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7章 栽赃嫁祸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他知道,高处不胜寒,未免寂寞无聊,偶尔出些意外,才有益于皇帝陛下的身心健康。【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但是,就算拿自个儿的儿子来玩,也得有个尺度,玩到刚刚给些荣宠便要掉脑袋,这也未免太过了。况且,那孩子还没有恃宠而骄。

    琢磨了许久,焦安师终于难得地勇敢一回,对皇帝陛下发出了偶然又偶然的质疑之声:“皇上,这事情还有很多疑点,好像......”

    “栽赃嫁祸,朕知道。”熙阳帝不等他说完,便接口道。

    “那您......”焦安师噎住,就算要以那孩子作饵,也犯不着将戏做到如此地步吧。

    “凤妃活着时便深谙后宫生存之道,朕给予再多的宠爱,她也不会忘乎所以,故而,朕对她倒是有几分真心的。就连皇后,对她也未有多少嫉妒深恨。十一那孩子秉承了她母亲不少优点,朕心里其实有意偏疼他些的。也知道他随性自在惯了,并不适合同人相争。此回,朕也不完全是利用他来监察叵测之心,倒是有心看看他能不能改改脾性。”

    焦安师未料熙阳帝说出这么直白的话,没敢轻易接口。

    “但是,世事总会节外生枝,出乎意料。”熙阳帝话锋一转,从奏折堆里翻出一样物事递给焦安师,“你瞧这是什么?”

    焦安师躬身,双手接过,里里外外仔细瞧过后,谨慎回道:“禀皇上,请恕微臣眼拙。这,好像只是一柄匕首,而且,尚未开刃。其他的,除了这条绦络有些不合适外,微臣,实在也看不出什么玄机。”

    “你去点盏灯来。”

    焦安师也不敢多嘴相问,大白天的点什么灯,乖乖地依言照做。

    灯点好,端来,轻轻搁置在书案一角。

    熙阳帝指指那匕首:“你将它在火上熏烤一刻,再看。”

    焦安师再次依言照做。那黢黑的玄铁架于火上,未几,便开始渐渐泛出光泽,中段接近火焰部分更是呈现血玉之色。一刻不到,那匕首正身便通透如华,隐隐现出一团图案。焦安师凑近一瞧,蹙眉想了想,猛然吸了一口凉气。

    “想起什么来没有?”

    焦安师点点头。

    “凤妃薨了时,按照宫里规矩,所有遗物都是一一检查过的。按照规制,该收的收,该毁的毁,余下的都是些寻常物件。十一虽是早早地离了皇宫,但,凤家已没落,旁系宗亲和他从无走动,他哪儿来的这东西?”

    “皇上的意思......臣懂了。”

    “嗯,看来,朕要亲自走一趟宗正寺了。”

    ——

    “小凤儿!小凤儿!”

    池凤卿听得这两声轻呼一阵讶异,声音并不熟悉,也未见丹影的踪迹。疑心自己或是想念太过,生了幻觉,抬头扫了两眼便又倚墙阖目而歇。

    狱吏忽然开门进来,踢了踢他的腿,不悦道:“喊你怎么也不应?都成了阶下囚了,还这么将人不放在眼里!”然后懒懒往木栏上一靠,咂咂嘴吧嘲道,“人说红颜祸水,果然不错。你刚情场得意,就遭难了吧?”

    “蓝兄!”池凤卿见了那人的举止形态,忍不住讶异惊呼。忽觉此地不妥,暗自庆幸声量不大,左右看了看,又再试探问道,“是你么?”

    “看来你还没将我忘干净了。”蓝翎撇撇嘴,再次冷嘲热讽道,“人家攀龙附凤都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本公子不过吃了你几顿饭,喝过你几回酒,在你府上借住了几日,便要跟着你受牢狱之灾!”

    池凤卿证实来人的确不曾被猜错,惊喜道:“你没事便好!”

    “哪能没事!糊里糊涂,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捆进大理寺去了。”蓝翎没好气道。

    “那你怎的会在此处?”

    蓝翎耸耸肩,自得道:“本公子人缘好,有人甘愿替本公子坐牢,我便盛情难却,出来了。顺便来此看看你的倒霉样。”继而又嘲道,“本来我也不想来。但是论及俘获人心,本公子可不及你。那丫头见了我就拍案咬牙,指使本公子做这做那的。我也只好来了。”

    “她回来了?”

    池凤卿问话刚刚出口,一个小个子狱吏便走了过来,一边拍拍手上的尘土,一边扭头朝身后咬牙切齿道:“敢动我的人,作死!”

    蓝翎朝池凤卿挑挑眉,伸出拇指朝那狱吏指了指,满面戏谑。

    那人近前,池凤卿隐约觉得一股淡淡茶香扫去了牢中的浊气,看着那深入牢内、全然不识的模样,心内滋味难以形容。

    “小凤儿,你没事吧?”

    池凤卿忽然觉得喉部有些梗阻,对那小个子狱吏的问话只是摇摇头。

    “没事就好。走吧,我都安排好了。”

    池凤卿这才猛然想起此处是何地方,对两人催促道:“你们赶紧走,一会儿引了人来,再想脱身可就难了。”

    蓝翎扯扯假面,也看看一旁改头换面的人,再度阴阳怪气地朝池凤卿道:“放心!一时半会儿的来不了人。你们若是要说什么情话,嫌本公子碍事,那我就——偏不走!你们有本事就自当我不存在就是了。”

    “小凤儿,我们是来救你出去的。外头都安排好了。出了宗正寺,咱们就直接出皇城、出京城,然后一路向北......”

    池凤卿截住对方的话,驱赶二人:“我不能走。你们不用惦记救我,赶紧地离了是非才好。”

    “你不走?莫非你还贪恋这没多大好处的皇子身份?”蓝翎怒其不争道。

    池凤卿摇头:“我从不以为我这身份有什么可贪恋的,我只是不想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案子还没有细审,他们也没有对我用刑,事情还是有转机的。此时一走,拾遗府众人辩无可辩,皆要受到我的牵连,再无活路可寻。便是,便是万一此事果真毫无转圜余地,以我自己的能耐,就是等到法场行刑前,也未必就无法脱身。你们还是赶紧走吧!这种事情,还是少牵扯一个,好一个。”

    那二人见他这般坚持,都有些急了,左右夹攻、轮番上阵地晓以利害、动之以情。说不动,险些动手敲晕他带了走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神级英雄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