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3章 用了什么药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池凤卿被从牢中带出,闻言无事自然松了一口气。【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出来见了丹影,心中一惊,暗怪她不该为了救自己而只身前来犯险。再见她无恙,遂又放下心来,却是感激、感动等等,各种情绪交替而出。又闻丹影与冯良工父女相认,还是因那匕首所引,心中惊奇不已,更也为她感到由衷地开心。

    熙阳帝见池凤卿坐了一回牢,似对自己并无怨怼之色,心内安慰。又见他对丹影目光流连,眼生怜爱之意。再思及丹影落难不弃,不避嫌疑地自甘投案,对他倒也是有情有义。心内不禁会意而笑,好一对小儿女。

    心下既有感知,暗自琢磨了一回对池凤卿的态度,兼之也对丹影的无畏之举颇有些赞赏,便道:“冯爱卿寻回千金,朕当有所赏赐以贺。今日之事,曲曲折折,令爱也与朕这皇儿有些缘分。朕便将他近日治下,替朕代行惠民之举的几处地方赏于令爱,封她为县主,封号就取惠字。冯爱卿此回将令爱带回家去,切不可一味限足于深闺,当让她去封地上多走走,也好助朕皇儿一臂之力才是。”

    一众人自然领旨谢恩,别无异议。

    池凤卿也听出皇上有意默许他同丹影往来,还行封赏抬高了她在外行走的身份,喜悦之情几乎溢于言表。唯一令他感到美中不足的是,不管他愿不愿意,丹影此番是真的要搬出拾遗府了。

    丹影对什么赏赐倒不甚在意,并未细究冯良工眼下不过官居五品,家中并无荫封承爵之事,作为他的女儿,即使因了同皇子相识之故,忽然敕封县主也有些不合常理,更未体察熙阳帝对池凤卿的一番心思用意何在。只是也同池凤卿一样,想到了即将搬出拾遗府一事,暗暗对此有些微词。一来,自然是为的远了池凤卿;二来,她真得跟个陌生老头回家,然后从此管他叫爹?

    冯良工却不理她心里的嘀咕,事毕,连那“即将”二字也不给她留,一边再度谢恩,一边恭送圣驾,随后便当众喜不自胜地叫来马车,将女儿领回家去了。

    既是众目睽睽之下认来的爹,丹影也不好当场忤逆,只得从善如流地随他上了马车,暂别池凤卿。那副欠点喜色,多点拒意的模样,众人不以为然,皆当作好事来得突然,小姑娘一时难以承受之故。

    马车出了皇城,拉着新出炉的父女二人一路往东市坊间而行。

    丹影靠在车壁上静默思量,考虑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该如何应对后续,除却离开拾遗府种种,尤其担心冯良工那副爱女情切的模样不好敷衍。正自纠结中,却无意间瞥见冯良工面上喜色减退,同之前认亲时的态度有所偏差,觑眼辨析之后,不由在腹中讽笑了几声,旋即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忽闻丹影出言质疑,冯良工却不惊不恼,也无羞惭等色,只面色平淡地嘘声道:“回家再说。”

    到了冯家,冯良工并不为重获爱女而急着大肆庆祝,甚至都未曾在府中过多宣扬,只将丹影一路引入内堂,然后嘱咐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如此,丹影越发疑心了,再度质疑道:“你究竟使的什么手段,或是用了什么药?”

    冯良工在门前左右看了几下,确定下人已经悉数回避,无人会来偷听墙脚,这才轻阖门扇,转身细细打量起丹影。眼光之中,虽比不得哭诉女儿走失时的真情厚爱,倒也是自然带出一股长者慈爱,对她坦然浅笑道:“皇上面前如何弄虚作假?那可是欺君大罪。”

    丹影低低冷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屋内,挑了凳子坐下,拨着手边的摆设无意识地轻轻转动把玩,无谓讽笑道:“我可不信那什么滴血认亲的玩意儿!反正,就算你没藏着坏心,可也别指望我会管你叫爹!”

    冯良工也相对坐下,难以置信地叹道:“果真世事难料!别说姑娘不信,老夫也不信。若非此前有过一次经历,老夫真不知这滴血认亲之事尽信不得,居然无关之人也可相融。但是,天缘巧合,你我之血,的确能够相融!否则,老夫又岂敢信誓旦旦去做那提着脑袋的事?”

    果然有事!

    丹影闻言,停住手中的小动作,盯着冯良工上下好一番细细打量,迟疑问道:“你我早前见过?我怎么不记得何时还有过什么滴血认亲之事?”反复搜索记忆不得,继而又竖眉质疑道,“今日堂上之举,你又是为的什么?目的究竟何在?”

    冯良工不曾立刻正面答话,也不曾因她态度不甚恭敬而生恼,依旧保持着长者慈爱模样,再度温和地笑了笑,然后反问丹影道:“沧澜可好?”

    此语一出,丹影顿时如遭雷劈,怔然当场,险些失手砸了掌中之物。待到缓过神来,本欲揪了冯良工来厉声拷问,转念思及他在皇上面前的言行,知其并无恶意,随即收敛神色。掩下心中滔天巨澜,故作镇定,佯作无知地淡然否认道:“我听不懂你这是问什么。”

    丹影虽是矢口否认,冯良工却早已将她的神色变化收入眼中,轻轻摇头失笑。

    池凤卿佩那匕首上殿早朝、在外行走时,冯良工本就瞧着有几分眼熟。等出了事,听人提及那是凤家之器,这才想起旧事。前思后想,猜疑了大半,故而才能横下心跑去宗正寺冒险。等到握在手中辨认,证实了匕首果是故人之物时,心下已然有了定论。因此,在丹影否认血痣、胎记一事后,才能进一步果断要求滴血认亲。此刻见她神态变化,更是毋庸置疑。

    心知她是因为不识自己而有顾虑,便坦言道:“李家本有谋逆大罪未洗,你谨小慎微,不敢承认也属常情。但是,正如你所料,老夫与你非有亲缘关系。跑去皇上跟前同你滴血认亲,皆是因为沧澜。你就不想知道事情原委?”(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入侵型月邪帝传人在都市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