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9章 匕首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高家,可就有意思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此前,甚为巴结池凤卿,甚至还有意将嫡女高思琦许配与他。但因一个满府皆不看好的庶子,此刻全数倒戈。此人便是高二公子,那日在揽镜台上暗示高思琦留下接近池凤卿之人。

    此子因为生母出身卑贱,故而为家人轻视。有心抬高自身地位,进而掌控高家,可谓用足了心计。明面上是顺从家人意愿,同日渐圣宠的池凤卿亲近,实际却另有其主。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因料定了池凤卿不会接受高家示好,有心使家人受辱后同池凤卿反目成仇,从而拉拢去为他真正的主子效力。

    那日尾随丹影和池凤卿,进入跃鳞铁铺的,便是与他素有来往的一个纨绔子弟。他这样的人,除了装傻充憨,是不会自己跳出来的。他的主子,自然更会藏匿甚深。

    暂不提这二人。

    其他一众,不表也罢。

    总之,不论熙阳帝是不是如众人所想,他的确如同期望的那样,起了重视,亲自去了宗正寺审问池凤卿。到了宗正寺,熙阳帝并不曾立即提审池凤卿,而是先听宗正寺卿和大理寺卿呈报案情进展。

    “......跃鳞铁铺的伙计本是对搜出的军器抵赖不认,那掌柜的外出归来,自动投案,却坦然承认了确有其物,说是伙计恐是惧怕官家,故而不敢承认。但他却并不承认私造军器一事,道,他是合法商户,并不敢做违法乱纪、大逆犯上之事。那些军器乃是残损旧物,有人命他回炉重冶,炼造其他器物。”

    “嗯。”熙阳帝轻轻应了一声。他对此事兴趣并不浓厚,有没有他过问,大理寺总会问清楚的。况且,不过后院堆放的一丛枪矛,想要造反就凭这点东西,简直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更况他心里早已打底,有人意图针对、甚至构陷小十一,内中必有隐情。

    大理寺卿见状继续道:“铁铺受托处并非十一殿下,乃是少府监。微臣已依法传令少府监相关人等问讯对质,确有此事。掌冶署呈交了相关文书、契约,谓,那些搜出的军器乃各处淘汰下来的残损之械,委托铁铺打造的也非上用之物,而是一般署衙的常用之器。因各军器监近日成批更换旧物,铸造任务繁重,故而托到了少府监。掌冶署命下一心于军器之事上头,故而将常用之物打造之事外放,交予了这家铁铺。”

    熙阳帝见他说的认真仔细,终于给了些面子,多吐了几个字:“不论是不是同十一殿下相关,案子既交到了你跟前,你可尽责查问清楚了?”

    大理寺卿道:“回皇上,微臣不敢懈怠惫懒、玩忽职守。微臣查对了掌冶署和铁铺两处的文书,确实为一式二份的正副文本。寻查少府监录事旧档,当日也确有此事在录。再取了掌冶署命其打造器物的图谱,并校验铁铺已经出炉的部分成品,也果然不差。微臣以为,少府监掌冶署此举虽有不妥之处,但也实为专心于军器更替之事,乃受形势所迫。况,掌冶署也派驻了人手前往督造,并不能使残损旧械流于市井,更不能容那铁铺私自打造违例之器。虽有失妥当,欠缺考虑,但也情有可原。望皇上圣裁!”

    “朕明白了,你先暂退一旁。”熙阳帝朝他抬抬手,又对宗正寺卿问道,“你这边问得如何?小十一可有何说辞?”

    池家虽然血脉不盛,但是尚有几房亲眷,也有几位族老健在。只是,熙阳帝并不同族人相亲,故而这管着皇家宗室的差事宁愿交给了外人,也不曾放到本家手中。

    宗正寺卿正在一旁恭谨聆讯,见问,当即也仔细呈报于上:“回皇上,微臣也依法问讯了十一殿下。十一殿下坦言承认,确去过那家铁铺,但也只是偶然闲逛所至,并无勾连祸乱之举,更无谋逆犯上之心。那柄匕首,正是当日闲逛偶至,在那铁铺所得。至于佩其上殿,殿下道,因为此物未曾开刃,算不得利器,故而殿下见其精巧,一时欢喜之下便替了小刀、砺石,权作饰物随身。”

    熙阳帝这才将半阖的双目睁开,将两道寒光射于大理寺卿,沉声道:“此事,你可有细查?”

    大理寺卿被他眼光所慑,吓了一跳,当即跪地叩首告罪:“皇上恕罪,是微臣失职!微臣本不知此物也同那家铁铺罪责相关,故而有失,请容微臣下去再行详查。”脑子一转,又伏地回道,“禀皇上,微臣得知皇上亲问此案,恐有需要,已将一干人等羁押在外,以供随时传讯。不如传了那铁铺掌柜门外回话,可允?”

    “传!”

    ——

    熙阳帝坐堂宗正寺时,丹影正同蓝翎争执。

    “你做什么非得自己往里搅和?那池凤卿脑子有病,不肯随我们走也就罢了,你也被传染了?该交代的也交代了,该打点的也打点了,你还凑什么热闹?!”蓝翎满脸不悦道。

    丹影拨拨他拉扯的手,道:“那匕首既然到了皇帝跟前,我也正好借机试探试探。若是果然有恙,说不得我爹那一家也是冤死的。我若能帮他一家平反,也可告慰他在天之灵。”

    “浑话!你爹对你有恩,你自然该记着。但他那一家犯的是谋逆大罪!况,且不论案情未必有差,只这么些年过去了,你一无所知地怎么去翻案?冒冒失失地往里闯,岂不被当成了漏网之鱼,逮个正着?!不行,我绝不能再纵容此举!”

    “翎哥哥!”

    蓝翎眉头紧蹙撇过头去,对这软糯之声不予理睬。心道,这回就算只喊一个字也不成。

    “翎哥哥,我又不是傻子,哪能不打自招,上去就道出我爹来?我只想看看,我爹的遗物会不会引出什么隐情来,又不会傻到上前就一口咬定和谁谁有瓜葛。倘若有人对这匕首存了过分心思,倒说不得当年之事是别有内情的。否则,还不是和凤卿一样,只当它是个玩意儿?”(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琥珀之剑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