不在那抗风之力,而在那避风之能。

    早在熙阳帝登基初期,焦安师曾有机会官授要职,但他礼让了其他贤能;曾有机会被封异姓王,他高呼惶恐,满口江山社稷的大道理,推拒了。在他眼中,红极一时从没什么可羡慕的,因为他看到的是尸骨无存,所以,他要的是长远,安然而长久。于是他揣摩圣意,往往不是如何锦上添花让他高兴,而是如何避其锋芒,让自己太平。

    熙阳帝未必看不懂他的心思,但是这样的人,没有野心招祸,又不敢过于颓丧遭弃,正合他的胃口。就也乐得成全他,给他一点安然太平。

    安然太平了将近二十年,这回,焦安师犯了糊涂。

    他这保傅刚刚走马上任,还没来得及给他的学生讲过一课,他的学生便锒铛入狱了。罪名,是最最要命的谋逆大罪。

    不敢正眼去看皇上,垂眉盯着脚下想心思。多年的修为,他已练就了借由观察影子的一举一动来判断对方的喜怒。他此刻琢磨的不是这谋逆大罪会不会牵扯上自己,而是,皇帝又在玩什么花样。

    他知道,高处不胜寒,未免寂寞无聊,偶尔出些意外,才有益于皇帝陛下的身心健康。但是,就算拿自个儿的儿子来玩,也得有个尺度,玩到刚刚给些荣宠便要掉脑袋,这也未免太过了。况且,那孩子还没有恃宠而骄。

    琢磨了许久,焦安师终于难得地勇敢一回,对皇帝陛下发出了偶然又偶然的质疑之声:“皇上,这事情还有很多疑点,好像......”

    “栽赃嫁祸,朕知道。”熙阳帝不等他说完,便接口道。

    “那您......”焦安师噎住,就算要以那孩子作饵,也犯不着将戏做到如此地步吧。

    “凤妃活着时便深谙后宫生存之道,朕给予再多的宠爱,她也不会忘乎所以,故而,朕对她倒是有几分真心的。就连皇后,对她也未有多少嫉妒深恨。十一那孩子秉承了她母亲不少优点,朕心里其实有意偏疼他些的。也知道他随性自在惯了,并不适合同人相争。此回,朕也不完全是利用他来监察叵测之心,倒是有心看看他能不能改改脾性。”

    焦安师未料熙阳帝说出这么直白的话,没敢轻易接口。(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神级英雄琥珀之剑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