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8章 没什么好事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鬼眉给他个稍安勿躁的眼色,道:“因了熙阳国这么个情形,那些做丝绸买卖的都是空手套白狼,自己不肯担那养蚕、植桑的风险,每年只是挑挑拣拣地去下头收了蚕丝来用。【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好的,自然还能给个合理的价;次的,便只能听他开口;再次,怕是看也不肯看上一眼。那些蚕户,遇上意外,要担心产出;遇上年景好,却又要担心物多必贱,只得听那下去收丝的一味挑拣、砍价。”

    掌柜的点点头道:“我也听人抱怨过的。有的人家忙了一年,有时候本都收不回来。”

    “所以,这些蚕户不光担心蚕种生病,还得担心桑榆林子不能遭灾,多少都有些望天收的意思。便是一帆风顺,也是一日开张吃一年,熙阳国冬蚕不易养,只能指着春蚕吐丝时赶着多挣些。眼下寒冬腊月时节,靠什么进项?今年这头一场雪,来得又早又急,还下得那么猛。京城四周、包括以北地区的蚕户定是冻死了不少蚕种,正在发愁。可那些丝绸商贩却没事啊,到时候更有得挑挑拣拣了。便是定下蚕户的也不会担心,不光可以再到别家去收,还能因了到时候对方交货不齐而敲上一笔违约金。”

    掌柜的听出了门道,笑道:“姑娘又打算收买人心了吧?咱这个时候给人送银子去,给人吃个定心丸,叫人过个好年。开春后,不管外头行情如何,他们的丝可就得归我们了!便是有的蚕户同人定下了,可叫这冻伤、冻死一折腾,必也担心开春后交不了货而受罚。咱连那罚金一并给了,他也没理由将丝给别人去。那些倒腾丝绸的人未必会同蚕户有约定,但同来要丝绸的商家却是一定少不了契书。本地没了丝,便是往外地去调,时间上也得受影响。况,那出丝最好最多的焦彝府......嘿嘿,他们不能按时交货,也得受人家的罚。”

    这一琢磨,心情越发好了,转身给鬼眉换了茶水,继续口若悬河:“若是为了按时交货,自然要舍些银子来向咱们求,价,自然是咱们来定。高价购丝,这织出布匹来的定价......啧啧。可是,一下子叫咱们得了这么些丝来,这京城、包括附近地方的丝绸,明年什么个价格,那可就不好说了......来这儿买丝绸的那些人又不是傻子!有些人说不定指望明年拿着蚕户的苦楚来给自己说嘴,寄望大赚一票,可要白瞎了。”

    “明年京城的丝绸行情一动,不少地方必也受到影响,好些蚕户怕是要琢磨改了行当的。在人家找不着门路前过去费些唇舌,不仅能得了人手来,还落人家一个谢字。这个便宜,我可是给了你了。”

    掌柜的会意,立刻作揖道谢。

    鬼眉又道:“蚕户一改行,这植桑的必也跟着动。还得通知青黄两门,让他们跟着去收桑榆林子。八门从来各有分工,自有营生。京城收丝的事,原该是橙、靛二门来做,今儿找你说这番话,我自然是有用意的。否则,才提的那一桩好处也不必说与你知了。”随即狡黠一笑,“咱们也不能尽做善事,有些事情还得主动些。蚕户赖以桑榆养蚕,植桑的也是靠着蚕户过活。怎么个互相牵制,你们也不必要我细说了。这一闹,必然手脚不小,几门都要跟着出钱、出力,所以我不能忘了你。”

    掌柜的笑意顿减,耷拉了肩膀嘀咕道:“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我话还未完,你急什么!”鬼眉见他变脸,笑得反倒越发肆意,“游说蚕户改行当的事不是给了你么?说回来的人干什么,还不是听你的?这么大个好处还叫屈!还有这收回来的桑榆林子,接着是不是改种它物,又该种什么,甚而还种不种地,那也是另有一说。这回的事情,咱们自家那些东西不曾惹出祸来,也算幸运。但是,跃鳞铺子既叫人盯上了......我这收蚕买桑的意思,你仔细想想吧!你个喜欢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

    掌柜的眼睛一亮,笑道:“看来,我得和青黄两门去套套近乎,拉拉关系了!”

    拉关系,可不仅仅是八门自己内部合作所需。京城多权贵,丝绸又是重要产业,想在鹏城搞垄断,得要和官家搞好关系才不至于闹出事来。不用鬼眉额外嘱咐,跃鳞铺的匪头掌柜自然会去和其他几门当家商议。

    这桩心思是被算计池凤卿、同时拖了跃鳞铺子下水的人给逼出来的,但是鬼眉却也志不在此。事情是冲着池凤卿而来的,也算遇难呈祥,化险为夷。但是,她却从这桩事情的前前后后中,对原本某些关注的地方生了疑惑,不设防地便有不好的念头从脑海中划过。无端地又闻见了危险气息,只怕那早就存在的敌人终有一天需要面对,所以她,不能不有所准备。

    一直以来,八门都是各有分工、各有目的地操持各项营生,为的便是有备无患,可以应付随时而来的变故。倘若,是自己想多了,那就权当给大家多谋了条生路,让众人可以过得更加无忧些,遂心些,这也没什么不好。但是,她知道,她的敌人若不存在便好,若有,必然是强大而难以轻易撼动的。

    也许,始终存着留有后路的心思,并不多余。

    冬日无力的阳光照在朱雀大街的石板路面上,反射出薄薄的光晕,然后投在丹影身上,淡淡地令那火红的衣裳有些模糊起来。模糊的,不只是远处无意瞥过来的视线,还有那光晕中的人——她自己的心。

    宗正寺一行,丹影心里又泛了嘀咕,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原先对李家案子存疑,多少有些感情用事,只因为李沧澜是自己义父的关系。但在听了凤家毁利器以避嫌,同李家撇清关系的事情后,心里却难免多了丝疑惑。

    若说将督造军器类同拥兵自重,显然有些夸大,但是易地而处,面对皇权威慑,为了自保而避免瓜田李下,此举却也勉强可以理解。(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邪帝传人在都市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