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1章 领罪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此人姓冯,字良工,近两三年,从秘书监六品秘书郎按序升到了中书省,现任五品,乃六位中书舍人之一。【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因掌侍奉进奏,参议表章之职,多少知道了拾遗府之事,今日便有事前来见驾。

    冯良工获准见驾后,慎步入内参拜,然后朝熙阳帝叩首道:“皇上,非得领旨召见,鲁莽前来,请恕微臣无状之罪。微臣今日前来,实在是因近日之事勾起了微臣心中一桩旧事,如鲠在喉,不得不来。微臣有个不情之请,望皇上成全。”

    “冯爱卿请说。”

    “皇上,臣闻十一殿下偶得一物,乃早年凤家铸造,不知,可容微臣借览?”

    熙阳帝哼笑一声,道:“怎么,冯爱卿也对此物感兴趣么?”倒也允了他的请求,抬抬手让人将匕首递去。

    不知那冯良工被何事触动了心神,接过那匕首里里外外看过后,竟是浑身发抖,泪盈于眶,对上颤声道:“皇上,此物更前乃系何人所有,微臣可否见上一见?”

    熙阳帝闻言感到讶异,身子一正,朝下道:“怎么,冯爱卿知其来历么?莫不是,你也同此有关?你可知这东西关碍着什么?”语末竟是带了些寒霜冰碴的钩子。

    冯良工当即伏地叩首:“不敢欺瞒皇上,臣知道此物果乃凤家所造之器,也知其眼下不当存现于世。微臣有罪!此物恐与微臣家事相关,故请皇上容臣详禀。”

    “嗯,你说。”

    “早年,在凤家尚未毁其所造之前,微臣也曾因其所造器物精美,求得一枚匕首收藏,后与小女一同走失多年。小女走失,是当年微臣尚未受命入京前,边关外放,举家同往时发生的事,共事同僚皆有所闻。时年,小女正值刚刚学步、贪玩年纪,拿了匕首在门外玩耍,家中一时疏忽,自此走失。微臣多年苦寻无果,也曾多方托请同僚代为打听,一直不曾消减思女之心。在场两位寺卿大人也曾受过微臣托请,可以为证。”

    见熙阳帝目光扫来,那二人对上回话,表示冯良工走失爱女一事,所言不差。

    冯良工继而又朝上叩拜道:“眼前此物同臣当年所获一般无二,应是同一件东西。微臣留有此物,虽系凤家尽毁所造之前的事,此时却不当存世,微臣愿意领罪。只是,望皇上体谅微臣痛失爱女之心,容臣见见此物相关之人,臣,稍后甘听皇上处置。”

    熙阳帝见他声泪俱下,眼中泛起玩味之色,哼笑道:“朕刚刚获悉,此物在到小十一手中前,确为一名年轻女子所有,那人此刻正在外头跪着。”又问,“你女儿唤何名字?”

    冯良工略现急色,道:“回皇上,小女乳名唤作秀秀。走失时太过年幼,不知她还记不记得。但,臣自有辨识之法。皇上可能开恩,容臣见见此人?”

    “秀秀?外头那女子可是有名有姓,不与这两个字相关呐!”熙阳帝语色中夹了一丝嘲讽之意,不待冯良工再求,却又话锋一转,允了他的请求,“不过,她也说自己幼年失养,不知同你女儿有没有关联。既有其他爱卿证实,你走失爱女一事情况属实,朕也有心成全,倒也不防叫你见见。”心内却不由冷哼,朕的眼皮子底下,看你玩出什么花头来!

    丹影随即被传召入内,低头走到堂前跪下。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你同冯爱卿像是不像。”

    丹影未明白这话是何意思,但也知道此刻什么境遇,便依言抬头上看。熙阳帝见了她的模样,当胸微微一窒,暗自叹道,真个好容貌!又转看那冯良工,止不住暗自冷嗤,也算眉目清朗,但也差得远着。便是年轻时候再俊上几分,也还是看不出同为一家人来,除非家中老妻年轻时也是个天仙人物,让孩子随了娘。朕也不急于戳破,且看你怎么唱这出戏!

    于是往椅背上一靠,对冯良工懒懒挥手:“人来了,你自己问吧。”

    冯良工却不曾急切失态,朝着“女儿”哭喊扑去,只仍旧跪伏原处向上恳切回道:“回皇上,小女走失时太过年幼,恐是早将家中诸人、诸事忘得一干二净,不问也罢。微臣自己亲养的闺女,微臣知其细处。小女左肩有颗血痣,后腰有一处胎记,使人验看便知。”

    丹影猛听此言,心下一阵诧异。怎的她来投案救人、刺探旧事,一事未成,反招来个认亲的?又听那人说得言词凿凿,不由下意识摸向后腰,随即果断摇头否认:“不必验看,民女身上并无这些瑕疵!”

    冯良工顿时也觉疑惑不已。难道历经年久,自己记岔了?不可能啊。要不,是被人洗了?唔,也对,当日那种情形,若被洗去胎记倒是确有可能的。只是,这胎记当真能够轻易洗去?应该比刺青还不易吧。

    熙阳帝在上座看着二人的言行举止,心内讽笑道,冯良工呀冯良工,朕平日未尝对你有何疑虑,此刻你倒自己跳出来趟这浑水。若叫朕知你心存不轨,可别怪朕不肯心慈手软!

    冯良工想了想,仍旧不肯死心,又朝上禀道:“请皇上恕臣失礼,恐是姑娘年少脸嫩,羞于叫人验看。况且,那胎记斑痣随人长成总有些许变化,难免失了准性,不验也罢。臣还有一个万保无一,不得出错的法子恳准验证。皇上,若不嫌臣污了圣目,臣愿与这位姑娘滴血认亲。眼下,此举最为行之有效,也最便捷。倘若果然是小女,臣回去便吃斋诵经,叩谢圣恩。倘若不是,臣也好就此丢开,甘愿为今日惊扰圣驾领罪。”

    熙阳帝见他铿锵果决,倒起了疑惑。若是另有目的而来,所言虚假,此举岂非飞蛾投火之举?莫非,他说的竟是真话?且看看再说。

    丹影自然也不会爽快认定冯良工所言便是事实,却也疑惑他如此行事的因由与目的,本想回头私底下再对其人其事详问了解,故而并不愿意被他引导行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邪帝传人在都市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