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0章 蹭酒喝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池凤卿的这几个兄弟,和丹影都不生疏。【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只因从揽镜台回来后少跑拾遗府,才有了时日没见。

    池固伦笑道:“算我有错在先,罚酒赔罪如何?看你好似也正无事,不如寻个地方小酌几杯。”见丹影没有异议,一边将她引往马车,一边调侃道,“我见你在街上闲逛,也没个人跟着,实在不像个县主的样子。”

    丹影笑着反问道:“县主该是什么样子?像那些官家小姐似的,到哪儿都前护后拥的?我可不喜欢。再说,这县主的帽子可是刚从天上掉下来,我还没习惯呢。”

    池固伦又笑道:“你说的那些官家小姐,如今可不能拿来作比。她们不过仗着爹娘有些身份罢了,自己可没有被册封。”忽而又虚打了自己一下,道,“又说错话了。你有没有封号,可都不是她们能比的。皇后娘娘跟前与人较量都不曾输阵,自然不用前护后拥地来虚张声势。我这会儿才明白,有些人的尊贵,是骨子里带来的。而有些人,却是靠着奴才给架出来的,偏她还惯瞧不上那些立了功的奴才。”

    丹影戏语道:“我若说你这话听着入耳,算不算得意忘形?”继而和池固伦相对大笑。

    不多时,两人便出了朱雀大街,到了南边坊间一处地方。车马进了一家府宅,一路直到楼台下。下车后打量四周,瞧着里头的房舍布置不似商户、酒家,倒有几分谁家私宅模样。池固伦礼让着将丹影引入了一处暖阁。看着下头的人上茶、端菜,不用人吩咐便做得有条不紊,丹影心道,怪不得小凤儿说他同楚南明两个喜欢在外头热闹,瞧着就是来惯了这里的。

    等酒菜上齐,丹影看看桌面,嘴角不由别样勾起,对池固伦别有意味道:“相请不如偶遇,我今儿这‘偶遇’也未免太撞运了些!连这店家上的菜也这么合胃口。”

    池固伦遂也不再掩饰,坦白承认道:“本是有心相请,也是刚好偶遇,失礼之处,还请勿要见怪。”

    “说吧,找我什么事?这可不像是只为喝酒热闹的。”

    池固伦执壶将彼此面前的酒杯斟满,端杯道:“既被姑娘看穿了,在下也不隐瞒,请姑娘前来,确有要事相商。为表诚意,在下先干为敬!”遂仰脖满饮了一杯,亮底以示。

    丹影看看面前的酒杯,对他道:“你什么事也还没说,这杯酒,我不太好入喉呀!”

    池固伦道:“在下请姑娘来并非为了灌姑娘的酒,你稍后再饮也无妨。”

    丹影笑笑,还是端杯饮了:“也算一起喝过几回酒,倘若你说的事情不入耳,我便自当今儿个只是来蹭酒喝的。”

    池固伦也释然一笑,叹道:“姑娘的性子果然招人喜欢,怪不得凤卿一心相待。”一边提筷给她布了些菜,一边又道,“不瞒姑娘,在下初见姑娘时,也是挺为姑娘容貌、气度所吸引的,只是却并不愿意亲近姑娘。因为,那时直觉姑娘藏得太深了,怕是难辨真性情。”

    丹影眼底泛起一丝警觉,佯作无事问道:“那么,现在呢?”

    “现在嘛——,证明在下当初并不曾想错,姑娘果然藏得深。”

    丹影不语,借着提箸吃菜掩着片刻的默然,心中暗暗琢磨池固伦这话里的意思。他究竟是瞧着自己性情有哪儿不妥,比如,无意间撞见了自己同蓝翎一起,故而生了误会,来替池凤卿叫屈,从而说出这讥诮的话?还是,果然瞧出了自己的底细?又到了哪一步?

    放下筷子,丹影自嘲笑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会突然冒出来个当官的爹,更不知道皇上这么赏脸,我一直以为自己就是个孤苦无依的人呢。”

    池固伦闻言勾了勾唇角,执壶再次斟满了彼此酒杯:“姑娘不必紧张,在下无意要使姑娘难堪,也无心要逼姑娘和盘托出自己的底细。在下今日请姑娘来,是为凤卿。”放下酒壶,看着丹影郑重其事道,“不论姑娘当初对凤卿,是因性情之故自然而为,还是有意接近而欲擒故纵,今日看来,你对凤卿无论是真是假,倒也未见对他有害。”

    丹影不置可否,轻挑了一下眉梢:“你能够作如此想,倒见虽对我另有评价,也确实不是来针对我的。既如此,你又究竟想说什么?不防直言相告,无需兜兜转转。”

    池固伦笑道:“虽不知姑娘这潭水究竟什么颜色,只这脾性倒确实不错,倘若姑娘对凤卿动了几分真心,倒是凤卿有福了。行,我也不转弯抹角了!今日欲谈之事乃——,在下想请姑娘劝谏凤卿。”

    “他做何不妥当的事了?还是,你觉得他将要做什么不妥当的事,想我去拦着他?”丹影不解道。

    “不,在下不是要姑娘拦着凤卿什么,而是想你去劝他做些该做的。”

    “什么是他该做的?”丹影越发不解,又问道,“你同他交情匪浅,又对我并不怎么信任,为何反而辗转要我去同他说?”

    “哎呀,这话问的好哇!”池固伦叹了一下,“吃醋拈酸”地戏谑道,“因为——此刻他重色轻友、见色忘义,恐怕,唯你的话才听得进去。”

    丹影面色一囧,轻斥道:“有事说事!你必是在他跟前吃了灰,这会儿来拿我打趣。他既不肯听你的,想必也不是什么一定该做的。未免你嫌我不近人情,且先听听再说。你到底想要我劝他去做什么?”

    池固伦收了嬉笑,换了一身正色,端起酒杯来凝眉犹豫半天,然后放下酒杯,看着丹影的眼睛,神色严肃地从口中低语吐出两个字。

    丹影听了那两个字,目瞪口呆。

    池固伦面色整肃地吐出二字,惊得丹影怔然当场。生恐自己一时耳背听岔了,难以置信地再问了一遍:“我好像听得不真,你能不能再重说一遍,究竟要我劝凤卿做什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邪帝传人在都市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